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寇群英录》 第三十三回 撞破奸谋乘云设局 图剿黑穴盟主施计

话说乘云展开师父所授之家传龙家刀法﹐招招抢攻﹐着着争先。二人一来一去﹐斗五十合﹐也先渐渐力怯﹐招式稍缓。乘云仗着师门内功心法﹐内力源源不绝﹐刀法毫无破绽。觑着也先头上﹐一刀砍去。

也先见乘云刀来﹐凌厉无比﹐急切间格挡不及﹐只得大仰身﹐全身平躺马鞍上﹐躲过这一刀。饶是如此﹐头盔已被刀锋削下﹐若稍迟些个﹐一颗头颅早被砍下了。

也先心胆俱裂﹐不敢再战﹐回马就走。也先身边大将哈尔巴拉拍马来救﹐只二合﹐被乘云一刀斩于马下。乘云乘势赶来﹐冲动阵脚。一千兵马随后卷地而来﹐罗通亦命副将领一万兵马出关﹐大杀一阵。也先急教鸣金﹐退三十里方才稳住阵脚。

乘云杀退也先﹐追出十里﹐便收住兵马﹐凯旋而回。城上罗通等众军见自家兵马得胜﹐欢声动地。

乘云兵马入城﹐衣不解甲﹐便与罗通往那坍塌城墙察看。只半日光景﹐已将城墙修复加固。

乘云对罗通道︰“罗将军﹐末将来时﹐皇上有旨﹐只要也先攻击稍缓﹐便须回宫﹐不得久留。”

罗通此时方才明白﹐乘云乃皇上身边护驾大将。便道︰“龙将军真是年少英雄﹐罗某钦佩之至。今日将军杀退瓦剌﹐也先丧胆﹐急切间恐不会再来攻城。罗某趁此加固城防﹐多备弓弩箭镞﹑硝石火炮。龙将军但请放心可也。”

于是罗通派士卒数名随护乘云回城﹐一面具文申报兵部﹐备言乘云英勇﹐杀退也先云云。

乘云回城﹐先至兵部拜见于谦﹐备言与也先交战情形﹐道︰“瓦剌兵将凶悍﹐骑术精湛﹐我军须多备箭镞﹐远攻为上。”

于谦看了罗通行文﹐大喜﹐道︰“贤侄﹐罗将军文中言道﹐贤侄战败也先﹐两度杀退瓦剌﹐阵斩敌将三员﹐夺旗一面﹐大振军威。如此战绩﹐自交战以来﹐未之有也。老夫须具表奏闻天子﹐请皇上降旨嘉奖于你。”

乘云谦道︰“世伯过奖了﹐小侄不过尽臣子本分﹐实在不宜大肆宣扬。”

于谦又详细询问居庸关上守备情况﹐乘云一一回答﹐二人谈了半个时辰﹐于谦道︰“贤侄﹐皇上对你甚为依赖﹐你这就速回皇宫﹐以免皇上企盼。”

乘云辞了于谦﹐回紫禁城进见景泰帝。却见左栖凤﹑禤而立﹑不隐﹑玄灵四人皆在养心殿中议事﹐景泰帝见乘云平安回宫﹐大喜﹐道︰“乘云﹐你一去数日﹐朕心实是挂念﹐快与朕说说﹐居庸关外情形。”

乘云便将交战之事又说了一遍﹐道︰“可惜这一刀没将也先杀了﹐实是可恨。”

景泰帝听得﹐龙颜大悦﹐道︰“昔刘备有关﹑张﹐今朕有乘云﹐何愁瓦剌不败﹐也先不灭?”

乘云道︰“皇上﹐微臣怎敢与关﹑张比肩?”

景泰帝道︰“朕说可比便是可比。”脸容一肃﹐道︰“龙乘云听封。”

乘云跪下道︰“臣在。”

景泰帝道︰“明威将军龙乘云﹐一战斩将夺旗﹐再战杀其大将﹐败退也先﹐扬我大明天威﹐忠勇可嘉﹐今升授为宣威将军﹐赐勋上骑都尉﹐封爵扬威伯﹐钦此!”

