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债 (22)-- 重逢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色烟柳满皇都
                                                                                                                                               韩愈
六十岁后,日子过得更快了,初春的午后, 阳光懒洋洋地洒在柔软嫩黄的春草上,莎莎喝着红茶,笑眯眯地看着仙仙和木灵嗑瓜子。

莎莎有意无意地问:“还记得五十岁那年的感恩节吗?”

仙仙尴尬地说:“不提也吧, 我该给你表示一下歉意,却一直没有机会。“

莎莎过来抱紧仙仙, 拍拍她的背:“你如果觉得欠着舒服,就欠着。为什么欠,谁欠谁搞清楚了没有? 等搞清楚了,不妨问一个问题:“有必要吗?” 事儿就是芝麻粒儿大小的事儿, 做了,你我也都承受了,现在还都是相互祝福相互鼓励的亲朋密友,我们是有缘人,你说呢。你当时无非是警告我做人圆滑点,识相点,合群点儿。。。“

仙仙的眼睛湿润了:“谢谢你一直这么大度,不过多年来我,还有其他不少人都以为你装,觉得你一定要站在道德的至高点说话。这几年我突然觉得你可能有不同于世俗的道德观,是我过于世俗才造成了对你的无端揣测。细想起来都觉得自己陋。“

莎莎的右手紧紧地抱了抱仙仙的肩膀:“还记得我们俩年轻时掰碗的事吗?我喜欢你的幼稚,我也喜欢自己的幼稚,四十岁我接受自己的幼稚,六十岁时我更加欣赏自己的童心。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不止一次建议我圆融一些,可我比较自恋,不会为五斗米折腰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姑且纵容做一次自己。你的心意我领了,六十年的经验激励我继续走自己的路,谁爱说什么说什么,爱谁谁。”

花样轻柔的女子,话语却金刚般坚定。半天没话的木灵若有所思地问:“你家祥子宠你,换哪个男人容许太太我行我素。“

仙仙不知可否地说:“木灵,这次对不住我不同意,我们做人需要看男人脸色吗? 不瞒你说,年纪越大我越发觉得莎莎的风格更为合适,当然她的道德标准高是个似乎必要的基石,否则我行我素就成了自私自利的代名词。”

仙仙继续说:“我行我素是率性而为;自私自利以疗愈自己,满足自己无尽的贪欲或弥补自己永恒的匮乏感为目地。行出来纵然可能相似,动机不同终究还是有不同的结果。”

门铃想起时,大家三步并作两步向门口蜂拥而去,门外是肤色黝黑的钟心慧,她怎么可以让大家第一眼就认出来了呢? 她怎么会比十年前看上去还熟悉呢?还有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为什么给大家似曾相识的感觉?

没有人能听清楚大家七嘴八舌地到底说了什么,直到莎莎左手拉着钟心慧,右手揽着仙仙高声说:“快进来“。

木灵的耳朵又耳鸣了,好在大家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布朗褐色的眼睛清清澈澈, 友善地看着大家,他好奇地审视着眼前的女人们, 同时木灵和仙仙也时不时地打量着布朗。

心慧很激动,她看看木灵和仙仙,心里五味杂陈,朝着莎莎再次伸开双臂,她紧紧地抱着这个精瘦的女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强忍住泪奔的冲动,她允许自己彻底地感受莎莎真诚的拥抱,莎莎的手劲依然好大,搂得她紧紧的瞬间, 心慧知道莎莎还是她可以信任的莎莎。

心慧看上去与比十年前瘦了一些,脸上绽开的微笑告诉世人她是个生活在幸福中的女人。布朗和她的对视依然能令双方心动,而令在场的人除了感动唯有羡慕和祝福。 喜欢三毛的人,多些几率得到与三毛一样浪漫的爱情。

仙仙轻声说:“我们需要讲英语吗?“

布朗低沉的男中音彬彬有礼地说:“不用,中文,我会一点点。“ 他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弯成月牙儿,谦和地对大家说。

木灵笑着说:“从哪里找这么帅,脾气好,还会讲中文的男人?“

布朗依然不急不慢的语调:“我很幸运,遇到心慧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我这个男人不好不坏,正合适。“

大家看他认真的样子,不禁笑弯了腰。

木灵右手捂着胸口:“天哪,太感人了,心慧真有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