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出差话移民

 

 

 

去华盛顿出差,和我同行的还有德州的K和加州的D。行程一定下来,我们商量:三人合租一辆车吧,给公司省点钱。三张机票放在一起,K最先到,当然让他租车。D叹口气:唉,输给你了,本来我想开车带你们去吃俄国馆的,地方我都看好了。

我问:俄国馆?好不好?你不开车我们也可以去呀。

D说:我没去过,网上找的,看上去不错。不过让K开车,我们大概只能吃印度饭了。

D是个新雇员,刚来半年。可这几月里,已经习惯了我们之间的逗嘴,常常和K互相调侃。D是俄国人,K是印度人,这回该为吃什么饭争执了。

我笑:好几天呢,俄国饭印度饭中国饭我们可以轮着吃。

果然第一天我们就去了俄国馆,饭厅里垂着厚重的帷幔,墙上挂着俄罗斯油画,音响里播放着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D眼睛直放光:嗯,好地方!看我给你们点正宗的俄国菜。

老板娘送来菜单,D看也不看便问:可不可以先上黑面包和俄国啤酒?

老板娘说:我们没有黑面包,俄国啤酒卖完了。

D的脸涨红了:啊,俄国餐馆没有黑面包?他这才打开菜单,一边看一边挠头,然后指着其中一样问:我们先来这个?老板娘又是摇头:这个今天刚好没有,其它的都有。

D的脸更红了,他指着菜单一样一样点了不少,待老板娘拿着菜单离开,便对我们非常抱歉地说:真对不起,他们不是真正的俄国人,菜单已经是大杂烩了,我尽量给你们找正宗的俄国菜,担待着点啊。

我和K都笑:又不是你们家的餐馆,你抱的哪门子歉。

菜一道一道地上来了:俄式鱼子酱,法式蜗牛,罗宋汤,主餐D按着我们的口味给我点了Stuffed Cabbage,K的是奶油烤鱼,我吃得舌头都快咽下去了。其实罗宋汤和Stuffed Cabbage我在家都做过,可味道比这的差远了,我向D请教:菜里放了什么,这么好吃?

D笑:我哪知道。这两样我妈妈每星期都做,回家问妈妈要了菜谱寄给你给你。

D和太太都上班,家里有两个年幼的孩子,他的父母和他们同住,帮他做饭带孩子。他说:和父母在一起的好处是我家完全保持了在俄国时的生活习惯,两个孩子也可以讲俄语。他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在俄国的生活,对Yeltsin的崇拜,甚至提到他读书时教科书里对中国文化大革命的评价。

我们注意到K吃得很小心,每道菜只吃了一点点,法式蜗牛碰都没碰,知道他不习惯,最后D给他叫了巧克力摩丝,他才敢大口吃光。D拍拍他:明天我们去吃印度饭。

第二天真的找到一家印度餐馆,还是自助餐,K象主人一样一道菜一道菜地介绍。我不能吃辣,所以每道菜前都问:辣不辣?

K鼓励我:少拿一点尝尝,太辣不吃就是。

结果一盘子菜样样辣,咖喱鸡黄米饭煎土豆,每样只吃一小口便不敢再吃,唯一消灭掉的是那印度薄饼,最后吃了一大碗白兰瓜,嘴里的辣味才淡了些。D倒是吃了不少,可每吃几口便喝一通冰水,他问K,你们印度饭都这么辣?K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在家是吃得很辣,可招待客人,尤其客人不是印度人时,我们不会做这么辣。这家餐馆真是,对不起啊。

这回轮到我和D笑:又不是你们家的餐馆,你抱的哪门子歉。

D犹豫着问: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可在办公室问不方便。

我笑着说: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答不答由我把关。

D说:我来了半年,很喜欢这公司,看得出你们也喜欢,可我的前任为什么离开呢?

我说:你是说A,他跟我和K在一个组快10年了,相处得很好。他的离开不是秘密,告别时他对所有同事讲了原因。他是意大利人,大学一毕业,相爱多年的女朋友在美国找了工作,他跟着来了。这10年里,他们成了家,买了房子,还添了两个孩子。他们一直不入美国籍,打算有机会回国,因此他们决定把孩子培养成意大利人,孩子小时他们特地雇了意大利保姆,每年他们都带孩子回意大利探望双方父母。现在孩子大了上了小学,开始只说英语吃美国饭,他们不得不决定,再不回去孩子就回不去了,所以他辞了工作带着全家回国了。

K感叹地说:我很羡慕A,我倒想带着一家回印度,两边的父母都在那里,可那里生活毕竟比美国差太多,回去真舍不得美国。我们只能每隔一年回去一次,但愿父母退休了能来和我们同住。我想你们跟我也差不多。

我点头承认:没错,回不回国是我的中国朋友间常谈的话题。

D说:我和太太都喜欢美国,想留下,可我父母总想着回去,让我很矛盾。

当地的同事Tom这两天和我们混熟了,听说我们吃饭热闹,也来加入。D问:这两天我们一直在尝各种家乡口味,你是哪人?

Tom说:我算是美国伊朗人,我爸妈是从伊朗来的,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不喜欢伊朗饭,我知道一家泰国馆很不错,中东烤肉和越南面也还可以,中国馆我只知道一家,不是很好,甜酸肉左宗鸡还可以吃。

我叹:甜酸肉左宗鸡可算不上中国菜,还是去泰国馆吧,我很喜欢泰国炒面。

在泰国馆一坐下,Tom伸个懒腰:昨晚看足球看到半夜,你们看足球吗?

