快乐去唐人街理发

     6月22日,是纽约市迎来重启的第二个阶段。这个重启阶段,涉及的行业范围,比第一阶段更宽更广,给更多的成年市民带来工作和希望。发廊和理发店赫然在目,尽管按摩和美容等行业置身事外,可望而不可及。但春天毕竟到来了,也令我乐开了怀。

    我按照疫前的“正常”思维,9点钟就在理发店的门口报到了,茫然发觉我并非第一个吃螃蟹者,因为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我忍俊不禁。但教我们吃惊的就是,人家老板似乎并不着急,理发店的大门依然紧闭。我猜测,老板对疫后重启的生意也是信心不足吧。

    眼看10点就要到来,老板才姗姗来迟。当他老远见到自己理发店门前竟然排起了队列,惊讶不已,当即放快了脚步,小跑着赶赴了过来。

    我跟老板相熟,开口就怪老板不守时,莫非避疫三个月,睡懒了进取精神?老板先是向我和顾客道歉,然后一指营业时间表对我说:“我们最新的营业时间,是从早上十时到下午四时!”然后就风风火火开始接待客人了。我听后自觉自己无礼,一笑了之。但作为第三个顾客,我竟然也可后来归先,与首位顾客同时上椅,令我兴奋激动异常,总算没有白等近一个小时。因为老板和他的另外两个徒弟,见到顾客如云,想客所想,不得不倾其所有资源。三张 理发椅同时上马,我自然当仁不让了。

    为了践行社交距离,其他的顾客只能在门外等候,里面谢绝一切等候者。至于我和理发师傅,当然是非戴口罩防护不可了。好在理发店使用一次性毛巾,还用酒精给理发工具消毒,令我倍感安全。

    想想自己足足已经三个月没有上过理发店了,我发自内心的愉悦可想而知。在这几个月间,我几次滥竽充数,自己给自己理发,发型参差不齐,发际凹凸不平。真是惨不忍睹,羞于示众。今天终于可以开云见天日,发有师傅修剪伺候,怎不令我快意满怀。

    理发非小事,它关系到一个人的自身形象,甚至精神风貌。虽然我并非以个人形象谋生,但有个意气风发的发型,也属人之常情吧。更何况被纽约的疫情奴役了几个月,身心俱疲。渴望自己有个称心如意的发型振奋自己的精神面貌,不啻是踏上正常生活的鼓劲起点。

   告别理发店,我突然窃喜,因为以后自己又可以幸运地理发了。

https://www.linjia114.com/haow 《世纪瘟疫下的纽约》阅读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