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债 (24) -- 往事如烟


                                               这个世界沉浸在罪恶之中:野蛮人互相吞食对方,文明人互相欺骗对方。这就是所谓的世道方式。 明智的人在取暖的时候懂得与火保持一段距离,而不会像傻瓜                                               那样太过靠近火堆;后者在灼伤自己以后,就一头扎进寒冷的孤独之中,大声地抱怨那灼人的火苗。
                                                                                                                                                                      ——《人生的智慧》 叔本华
       仙仙的一杯茶还没喝完,心慧和胡安就结婚了。“问世间,情为何物?为什么美好的东西除非偶然,便是在梦里也难以找寻,难道每个人的命数已定,而非个人所能左右的?“凡事笃定的仙仙此时完全没了主张。她愣愣地看着心慧, 而心慧除了和莎莎拥抱时瞬间的激动外,脸上一直挂着淡定的微笑, 昔日那个来向仙仙征求意见的小女人无从寻找,心慧的成熟和沉静令仙仙不敢正视,仙仙心中任何一丝的妒忌,猜疑和不敬反而令自己浑身不自在,令仙仙自己觉得渺小和卑微。

       喝完一杯茶,仙仙独自去厨房倒茶,她从钟心慧进门那一刻开始就有点儿神情恍惚,太多的意外让她难以平定心绪, 一是心慧怎么可以容颜不老。二是这个布朗怎么可以如此优秀且那么爱心慧,又一个刘强吗,为心慧而生,为心慧而死? 三是心慧不再是那个六神无主的傻女孩,还好她的目光清澈沉静,否则仙仙会为数年前对心慧玩弄的小女人把戏而无地自容。


       仙仙在两个我之间游走,在两个我之间挣扎,她时而拘谨,时而潇洒,时而纠结时而豁达,时而是天使,时而是阿修罗,时而是仙女,时而是夜叉。AB型血的人,难道一定这么分裂?她自知在莎莎面前比较随意,由于莎莎的心地纯净清澈,用仙仙的话说:茫茫人海,芸芸众生,莎莎是唯一一个心灵上零创伤,心理超正常,精神上闪金光的凡人, 更可贵的是,莎莎心无恶念。

 
      仙仙在莎莎面前永远是乖巧的,宛如天龙八部里的阿朱。而在别的朋友面前,她把自己的小仙术耍得天花乱坠,她的仙姿仙术和百般讨好令远离故土同时正在步入中年危机而不自知的众姐妹眼花缭乱,心醉神迷,众闺蜜在短时间内把仙仙奉若神灵,无不以为找到了党找到了教主,以为仙仙是活菩萨在世,亦或圣母玛利亚重生。 


        仙仙粉们一时迷了心窍,恍惚记得仙仙不遗余力地,兼带旁敲侧击地把别人心中尘封的往事啦,与老公的闺房秘事啦都在不知不觉中毫无保留地向领导和组织交代了,各自的距离在一夜之间拉近,博爱在这个速成的迷你群体里恣意地增生,积极且放肆地拥抱并捆绑了每一个成员,甚至包括仙仙。仿若大家齐心协力开创了一个乌托邦,不但鸡犬相闻,连心慧与刘强昨夜的情话也会及时在坊间流传。


        起初,大家在不经意间,仙仙尚有足够的心力趁着缭绕的仙雾把大家哄得团团转。可是,人类的一大特点是喜新厌旧,一年不到, 便有闺蜜看穿了她的把戏,随即把对她的盲从和仰慕丢下,百思不解她何苦迷惑大家,粉饰自己,但苦于面子,不方便揭穿她,委婉地送了她个雅号:仙仙。希望她早日迷途知返,而将她的芳名忘了个干净。 而仙仙尤其喜欢自己的雅号, 误以为大家喜欢和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时间舌灿莲花,乐此不疲。


        曾经有一天,心慧泪眼婆娑地来找莎莎诉苦,谈话时,提到仙仙的容貌如天龙八部里的阿紫,习惯却如阿紫的师傅丁春秋,星宿老怪丁春秋借着高超的逍遥功夫与毒术,得势时总有几个乐意为他抬轿子的徒弟,为丁春秋抬轿子唱赞歌;失势时徒弟们扔下轿子各自逃生,树倒猢狲散。而仙仙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痴迷于别人对她吹捧,一边享受着别人对她的恭维,一边在心中为恭维者的自贱加分,待到这个分数累积到一定程度,她便无法容忍恭维者而毫无留恋地把她抛弃,继而选择新的恭维者为她夜以继日地谄媚已喂养她贪食的虚荣心。


       被抛弃者自觉无辜受害,无奈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亦有几个心灵脆弱者效仿祥林嫂,得个机会左右倾诉,其中不免牵扯了五花八门的隐私和难以捉摸亦无法满足的欲望,由于不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解释清楚,自然而然地成了八挂中的邪风苦雨,数年下来,仙仙不免在华人圈子里声名鹊起,褒贬不一。她个人身兼黑白两道,一时间,亦邪亦正众说纷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