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馀曰:岛屿之争》长诗 / 家馀

《家馀曰:岛屿之争》


家 馀 / 著


第一部


第一章




你的目光无法住进温馨沉思而不觉脸色酡然的母亲营建的花园
春天的流水与活泼的童音一同消逝在幻想母亲血汗混和的辛劳里
黑毛的暴露让少女想起山叔曾用两颗“窒息烟尘弹” 引爆在顽劣
而不知羞耻的淫欲男子的娇嫩腋下直把他埋入尘土只剩透气的鼻孔
又拽起强行推入“格局生化机”演绎剧痛的分娩加上草草施洗
便给仍是成人的他穿上婴孩的新服,名之曰“远东的贤侄”
黑毛的暴露让少女想起山叔的身份不同于让人心悸的络腮胡北极熊
那曾赞赏企鹅的步态又对珍宝姐姐日思夜想愿放弃冬眠的北方庞物
霸睁不眨圆眼的凶残和母亲痛扯肝肠的无奈中流下血泪凝成的横心
使姐姐的体毛与肌肤被摧毁成全然焦黑,昏死后因天父怜恤的抚慰
才在悠醒之间通过尘埃中的光线传来启迪却无限操心忧思的梦话
北极熊的大腿受伤身体大片焦烂虽扯心体痛加上疲软但仍淫思难灭
山叔两肩分站着鹰、鸽两子,犀利的鹰爪与驯良的鸽眼使少女郁闷
头顶上方还飞翔鸣唱着“协调攻击和平”曲子的绥和鸟——第三子
明暗交替之光无奈地温暖一位幽禁的美模在浪岛拥吻间
秋天的晚风吹拂盼望的光波,寻找无力臂膀的肢体话语
岛屿少女起舞闪跳在四条溪流之间听到“展望秋之忧歌”

———寻音而知是姣好的月亮少妇在歌吟落乡索意:

碧波间的少女,你何时谴责太阳儿子的蛮横
不知你何时向红霞妈妈与蓝空兄弟密露心声


不知你何时在雾中氤氲淘气,红霞妈妈健在
关怀岛屿的云影必或现或隐,在你落想之外


霞光里焦灼亮丽的眸子,望成浩瀚让云流动
归来,归来,蓝色幽困的女孩沉浸在默语中



2012年9月17日夜创作于天下第一城.京津花园

※※选自《家馀诗歌十六集》 家 馀 / 著

标签:生命追光,象征,诗歌原创,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