乘云跪拜谢恩。左栖凤﹑禤而立﹑不隐﹑玄灵四人见乘云受封﹐俱皆称贺。

景泰帝对左栖凤道︰“栖凤﹐你去户部﹐教选一处府第﹐以作扬威伯府。”

左栖凤领旨﹐往户部去了。

景泰帝道︰“乘云﹐你征战劳累﹐朕准你回府休息一日﹐此处有栖凤等人﹐你可放心。”

乘云又再跪下谢恩﹐辞了景泰帝﹐自回天安楼。玄灵追将出来﹐道︰“乘云﹐你今蒙皇恩﹐千万小心在意﹐不可骄傲。”

乘云道︰“姐﹐我记下了。”

玄灵又道︰“你回去代我多多问候师父﹐就说我一有空就回去看他老人家。”

乘云道︰“姐﹐我都晓得了。”

姐弟二人别过﹐乘云回下处换了便服﹐出了禁城﹐往天安楼走去。正是掌灯时分﹐城中灯火渐多。乘云路过一家酒肆﹐闻得一阵肉香﹐肚子一阵咕噜叫﹐却是饿了。便信步走进酒肆﹐挑了一副临街的座头坐了﹐唤小二过来﹐道︰“打一斤酒﹐二斤肉﹐一只烧鸡﹐再要一笼肉包子。”

小二一迭声应了﹐无移时﹐将酒菜﹑包子都端将上来。乘云腹中正饥﹐取一海碗﹐斟满一碗酒﹐只三两口﹐便喝了个精光﹐也不用筷子﹐伸手抓了块肉﹐就往嘴里塞﹐一边嚼着肉﹐一边又伸手把那烧鸡撕开﹐就着酒﹐大吃起来。

正吃得口滑﹐却瞥见街上一人﹐东张西望地走进店来﹐环顾店内一周﹐便往一张桌边走去。那桌边正坐了一人﹐一脸胡子﹐打扮得文不文武不武的。进来之人径直在桌旁坐了﹐二人也不打招呼。就似不相识的一般。

乘云低头喝酒﹐却瞥见不文不武打扮之人正在向那进来之人打手势。乘云忖道︰却是作怪!

那二人互相打了一阵手势﹐只听那不文不武打扮的人叫道︰“店家﹐会钞!”往桌上放下一颗碎银子﹐便出门去了。

那后来之人待了一会﹐也跟着出门去了。乘云掏出五钱银子﹐道︰“店家﹐会钞! 多余的就赏你了。”闪身出门﹐远远地跟着那人﹐穿街过巷﹐来到一个宅子前。那人推门进去﹐便象是回到自己家中一般。

乘云转至阴暗处﹐腾身跃上屋顶﹐轻轻揭开一块瓦片﹐往屋内细看。只见屋内点了一盏灯﹐那酒肆里见过的不文不武之人坐在屋里﹐另一人背对着大门站着。

只听一人低声道︰“张大人﹐豹将军令在下前来﹐看看大人准备得怎样了。”

那张大人道︰“请回禀将军﹐一切准备就绪﹐不须担心﹐在下只等城外信号便即动手。”

先一人道︰“如此甚好!豹将军吩咐﹐大人这些日子没事少出门﹐以免露了行藏。”

张大人道︰“这个在下理会得﹐便请放一万个心好了。”

先一人道︰“大人只要看到城外一青一白两支焰火﹐便是时候到了。届时大人打开城门﹐也放起一青一白两个焰火﹐便有人前来相助。”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物事﹐递与张大人收了。想必就是那作信号用的焰火。

张大人道︰“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只等时辰到了。”

先一人道︰“好!那在下就此告辞。”说完便自出了门﹐消失在黑暗的街道上。

乘云听得心中大骇﹐心道︰原来这炎夏帮果然作祟﹐竟然勾结也先﹐在此伏下这个奸细。天佑大明﹐却叫我在此撞个正着。

正思忖要不要出手擒下此贼﹐却见那张大人竟然换了一身军官装束﹐开门走将出来。

乘云暗道一声︰好险!差点打草惊蛇﹐误了大事。于是悄悄跃下地来﹐远远地跟着张大人。

那张大人径直往西城而来﹐到得西城兵马指挥司﹐大剌剌地走将进去﹐守门士卒竟然都向他行礼。

乘云略一思索﹐便也往西城兵马指挥司里走去﹐守门士卒见乘云一身便服﹐上前拦住道︰“什么人?敢乱闯兵营?”