我们三个一起摇头,D说: 对我来说,足球是圆的。

Tom笑:我老爸也这么说。看来第一代移民都一样。

K说:我注意到,我们是第一代移民,自我介绍时会说,我是印度人俄国人中国人,你是第二代,所以你介绍自己说美国伊朗人。大概第三代才会说自己是美国人。

我提起过去的一个年轻同事,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认为他是美国人,他父母是美国土生土长,他当然是美国人。有一年他陪父母去欧洲度假,顺路拜访了他爷爷奶奶移民前在德国住过的村庄,他惊讶地告诉我们:那个村居然有一半人跟我姓一个姓,而且连长相都跟我们家人一模一样,amazing, 真是 amazing。

他那口气神态让我想起当年第一次参观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的感觉。

Tom说:我想青少年时期的教育会决定一个人的一生,你们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在自己国家上的,自己国家的文化烙印抹也抹不去了,就象你们的家乡口味,会跟着你们一辈子。我在美国长大,吃的是汉堡,看得是美式足球,父母讲的那些伊朗文化传统什么的,我一耳朵进一耳朵出,有概念,但没有归属感。等我有了儿子,我肯定不会整天给他讲伊朗,我自己懂得就不多,他当然就成了美国人了。假如有一天他有机会去伊朗,看到那里的人包着头蒙着脸,大概就象你看猿人差不多:新奇,也会承认他们是祖先,但不会加入他们。

说得我们三个都点头。

看来不管来自哪个国家,这种移民心态是一致的。美国是个移民国家,IT行业的雇员新移民很多,只要把自己放在和大家平等的地位,和同事相处起来就容易多了。

 

 






天地一弘 (2012-05-30 01:17:09)

人的适应性很强,所以在哪儿都能生存。

天婴 (2012-05-30 03:02:56)

加拿大也是移民国家,现在每三个人里就有一个不"产"于本地。平等地对待和接纳欣赏"不同"是和同事相处必须的。

从食物入手谈移民相处,有趣而自然。

雨林 (2012-05-30 13:16:39)

好文章! 开放的头脑,融和的眼光和体贴的心情都历历在目。这样的理解, 欣赏与和睦, 给枯燥有时甚至是残酷的职场带来温馨与美丽。

刘瑛依旧 (2012-05-30 14:51:06)

第一次到美国,在旧金山机场,过海关时,看到一半的海关边检人员都是亚洲面孔,当时让我非常惊讶,也非常感叹:在美国就业机会

真多啊!

海云 (2012-05-30 21:48:06)

俄国菜、泰国菜,我都喜欢。

桑妮 (2012-05-31 03:03:34)

谢谢一弘的一贯支持,每次看见你留言,心里都暖暖的。 

桑妮 (2012-05-31 03:06:20)

谢谢天婴。美国和加拿大都是移民国家,与其他国家比较起来,华人生活会容易些。

桑妮 (2012-05-31 03:10:41)

谢谢雨林。我觉得同事间和平共处,不必老美老黑老中老印地把人区别对待,对人对己都会容易许多。

桑妮 (2012-05-31 03:12:52)

刘瑛,看见你好亲切。每次读你写在德国的生活,总觉得在欧洲的生活很不容易。我们在北美移民国家,生活相对要容易得多。

桑妮 (2012-05-31 03:15:15)

海云是个美食家,你喜欢俄国菜泰国菜我一点不奇怪,倒是好奇你是否接受印度菜。记得你喜欢吃辣,也许印度菜的辣你也能接受。

海云 (2012-06-01 21:44:10)

留言的的时候图快,就省略了印度菜!哈,就被你问了!我喜欢印度菜,自己常做咖喱,不过,我家老总喜欢吃泰式咖喱,所以印度咖喱我做的时候不多,但是印度的南饼是我们家两个孩子都喜欢吃的东西,包括我老父亲,都被我训练出来吃印度饼,我喜欢去印度食品店买他们的酸奶,好吃极了,还有一种姜丝糖,也非常可口。印度人不吃猪肉和牛肉,所以在印度餐馆里基本上只有鸡和羊肉,也因为此,我们家不常带孩子去吃印度菜,但我在硅谷时,同事中老印太多了,一家家印度餐馆都吃遍了,我个人是蛮喜欢印度菜的。

有一年回上海过圣诞节,圣诞夜几乎所有的西餐馆都人满为患,我们一家带着父母和公婆想吃一顿圣诞大餐,最后看见希尔顿对面的印度餐馆环境优美,有空位,就坐了进去,那个圣诞晚餐,还真是给我们挣足了面子,又好吃又体面,拉小提琴的就站在我们旁边专门为我们一家拉。哈哈,国内的印度餐更好吃!

天婴 (2012-06-01 21:53:13)

看来我们真是有缘,我也超喜欢印度菜,羊肉,印度饼和米饭都是我的最爱之一。

西伶 (2012-06-02 18:50:40)

每次看桑妮的文章都很有共鸣,虽然很少来留言。我前段时间也是经常出差,和不同的人吃饭,感觉更是强烈。桑妮是个善于总结的人!

桑妮 (2012-06-03 17:32:25)

能够欣赏各种美食的人是热爱生活的人,海云天婴一定是这样的人。我家很喜爱印度薄饼,因为我不吃辣,他们很少吃其它印度菜。

桑妮 (2012-06-03 17:34:43)

谢谢西伶特地留言。和同事一起出差可以很好地了解每一个人,以后工作起来会方便得多。

老来天真 (2012-06-06 08:32:04)

很有意思!饮食真是一个文化的载体!它是最直接的文化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