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得堂记

                   三得堂记

    吾五十有一,过夫子之知天命也。然思虑既久,行文亦十年有余矣,略具薄名,未得闲而名书房也。

    吾幼居乡村,遍尝村野之趣也,亦解乡民之苦困矣。少则游学小城,悉知居民之情,尽明底层之况。后进学于金陵,透味名城之韵也。学成之后返乡任教,一年尽入城执业矣。

    简而言之,幼贫青困壮庸也。

    彼时不解己之困何来,常思人之正道不谐于群,遭讽遭挤兑而孤独也。一路坎坷挣扎,闷而难释矣。直至汶川之震惊天动地,蓦然胸开,人之生弱脆也,闷于胸者当释之也,于人于己皆有利也。于己为一吐,于人则增一笑耳。自此,谋生之余皆作文也,值网络盛行,渐行渐远矣。

    庚子至,世界皆疫,人人危而惑也,不知因果也。

    吾思世之困,涉古今及中外;亦察己之情,内外尽品……终得一解:人之生循善,国之立遵平,可远忧也。

    道之成久矣,识之者稀,行之者缈也。以吾之验者,非天地之炼也?遍尝困苦而后知,尽遭风雨而后解,此道成之途也,未经此途者终难成矣。

    是以概之,吾之书房可为三得堂,三得者得天得地得心也。此得者无关房之大小雅陋,亦无关名之远近深浅也。世人尽可得者,诚心向善,风雨不悔,生之乐也。

 

 

                            二〇二〇年四月九日九点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