乘云取出御赐金牌一晃﹐道︰“本官乃御林军都统领﹐御赐金牌﹐提调五城兵马指挥司﹑加授锦衣卫指挥佥事兼北镇抚司镇抚使。去将你那主事的叫来。”

守门士卒一见金牌﹐慌的赶忙抱拳见礼﹐便请乘云入内﹐一边高声叫道︰“张大人﹐上官到访﹐快快来迎。”

只见一个军官应声跑将出来﹐乘云定睛看时﹐正是刚才那个张大人。那张大人至乘云跟前﹐抱拳为礼道︰“西城兵马指挥副使张福全﹐参见大人。”

乘云道︰“张大人﹐免礼罢!本官乃御林军都统领﹐加授锦衣卫指挥佥事兼北镇抚司镇抚使。受皇上谕旨﹐微服查察五城兵马防备情况。”

张福全道︰“原来是皇上钦点官差﹐下官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

乘云道︰“张大人不必客气了。咦﹐你这西城指挥使呢?为何不见他来迎接本官?”

张福全道︰“启禀大人﹐钱指挥使钱海﹐白天值守﹐这晚上便由下官当值。”

乘云道︰“原来如此。嗯﹐张大人﹐你可领本官查看你这西城守备情况。”

张福全连声应是﹐带着乘云前后左右都看了。乘云将那房舍﹑道路都用心记了﹐便道︰“张大人﹐你这差办得甚好﹐本官颇为满意。好好用心办差﹐本官自会于贵上处美言﹐日后说不定便有你升官的良机。”

张福全听得乘云夸赞﹐连忙道︰“谢大人谬赞了。日后下官若有尺进﹐定当亲自登门﹐拜谢大人恩德。”

乘云拱拱手﹐转身出了西城兵马指挥司﹐张福全直送至大门外方回。

乘云加快脚步﹐急急回到天安楼﹐直奔师父原野草房中去﹐还没进门﹐就叫道︰“师父﹑师父……”推门一看﹐却见师父正在跟采薇说话。

采薇一见乘云回来﹐跳将起来﹐奔过来﹐拉了乘云的手道︰“哥﹐你可回来了﹐薇儿可想你了。”

乘云笑着道︰“薇儿真乖﹐在这陪伯伯说话儿哩。”

采薇道︰“哥﹐薇儿也拜了伯伯为师了﹐今后也是薇儿师父了。”

乘云望了原野草一眼﹐笑着问道︰“哦﹐薇儿拜师学什么呢?”

采薇道︰“薇儿拜师学医术呀!刚才师父正给薇儿讲故事哩。”

乘云一听﹐连声道︰“好好!将来江湖上又多一个女神医了。”

原野草道︰“乘云﹐看你刚才急匆匆的样子﹐可是有什么事吗?”

乘云道︰“是﹐师父。”却对采薇道︰“薇儿﹐去给师父和哥端壶茶水来吧。”

采薇应了一声﹐蹦蹦跳跳出门去了。

乘云道︰“师父﹐徒刚才遇到一个奸细……”先将居庸关外战退也先之事说了﹐又将如何遇到张福全﹐又如何到西城兵马指挥司察看﹐说了一遍。最后道︰“师父﹐你看﹐是不是要立即将此贼拿下?”

原野草道︰“乘云﹐看来你真是个福将﹐又且天佑大明﹐这等机密之事﹐也让你撞破。”

乘云道︰“师父﹐你快拿个主意吧!”

原野草不答﹐却在房中踱起步来﹐乘云不敢出声打扰师父﹐只好焦急地看着他踱来踱去。采薇却好端了一壶茶进来﹐看这情形﹐也不作声﹐乖巧地将茶壶放下﹐斟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乘云﹐一杯却捧到原野草跟前。

原野草接了茶杯﹐停了下来﹐对乘云道︰“乘云﹐此时若擒下张福全﹐虽说是手到擒来﹐但你可知其有没有同党?又有多少同伙?另外﹐他们何时行动?”

乘云道︰“师父﹐这倒是不知﹐徒儿觉得﹐先将其拿下﹐以防万一。”

原野草道︰“这张福全背后主使乃是炎夏帮﹐这炎夏帮在城中巢穴甚多﹐因此﹐只要拿下了张福全﹐必牵一发而动全身。”

乘云道︰“那该当如何?”

野草道︰“炎夏帮既勾结也先﹐则也先便有了张福全这颗棋子可用﹐那西城便成了要紧去处。如此看来﹐也先必将兵马尽置于西城外﹐张福全一旦得手﹐也先必倾全力攻城﹐由此破城﹐一涌而入﹐京师危矣。”

乘云听得﹐心头一紧﹐问道︰“师父﹐快想办法!”

原野草忽然呵呵笑道︰“这等小把戏﹐遇着了你师父﹐定叫他有来无回!”

乘云听师这般说﹐喜道︰“师父﹐你有办法了?”

原野草道︰“乘云﹐你现今的官已很大了对吧?”

