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林莽之蝶〈四〉》灵论/ 家馀

《论林莽之蝶》

——对大明星信主的灵悟

灵论/ 家馀

(四)


你仍然无法顺利地到达林外
东西,南北都看不见光的招引
不甘在人生的浮云里寻找高傲的解脱
忧郁如网使人无奈探求沉睡的梦境
大地,真切留给人的是哀哭阵阵
尘埃渐落,呼吸的空气越来越浊
怎么感觉不到可爱的小鹿踩着碎步
以及令人提神的节奏与优雅的体态
怎么听不清彤云与青草在梦中对话
怎么槐树下躺卧的恋人勾不起好奇心
蜜蜂啊,蜜蜂,嗡嗡打断绝妙的思路
微微喘息,翅膀受伤了,万幸没跌下
尖锐的枝头让心起了无数的疙瘩
那是掩护着理性哲思的锋利尖刀

心间没被爱情填实哪有满足可言
一定要回眸,哪怕眼线交织成一点
带着泪光的本真内心审视又琢磨
爱情坐标是移动或不动,互动或单动
是行走在神的启示中或受魔鬼的驱使
多多用心,不要特别留意人间的欢宴
短暂热闹的沉醉不如天国婚宴的欢庆
活着必须承受生命的重或轻
死去是以尊贵的身份荣归天堂
或是缠累无比地沉入阴间而切齿

对着黄昏,你疲惫得不愿展开双翅
灰暗正从四方向你慢慢地偷袭过来
你的情意表白须用粉红色的面纱掩盖
因你在乎飞禽和走兽的猎奇心态
你推心置腹地说出心底之谜--
害怕平庸,机警之语决非庸人所言
秉承善心不断前行的途中看待平庸
不同于达到完美境地时或过后的看法
再者,君不见古今烦事纷纷扰扰
臻于善者难而隳易,犹如搬石上山难
而滚石下山易;况且存在人间变数:
神童、才子随年龄渐长而趋庸夫甚或
老而不死,加上常人与高人看待一事
往往得出不同的结论,又何须持守
成见,所见略同之事真是少而又少

迷蒙中,大地的淳香从草丛和树木
窜飞出来,神秘的树枝粘液挽留你
你忧郁的眼神多次传递出“再见”
难言之隐在缓飞的双翅下弥散着
细腻的心灵对温馨的经历记忆至深
可谁能晓得这颗心最是受伤不起
多么想念酣然入梦忘记明天的嫉妒
舞出曼妙的双翅惹来无数的红眼
异性掏空心思爱窥你纯洁的裙角
想入非非,骚公骚婆们特擅此套
天生丽质,命悬浪尖,强争超蝶
熠熠丽彩引人也吸附时代的灰尘
你潮涌于劲歌狂舞中把心熨热后
燃烧,心灵的火红随歌声喷发后
剩下空心,空寂时陷入无边的空白
 
 

 

2012年314 写于 北京.东沙

 

※※ 选自《灵论集》家 馀 / 著

 

标签:小说、长篇灵语小说、散文体

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古诗词、

诗语、灵语、微语集、慧言隽语、灵性
歌词、诗论、灵诗解析、英年家馀、

灵论、新风诗、文化、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