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债 (30)- 韵友

                                                                    银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
                                                                   坐看牵牛织女星
                                                                                        秋夕 – 杜牧
    年轻时心慧最喜欢齐琦,最信任莎莎,最仰慕仙仙,最亲近木灵。齐琦是公认的美女,由于去世早,她就像荼蘼花一样,盛开到最后,绚丽夺目,香清溢远。莎莎当年称齐琦为韵友,无非是觉得齐琦浓妆淡抹总相宜,在哪里出现都风姿绰绰,仪态万千。说话做事大方得体。为人豁达,善解人意。不象自己一样过于死板,不象仙仙一样过于精明, 不象木灵一样不拘小节,也不象心慧一样过于计较。


   不料第一个离婚的是她,齐琦不哭不闹,没有太多负面情绪,她加倍努力工作,不久被提升到部门主管,一个人带着托尼上完高中,然后开始把自己的若干个人爱好付诸实施,生活过得有声有色。按她的话说:“一个人的日子,快活得象神仙。” 不止是新鲜, 几年下来她一直没抱怨孤单,吃很多蔬菜和有机食品,天天锻炼身体,心情也不错,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癌症,没有人知晓。


       有的人活得好累,虽然不一定是刻意去讨好谁,但对自己要求很高, 从言谈举止,家具摆设,吃喝拉撒到工作业绩,再从家庭关系到生活状况要求多,标准高。齐琦不巧就是这样一个人。刘威说他无法忍受齐琦的完美主义,率先离开, 而齐琦嘴硬说是她先提出离婚。莎莎气得一晚上没睡觉,给刘威打了百余个电话。要不是王磊拦着,差点儿抽了刘威一个大嘴巴。心慧一方面觉得动武不对,一方面又觉得揍他一顿才解气,她真想把刘威催眠,听听他的心里话,搞清楚他为什么不能和齐琦执手偕老。

       神仙般快活的日子才过了两年,听到医生说出病情实相,齐琦立马怔住了,她心中默默祷告,不止为延长寿命,更为内心的平静祥和,少痛苦,少磨难,少些分离的凄惨。后来刘威回来了,前后照顾了齐琦一个月,莎莎,木灵和仙仙轮流天天去看齐琦,一个月圆的夜晚,在淡淡的桂花香里,她悄悄地走了,依然饱满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齐琦曾经说过:“如果有天堂,死后我就可以见到爸妈了。” 


  “齐琦一直撑到最后,没有一丝抱怨,仿佛生命如此结束完全正常,合情合理,毫无争议。” 莎莎继续说。


 “她比我坚强,王磊走时,我流了好多眼泪,眼睛都哭坏了,几乎抑郁,还好有你, 我姐,还有爸妈在,后来胡安也帮了我很多,否则我有可能抑郁至今不能自拔。”心慧一字一句地说。
河岸上鱼尸遍地,而水面上有鱼儿奋力拼搏逆流而上,它们从阿拉斯加千里迢迢洄游至此就是为了产卵,然后在此地孤独地死去,遵循自然规律的召唤,一代一代周而复始地谱写着生命的赞歌,令人心生戚戚,慨叹轮回的魔力。


     那天晚上,仙仙,木灵,莎莎和心慧坐在阳台上聊天到午夜,旁边开了电热扇。 天上星罗棋布,大家说起各自的幸福感, 不觉和童年对比一番, 心慧觉得现在最幸福,毕竟吃喝不愁,身体还好。木灵也表示现在更幸福。而仙仙和莎莎坚持童年更幸福,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童年更幸福,即使吃穿都无法和现在相比。难道仙仙并非只有物质需求?莎莎和心慧都有些惶惑。
夜深了,电热扇疲倦地发出金属丝伸张的啪啪声, 微风中夹杂着不知名的花香,仙仙打了个哈气:“今天早点睡,不能连着两天熬夜。” 天上有流星坠落,消纵即逝,莎莎和仙仙各自许了个愿。她们在耄耋之年相遇时,依然记得那个迷人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