乘云道︰“师父﹐差点忘了﹐今日皇上又给徒儿升官了。”

“哦?”

“现今徒儿己是宣威将军﹐赐勋上骑都尉﹐封爵扬威伯了。”

“好好!官越大我们越好办事了。”原野草道。

乘云道︰“此话怎说?”

原野草道︰“乘云﹐你如今可提调五城兵马指挥司中兵马。明日你便将那钱海调至别处﹐并让他可带四﹑五个亲随同调。然后﹐将那张福全升为西城兵马指挥使。我这里再派华山派掌门师刚﹐带着五﹑六个兄弟﹐由你派往张福全处﹐充当指挥副使。如此一来﹐那张福全必不生疑﹐我们又可控制西城﹐时机一到﹐便可让师刚出手擒了那贼﹐岂不万无一失?”

乘云听了﹐拍掌称好﹐道︰“师父果然妙招。然则那数处炎夏帮巢穴﹐又如何区处?”

原野草道︰“这些巢穴﹐就交由为师处置好了。你只须拿些锦衣卫服饰给为师﹐再将护国盟中数十好手充作锦衣卫便可。”

乘云道︰“这个易矣。徒儿现今掌管北镇抚司﹐要用何人﹐不须向皇上申报﹐只自己任免即可。”

“乘云﹐你这次战退也先﹐也先必不会善罢甘休﹐为师看这居庸关也守不了多久﹐早晚将被也先攻破。”

“这如何是好?”

“居庸关之事﹐你且不要理会。张福全之事﹐你明日速与于谦于大人商议。早作准备。”

“是!徒儿明日就往兵部拜见于大人。”

原野草道︰“乘云﹐你且去歇息罢。这数日﹐护国盟众兄弟都已到京取齐﹐为师还要与众长老商议下一步如何帮着朝庭抵御鞑子。”

乘云道︰“是﹐有师父主持大局﹐徒儿只须照师父计策办事即可。”

乘云拜别了师父﹐拉了采薇﹐到玄灵房中﹐与采薇说了一会话﹐然后安排采薇睡了﹐却回自己房中来。刚坐下﹐三老闻说乘云回来了﹐便来找他。

却见西门抱了一坛酒﹐南宫拿了四只酒碗﹐东方拿着一包卤肉﹐都到桌旁坐了。东方道︰“大哥﹐多日不见﹐咱们老兄弟喝喝酒。”

西门道︰“大哥﹐快说说﹐你在皇宫都干些什么。”

南宫道︰“听说你现今做了大官﹐也给俺们弄个小官儿做做﹐到时也好去跟也先那厮较量较量。”

乘云听得南宫这般说﹐突然想起﹐于谦于大人身边护卫甚少﹐现今正是两军交战之时﹐实应加强护卫﹐以防不测﹐于是道︰“三位老弟﹐我正想给你们找个差事哩。”

三老一听﹐双目放光﹐齐问︰“什么差使?”

乘云道︰“于大人身系天下安危﹐身边正缺护卫﹐就派你三人前去保护于大人﹐如何?”

东方道︰“于大人是个好官﹐俺愿往。”

西门﹑南宫都说愿意﹐乘云道︰“那好﹐明日一早﹐你们便随我去于大人处。”

三老大喜﹐于是一边喝酒﹐一边听乘云讲述居庸关与也先交手之事。三老听得津津有味﹐末了﹐四人喝光一坛酒﹐各自去睡。

次日一大清早﹐乘云带了三老到于府门前候着﹐不多时﹐只见于谦官轿出门﹐乘云便上前见礼﹐于谦奇道︰“乘云贤侄﹐这一大早来找老夫﹐有何要事?”

乘云道︰“世伯﹐小侄见你身边护卫甚少﹐挂念您老安全﹐今特命三位老兄弟前来﹐以充护卫﹐请世伯准了。”便叫三老上前见礼。

于谦看见三老须发皆白﹐心中过意不去﹐道︰“贤侄﹐老夫怎忍心教三位老人家充作保镖?再说谁敢行刺朝廷大臣?”

