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馀曰:岛屿之争》 长诗 / 家馀

《家馀曰:岛屿之争》

长诗 / 家馀



岛屿少女多年被一位情意挑逗又包藏祸心的男子偷窥了态美
巴望着海边乘船路过的使者或渔民能捎信给日益创新的母亲
母亲正在求索一种奇妙的思路能够衔接奶奶手中搁置的戏剧
那种让同胞少年动情又冷落的古旧摇晃的椅子被深藏在偏屋
奶奶去世后经修葺的残破家园焕发生机又招聚佳朋谈笑宏论
此时你的目光伸延到南方又极目东方的浩瀚遍尝咸涩的苦思
唯独不敢向东北的迷雾探视,后怕视线被强行掳掠产生坠落
不管夏夜或是冬夜,总是激怒于一种无端侵袭和侮辱的倭风
母亲与人交接的迟疑手腕透出一些粗陋的思想令你熬炼漫漫
所深虑的那位色欲强盛的男子在心镜中碎块了又拼凑成整体
似乎透悟了男子的片片碎块却又无法明白其整体的掩映夜光
致使男子借着海浪的浮力摸向你,无须具备白天树木的风度
不怕辛苦饥饿、黑夜尖岩的摧折全是因为风月里炼就的淫欲
紧张的呼吸中带着得意,心唱着壮胆的歌眼却瞄准你的身体
当母亲的意念划过罪谋密布的东北边角并关切同哀你的心泪
这世界就算夕阳接近崦嵫也要荡桨飞艇而莅女儿的蓝色身边
人们最好对己深入了解,不要从一个大海又被大海引向边缘
对于灵哭的青泪与大海涌动的或喜或悲之泪须深察加以区别

离散儿女对于母亲刻骨铭心的垂念恰是搅碎大海碧波的写照
心灵大船是离不开配合整齐的桨为什么知道船与桨是同一体
还要夺走桨?为什么要摧残桨?为什么不让伟大恩爱的记忆
加以连结?为什么要在海边埋葬正义的光辉?为什么在海鸟
海鱼欢快的季节让它们没有自在絮语的行程?啊?色欲男子




2012年9月14日夜 创作于天下第一城.京津花园

※※※※选自《家馀诗歌十六集》 家 馀 / 著

标签:生命追光、求索更新、现代诗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