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笔水墨画《洞房往事》

中国工笔水墨画《洞房往事》谭绿屏
 仿古绢(61x84cm) 1984年5月作于南京。
 出国前曾经用绘画笔名华真,纪念母亲华采真。
 
 
无论时代如何腾飞变迁,无论我如何远走它乡,曾经苏北八年插队时期的农村姐妹情,历历在目、深扎心底、难以忘怀。一幅构思独到、精心描绘的仿古绢工笔画,創作於1984年出國前,记载了70年代初苏北农村新嫁娘洞房花烛夜的真实画面。
按当时当地习俗,新娘子必须穿戴一身红,从外面的红棉袄到里面的红衬衣、从头顶上的红头绳到脚底下的红鞋袜,籍以祈求婚后的日子富裕美满、吉祥如意、彤红似火。闹洞房的乡民要向新娘扔筷子、扔红枣,以期谐音早日求得子嗣传宗接代。现代人岂可置信,我们眼前看到的新郎新娘的新婚床铺,竟然是由泥土坯上架高梁秆帘子搭成。其时触目所及的农户百姓家家如此。当然我们插队知青睡觉的床铺也完全一样,赶不上电影里的杨白劳家。
再说那会儿哪里有窗花、对联、喜字、福字? 赤贫的盐碱地,方圆几十里连张纸片都找不到。画面中泥土墙上贴的红花剪纸,隽刻着我自己的心愿额外添加上。
恍若隔世,如今遥遥思念远在千山万水之外的妹子,妳的儿女早已成家了,妳好吗?吃饭了吗?买上大床、橱柜了吗?想念着妳,祝妳全家的日子跟上时代,红红火火!
2019年8月3日 文字于汉堡
 
 
正體字
中國工筆水墨畫《洞房往事》

仿古絹(61x84cm) 1984年5月作於南京。

出國前曾經用繪畫筆名華真,紀念母親華采真。

 
 
無論時代如何騰飛變遷,無論我如何遠走它鄉,曾經蘇北八年插隊時期的農村姐妹情,歷歷在目、深紮心底、難以忘懷。一幅構思獨到、精心描繪的仿古絹工筆畫,創作於1984年5月出國前,記載了七十年代初蘇北農村新嫁娘洞房花燭夜的真實畫面。
 
按當時當地習俗,新娘子必須穿戴一身紅,從外面的紅棉襖到裡面的紅襯衣、從頭頂上的紅頭繩到腳底下的紅鞋襪,藉以祈求婚後的日子富裕美滿、吉祥如意、彤紅似火。鬧洞房的鄉民要向新娘扔筷子、扔紅棗,以期諧音早日求得子嗣傳宗接代。現代人豈可置信,我們眼前看到的新郎新娘的新婚床舖,竟然是由泥土坯上架高梁稈簾子搭成。其時觸目所及的農戶百姓家家如此,當然我們插隊知青睡覺的床舖也完全一樣,趕不上電影裡的楊白勞家。
 
再說那會兒哪裡有窗花、對聯、喜字、福字?!赤貧的鹽堿地,方圓幾十里連張紙片都找不到。畫面中泥土牆上貼的紅花剪紙,雋刻著我自己的心願額外添加上。
 
恍若隔世,如今遙遙思念遠在千山萬水之外的妹子,妳的兒女早已成家了,妳好嗎?吃飯了嗎?買上大床、櫥櫃了嗎?想念著妳,祝妳全家的日子跟上時代,紅紅火火!
 
2019年8月3日 文字 於漢堡

 

 

Lu-Ping Tan-Storjohann 2019.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