乘云道︰“现今两国交战﹐难保也先不会派人潜入京师﹐不利于世伯﹐还是小心防范为好。再说﹐三位老兄弟功夫了得﹐寻常江湖一流好手也非其敌﹐正好护卫世伯。”

于谦见乘云如此诚恳﹐便道︰“也好﹐只是辛苦了三位老人家了。”

乘云道︰“小侄明日就令他三人作个锦衣卫知事﹐也好随大人出入皇宫。另外﹐小侄还有一事须与世伯密谈。”

“哦?什么事?”于谦只得下了轿﹐与乘云走过一旁密语。

乘云便把张福全之事一一说了﹐请于谦届时给予配合。于谦听罢﹐点头道︰“好!老夫都知晓了﹐贤侄这条计策妙极﹐到时可打也先一个措手不及。”

乘云道︰“世伯﹐皇上恩准小侄今日休息一日﹐因此就不陪世伯上朝了。小侄这就去安排西城之事。”

于谦道︰“好﹐老夫便让赵总管去兵部办了调兵文书﹐亲送去北镇抚司。贤侄小心在意﹐千万不要露了破绽。”

乘云应道︰“世伯放心﹐小侄晓得。”

二人别了﹐于谦带着三老﹐自去上朝。

却说乘云自往北镇抚司衙门视事﹐不一会﹐赵存孝拿了兵部文书前来﹐又交割了五﹑六套兵卒衣装﹐乘云与赵存孝寒喧了几句﹐赵存孝便辞了出来。

乘云便命衙差往京师总兵府﹐递呈了兵部文书﹐取了总兵府回书﹐回衙交与乘云。却好师刚带了五个护国盟的兄弟前来。乘云一见﹐原来是秋实﹑魏彪﹑快刀杨展﹑巫斯义﹑白先等人。

乘云一一见礼﹐道︰“杨世伯﹑巫世伯﹑白世伯﹐要各位屈居小卒之位﹐小侄实在是于心不安。”

巫斯义道︰“贤侄不必介怀﹐都一般为国出力﹐再者﹐我等奉盟主之命行事﹐怎敢嫌什么高低?”

白先道︰“正是﹐贤侄就不必介怀了。”

乘云于是都吩咐了一遍﹐教众人都换了军兵服色﹐带着众人前呼后拥地来到西城兵马指挥司。乘云唤指挥使钱海出来﹐道︰“钱指挥使﹐你且派人去将张副指挥使叫来﹐本官有差事要他去办。”

钱海道︰“是!大人﹐卑职这就差人去请。”叫了一个小卒﹐命请张大人速回西城。

钱海又道︰“不知大人到此﹐有何示下?”

乘云道︰“钱海﹐你可点你平日交好的士兵四﹑五人﹐前往兵部﹐另有差使。此乃兵部行文﹐你拿了﹐去兵部候任罢。”

钱海接过兵部文书﹐打开一看﹐上道︰调钱海为兵部车驾清吏司主事云云。钱海大喜﹐虽同为正六品官职﹐却比五城兵马指挥司清闲多了﹐况且可常接触兵部大臣﹐升官机会多的是。于是喜孜孜地道︰“谢大人恩典!卑职立即前往兵部报到。”于是点了四﹑五个心腹亲信﹐辞了乘云﹐自去兵部上任去了。

却说张福全值守了一夜﹐正在家中睡觉﹐却被兵士叫起﹐道︰“有上差驾临﹐钱大人叫张大人急速回营。”

张福全不敢怠慢﹐急急穿戴整齐﹐便奔西城来。到得营内﹐只见乘云一身官服﹐端坐在正堂上。张福全认得正是昨晚微服查察的乘云﹐上前见礼道︰“卑职西城兵马副指挥使张福全﹐参见大人。”

乘云道︰“张大人﹐昨晚本官巡查﹐你做得甚好。这西城是个要紧的去处﹐本官今日就提拔你﹐把个副字去了﹐做这西城兵马指挥使﹐如何?”

张福全一听﹐大喜﹐跪下道︰“谢大人恩典﹐卑职感恩戴德﹐没齿不忘。”转念一想﹐又道︰“不知这钱大人钱海……”

乘云道︰“钱海另调往兵部做个主事﹐你不必疑虑。”

张福全道︰“全赖大人恩典!”

乘云道︰“张指挥使﹐这位是师刚﹐今日起就是这西城兵马指挥使司副指挥﹐你们认识认识。”

张福全与师刚互一见礼﹐寒喧数句。乘云道︰“张指挥使﹐师副指挥使﹐你等好自为之﹐今正是大敌当前﹐不可懈怠。”

张福全﹑师刚齐应道︰“是!请大人放心!”

乘云安排了师刚到西城兵马指挥司﹐放下心来。便回天安楼﹐向师父禀告。

原野草听罢乘云禀告﹐道︰“乘云﹐有你安排﹐为师甚为放心。城中各处炎夏帮巢穴﹐为师也都暗伏了人马﹐只要时机成熟﹐便可一网成擒。唯有西山这处﹐根据玄灵所描述﹐必是其重要巢穴﹐不得不防。”

乘云道︰“师父﹐不如待徒儿奏明皇上﹐领一支兵马﹐前去先剿了再说。”

原野草道︰“剿灭这个巢穴乃是一定的﹐只是﹐如你大兵前往﹐其必惊觉﹐到时作鸟兽散﹐岂不功亏一篑?”

