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馀曰:岛屿之争》 长诗 / 家馀

《家馀曰:岛屿之争》

长诗 / 家馀

2

美男运用商人柔滑的手与强力的掌抚摸少女的两只乳房
那手掌溢出金色的惑光透露他背后家族财势的豪富殷实
对你上下观察再以目测量就惊呆于完美胴体的器官布列
一个本是色欲强盛的男子不断升起早些年前对你的淫念
全是因为你的远离家门奔波在蓝色海洋况且一直处女着
拥吻中看不清你的迷离带雾的双眼可担心脐眼总朝西边
想要扳转少女的脐眼总是枉然因为听到大海西边的呼唤
急切沉痛的声音使少女交人家托管而成的眼中羞涩褪去
那朝着母亲的脐眼也是放出分明是处女的蓝涩涩之光芒
光穿过蓝海低云显露出你的姓是“中华”,赫然而且彪炳
当眼雾退去终于明白自己情窦初开加上被唆被诱的无奈
更看清本是深沉蕴藉的母亲在那边展现硕大无朋的乳房
也是透露哺育的实力更为唤起依偎母怀体味温暖的回忆
你的眼神急转奋力掰开贴在隐秘处正待深探的可耻男手
你想起曾从兄长们的口信知悉母亲眷恋始终少女的自己
那南海许多明珠般美丽的姐妹被人家夺走贞操榨取汁液
未老色衰身疲力竭遍身疮痍母亲还建三沙花园以示安顿

流着母爱的泪护卫流着母爱的泪安慰无论寒暑从不间断
可恨的男子色迷圆溜的双眼紧盯自己的脐眼还迅速旋转
看着脐眼朝着大海西边既着急又恼羞隐约之间有甚举动
他的双手无着落一直游移似乎急于试探隐秘私处的感受
莫非他阴谋着使出绝招让自己少女身体未婚先孕来成事
怪不得策略迭出兼明暗齐来送聘礼——金灿灿发出俗光
妈妈,这个近视小子,以前总胡涂地认为他是美好男子
直到他躺倒时色欲的涎液奔流由于短髭的阻挡溢向嘴角
都没觉得讨厌,他没有看清妈妈不断饮服“智力创新液”
而青春长驻坚挺高耸的乳峰,他好象错把妈妈当成奶奶
那不停吸食鸦片致使身体衰枯躺在古旧椅上摇晃的奶奶
难道刚才耳背没有听清妈妈宏大有力的震动远方的声音

嘀里嘟噜的自语中,他似乎说什么,在子宫里安置洲弹
发射口就设在脐眼,终明白妈妈把女儿招到身边的原因
给己挑选愿意入赘的佳婿,将来生下的孙儿沿姓“中华”




2012年9月11日夜 创作于天下第一城.京津花园

※※※※选自《家馀诗歌十六集》 家 馀 / 著

标签:生命追光、求索更新、现代诗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