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留之际》诗 / 家馀

《弥留之际》


     诗 / 家馀


你在冰封而无气孔的梦里将走
大地簌簌承接无数落叶的告别
门前的伟松不敢模糊泪眼
为了清晰感同你的不凋精神
所有的谋划都穿过地上的人气
伪善的呵暖俗气通向阴沟沆瀣

你的忧患背景显现豺狼奔突
苦心于生命蹂躏后的信念永葆
跨世纪与依恋的树石同语而悲
人间已没有贴切的语言来相称
一直拒绝不甘又安然地断气
曾想忘掉强痛的折磨而飘逝
却深知血气稠糊,无力独善
时间的泥河中浮动身后名声
褒音与贬义的奔波加重呼气
吸气的机会极少,逃逸的气
游走在周围哀伤等待的眼前
与昂首人们的忐忑观望之中

天上良知碰撞了地上的狡黠
无法击溃长期思忖后的屏障
蒙昧依存,隐觉天命的难违
你的形骸遁迹于威权的手掌
能迅奔多远?徒增心裂之伤
自命深识游戏法则的方与圆
峻急的眼光穿越灰沉的厚云
遂入宏深之境领悟一种启示
——大而呈无用之树显荣华
因被闲置而成全了枝繁叶茂

大隐于朝的滑稽会涤荡块垒?
曾跟草籽述说:让大地泛光
童心,怡情,瞳仁歪向一边
白眼翻说:罪债是要偿还的

浮荡的云雾遮蔽了额头的紫气
璀璨的尊严被囚于陋院及古井
闲散人口头吐纳文饰过的信息
功利者的嘶哑与嚎叫纠结势字
肺腑切感非关揶揄的政体翻覆
冷暖间不停变换感情号与问号


行人如文字密集,压抑,窒息
褒贬一位灵与天国相接的慈者
垂殁将逝的双手盛得住倾洒的泪?
喜中含悲的泪,悲中暗喜的泪吗?
你安放如昔的双手无言地安慰
无声无力、多余、仁慈地飘走

积郁忧闷,勇血澎湃,皆属自欺
油蒙的心魂,苟得人间的逸豫
不屈淫威,晕茫创愈后的祥和
创伤一直在地上之城曼延到乡村
鲁莽,涂炭,巧取,攻掠,欺哄
屏蔽了一幕图景又揭开罪的序幕
吐露成了恶的源头,吸纳皆是毒
身处漆黑的午夜,你点亮一盏灯
显出超绝人寰的亮,暂时的明丽
若这时身后闪现耀眼的霓虹城市
一盏灯的光亮便显得微不足道
你被拥前行,无力停下,身不由己
狂风吹秀木,推风与旋风合为狂风
有方向的一股风,无目标的一股风
促成远离土壤营养的秃枯枝顶之叶
投以悠然一瞥后飘向归宿而自扪
童稚的问候声音,浅薄的款送语意
你都一一顺耳微笑,无力又竭力
对早到迟来的人群一样无精的盯视
致盲了肉眼的心阂即将隔开生与死
“伟大”与“渺小”让你无权选择
反向深省“伟大”乃孕在决意瞬间
头上有篮幽的淫威,足踏一片沙砾
加上同伴的龃龉分神误开“大车”
共驾“大车”滑进深冬历史的泥淖
胸怀慷慨的壮烈本色如同现于昨日
唉……呵……良心之潮淹没的哀号
急催睿智人在解冻的心河泅游前划


天国——蔚蓝安息的圣所
迎一位飘然追云的怀爱者
放下了吵嚷汹汹世界的杯
铸成真与善代替迷醉的酒

你面对虚荣与真诚中间的窄道
只能左眼干涸、右眼迸泪去走
化解危机凭借的平衡木是什么?
残忍,宽恕,崇敬,献身……
演示了相引相斥的出招拆招
启开民主侧门,越过明哲栅栏
务实与空谈在黑巷的深处相竞
荣辱头顶悬着时间裁决的利剑

为了自己的爱恨等待寒冰融化
智慧破解了深渊锁门的密码
冷酷大地有自在抒怀的歌声?
你一直劝勉大家勤俭,奋发
用辛劳创造的丰收告别贫苦
让田园涌动心灵激情的诗篇
你的忧郁地枯死了受辖的巨树
没有哭泣的岁月只想到暴阳雨
水会倾注与漫流在皲裂的心田
贫瘠、荒漠渴盼泉眼喷花的梦



1996年 2月7日 夜 创作于 北京 . 香山

选自《家馀诗歌二集》 家馀 / 著

标签:生命之思、求索创新、诗歌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