乘云道︰“师父﹐我等仍照上次一般﹐化装潜地接近﹐至晚突然发起攻击﹐则必收奇效。”

原野草笑道︰“乘云﹐你大有长进﹐为师也是这般心思。只是这一处须尽早围剿﹐迟则一旦也先攻破居庸关﹐就难办了。”

“师父﹐那你赶紧谋划此事吧。”

原野草道︰“乘云﹐你明日去向于大人禀告此事﹐请于大人奏准皇上﹐即日起﹐京城九门﹐只准进不准出﹐以绝也先细作往来﹐咱们便好于中取事。”

二人正在商议﹐却见一个护国盟的兄弟来禀道︰“启禀盟主﹐秋中明秋长老到。”

原野草道︰“快请。”

只听门外个声音道︰“盟主﹐秋中明奉命前来﹐请盟主示下!”

原野草迎将出去﹐只见秋中明﹑郁天舒﹑虚相﹑翠微﹑关节达﹑慈莲师太﹑麹三剑﹐还有魏虎臣﹑连倩﹑宛枫﹑竺枝﹑柳絮等人都在门外。乘云一见﹐一一拜见﹐又到竺枝﹑柳絮跟前跪下﹐向二位师娘请安。

原野草道︰“好好﹐正要与各位长老相商﹐且到正厅上议事罢。乘云﹐你去教向善﹑祝霸二人安排香茗。”

原野草带着众人到厅中坐了﹐乘云便去寻涂向善准备香茗茶水。天安楼自原野草到来之后﹐便已关张﹐店中伙记早已遣散回家﹐现时天安楼中一切杂事﹐都由涂﹑祝二人总管。

乘云寻着涂向善﹐道︰“向善叔﹐师父教安排香茗﹐众长老都到了。”

涂向善道︰“乘云﹐你去陪你师父吧﹐这些事﹐我都晓得了。”

乘云道︰“有劳向善叔。”回转身来﹐正要回转去﹐却见王显忠与谷芄兰走将进来。乘云一见﹐便道︰“芄兰妹子﹑显忠兄弟﹐多日不见﹐近况可好?”

王显忠一见乘云﹐高兴地道︰“大哥﹐小弟一切都好!就是闲着没事可做﹐闷得慌。”

乘云望向芄兰﹐芄兰却看也不看他﹐就如不认识一般。

乘云道︰“当今用人之际﹐稍后大哥给你谋一份差使便了。”

王显忠道︰“谢大哥提携!”

乘云道︰“今日兄弟怎地想到回来看看?”

王显忠道︰“芄兰妹子师父连伯母到了﹐所以要小弟陪着前来请安哩。”

乘云道︰“这是应该的。芄兰妹子﹐不如你先到你原来的房间稍候﹐我去请连伯母前来与你相见可好。”

芄兰不置可否﹐王显忠连声道︰“如此甚好﹐就劳烦大哥了。”说完拉着芄兰便进了先前住过的房间等候。

乘云到大厅旁的侧室﹐对连倩道︰“连伯母﹐令高足芄兰姑娘来了﹐小侄安排她在房中等候﹐请随小侄来吧。”

连倩一听爱徒来了﹐高兴地道︰“好好﹐自从她跟你们进京﹐没少给你姐弟添麻烦吧。”

乘云道︰“伯母说哪里话来?一家人怎说两家话?”一带便将连倩带到芄兰房中来。

芄兰一见师父﹐立即跪下道︰“徒儿拜见师父!师父近好?师公安好否?还有秋实哥哥可好?”

连倩连忙将芄兰扶起﹐道︰“好好!都好!傻孩子﹐不必多礼﹐快快起来吧。”

乘云待她师徒寒喧罢﹐道︰“连伯母﹑芄兰妹子﹐你们在此叙师徒之情﹐我就不打扰了。暂且告退。”

连倩道︰“好﹐你也去陪陪你二位师娘吧。”

乘云一抱拳﹐转身去找师娘说话去了。连倩望着王显忠道︰“这位是显忠贤侄吧?”

王显忠连忙以晚辈之礼拜见了﹐道︰“正是小侄。”

连倩道︰“多日不见﹐都长高长壮了。老身都快认不出来了。”

王显忠不好意思地道︰“伯母﹐小侄今年都快十九了。再不长大就没脸见人了。”

连倩道︰“对对﹐是该长大了。”又对芄兰道︰“兰儿﹐这一年多﹐你跟着你玄灵姐﹑乘云哥﹐也历练了不少﹐日后要记住他们的恩德﹐好生报答。”

芄兰一扁嘴道︰“师父﹐他们也没如何关照徒儿﹐都是徒儿自个照顾自己的。”

连倩听徒弟这般说﹐心中不悦﹐却道︰“不管如何﹐总是他姐弟二人带着你闯荡江湖﹐所谓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

“是是﹐师父说的是。”芄兰只得敷衍地说﹐便拿眼示意王显忠﹐要他说话。

王显忠被芄兰目光催逼不过﹐只好扭扭捏捏地道︰“伯母……这个……这个……”

连倩笑道︰“显忠贤侄﹐有什么话就直说无妨。”

王显忠突然扑通跪在地上﹐大礼参拜﹐道︰“伯母﹐这一年多来﹐小侄与芄兰妹子两情相悦﹐小侄今斗胆向伯母提亲﹐求伯母将芄兰妹子许配给小侄为妻。”说完﹐伏在地上不起。

连倩被这突如其来的提亲惊得呆了一会﹐便道︰“显忠贤侄﹐你且起来说话。”

王显忠道︰“伯母﹐小侄这一年多来﹐日夜勤劳﹐已积赚得不少银子﹐月前已在南城边购下宅子﹐日后定可让芄兰妹子衣食无忧。请伯母恩准了这门亲事﹐如若不允﹐小侄就不起来了。”

连倩道︰“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虽说芄兰父母将女儿托付于老身﹐然而此事尚须与当家的商议﹐快快起来吧。”

王显忠只得又叩了几个头﹐站将起来。

连倩望向自己徒弟﹐问道︰“兰儿﹐此事果真出自真心?”

芄兰含羞道︰“全凭师父作主。”

连倩道︰“显忠贤侄﹐你且去帮着乘云﹐看有什么事可做﹐老身与兰儿说会话。”

王显忠道︰“是!”依言出门找乘云去了。

连倩待王显忠一走﹐道︰“兰儿﹐你跟为师的老实说﹐你与显忠是否有什么事儿发生了?”

芄兰嗔道︰“师父﹐你想哪儿去了?”

连倩道︰“当初你日日与乘云一起﹐师父都替你高兴哩﹐怎地忽然变成这样?”

芄兰一听师父提起乘云﹐气不打一处来﹐道︰“师父﹐人家心中有人﹐不愿搭理俺这样的乡下女子。”

“哦?乘云心中有人了?哪里人?姓什名谁?”

“这个倒是不知﹐只是有一次他喝醉了﹐徒儿去给他端水﹐他醉里却呼喊一个人的名字﹐叫什么春妹妹的。”

“春妹妹?”连倩想了半天﹐想不出有个春妹妹的女子。于是道︰“嗯﹐为师知道了。”稍停又道︰“不管怎样﹐不可做出败坏门风之事!”

芄兰连忙跪下道︰“徒儿不敢。”

连倩道︰“起来吧。此事就说到这里﹐待我与你师公商量过再说。对了﹐今日起﹐为师与你师公就到你那里住了﹐你回去先准备一下吧。”

芄兰应了﹐出门寻到王显忠﹐拉了便走。

王显忠道︰“妹子﹐伯母准了?”

芄兰道︰“以俺师父的性子﹐一定会与师公商议过才敢作主的。”

“哦!与伯父商议﹐实属必要。对了﹐刚才大哥已答应了﹐明日就随他去办差﹐好歹也给俺一个小头目做做。”

芄兰道︰“你真没出息﹐怎么还要跟着他?”

王显忠道︰“妹子﹐不管怎样﹐当日大哥救过俺﹐后来又让俺做了掌柜的﹐赚下不少银子﹐就算跟着他﹐也算是报答他的恩情了。”

芄兰心中虽不悦﹐却也不好说什么﹐便道︰“那就先跟着干干再说吧。”

王显忠听得芄兰不再阻拦﹐高兴地道︰“好!待俺们成亲之后﹐俺就回家开一家酒肆﹐天天陪着妹子。”

二人回到家中﹐打扫房舍﹐收拾床铺﹐以备连倩夫妇入住不题。

却说原野草聚七长老商议﹐要赶在也先破关之前﹐剿灭西山炎夏帮剿穴。铁指追风关节达最是急性﹐道︰“盟主﹐小小一处剿穴﹐何劳盟主亲往?只在下带数十弟兄﹐前往扫荡便了。”

郁天舒道︰“关长老不可轻敌﹐此帮如此隐秘﹐帮中好手必不在少。据玄灵﹑乘云等人说﹐内中高手武功高强﹐其帮众训练有素﹐若无十分把握﹐实难一网成擒。”

“郁掌门所言极是﹐倘若不能全歼之﹐走漏了风声﹐后患无穷。”虚相道。

“阿弥陀佛!” 慈莲师太宣声佛号道︰“还是请盟主示下﹐如何围剿是好。”

翠微真人道︰“对﹐请盟主示下。”

原野草道︰“各位长老﹐劣徒现今甚得皇上器重﹐我等可倚之为后盾。适才与乘云了解过了﹐那西山剿穴甚为隐秘﹐名虽为佛寺﹐实际内里如何﹐无人进去察看过﹐因此﹐是否有秘道通往它处﹐尚不清楚。不如先请秋长老带人前往暗察一番﹐回来再作布署﹐如何?”

众人都无异议﹐秋中明道︰“谨遵盟主令谕。”

原野草又道︰“师弟﹐你昔日在黑煞卧底﹐对这些帮派之作派甚为熟悉﹐可一同前往﹐助秋长老一臂之力。”

郁天舒道︰“遵命!”

次日早朝﹐乘云﹑左栖凤带刀侍立景泰帝两侧﹐景泰帝道︰“众位爱卿﹐有事可奏闻朕听。”

于谦出班奏道︰“启奏皇上﹐今勤王之师云集京师﹐已有二十万之众。臣又令人日夜运粮﹐今京中存粮足够一年之用。臣又调南京库中军械百万件﹑火器数十万件﹐箭镞无数﹐神铳二万余件﹑火炮八百余门到京﹐今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皇上一声令下﹐便可与那也先决战矣。”

景泰帝龙颜大悦﹐道︰“于爱卿﹐辛苦了。朕内有忠臣﹐外有战将﹐何愁也先不灭?”

于谦又道︰“皇上﹐为防也先细作刺探京中虚实﹐臣请皇上下旨﹐京师各门﹐只准进不准出;同时晚上戌时起宵禁﹐敕令刑部﹐令所属衙门捕快﹐日夜巡逻﹐以防不测。”

景泰帝道︰“于爱卿﹐所奏甚合朕意。俞爱卿!”

刑部尚书俞士悦出班道︰“臣在!”

景泰帝道︰“你就按于大人所奏﹐布置下去﹐日夜巡防﹐不得有误。”

俞士悦道︰“臣领旨。”

于谦道︰“皇上﹐臣还有一不情之请﹐请皇上恩准。”

“爱卿请讲。”

“臣明日欲往城外查察军务﹐想请皇上割爱﹐借龙将军及禤将军一用。”

景泰帝沉吟道︰“于爱卿﹐此事稍后再议。”

“是!”于谦退回班部。

其余众臣待于谦奏毕﹐便纷纷上表奏事﹐景泰帝一一剖析批示﹐直至午时﹐再无大臣奏事﹐当值太监曹吉祥便道︰“退朝!”

众臣缓缓退出大殿﹐曹吉祥悄悄拉住于谦衣袖道︰“请于大人留步﹐皇上请大人到养心殿说话。”

于谦便跟着曹吉祥来到养心殿﹐不一会﹐景泰帝换了便服走将进来。于谦便欲跪下参拜﹐景泰帝道︰“于大人﹐免礼。曹公公﹐看座。”

曹吉祥搬了个锦墩给于谦﹐于谦谢恩坐了。景泰帝便道︰“曹公公﹐你且下去吧。”

曹吉祥道声︰“是!”躬身退了出去。

景泰帝道︰“于大人﹐适才于大殿之上﹐朕不好驳了你面子﹐因此留你到此相谈。说吧﹐为何要借用龙﹑禤二将军?其他人就不可以?”

于谦上前﹐不慌不忙地说了数句话。

正是︰西山深藏虎狼穴﹐自有打虎驱狼人。毕竟于谦所说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篇文章:《御寇群英录》 第三十二回 大厦将倾郕王登基 黑云压城于谦挂帅
下一篇文章:《御寇群英录》 第三十四回 剿西山群雄大胜 施巧计乘云退敌




海云 (2020-05-15 15:35:03)
你这个长篇有多长?要不要转微信公众号,这样可以手机阅读。让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