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林莽之蝶〈三〉》灵论/ 家馀

《论林莽之蝶》

——对大明星信主的灵悟

灵论/ 家馀

 
(三)

胆颤地伸出残蝶的触须摸索有溪水的前方
回想着人间欢乐场潜藏着奔流的名利苦水
从混沌洇红的挣扎滚滚的河水上源开始
涌过傍晚墨绿的茂林到达反衬阳光的圆石
明白映照出的虚伪,禁闭朽坏黑暗的心门
内里隐藏着度日如年终至不辨时间的蜗人
害怕满天的光明甚至圆石上反射的光辉
死亡的幽谷常伴着诱人蚀人的毒噬花香
还有吃吃的怪笑渴求与你的的美唇亲吻
悔恨如同发霉的暗处被蛇虺咬伤般地恶化
潮湿的心之泪从灵魂的悬壁上泻洒而下
心存的世间成果的浓汁便一点点化为七彩
“林鸟”与“蜻蜓”的百般嘲讽催你
渴盼一种特别的友情抚慰心伤的各个角落

天地间有种雪般之情让你动心忍性
乘风飘举,升温融化,云上得意,虚实相间
情之结晶,不昧不暗,莹洁透明,从天而降
化育润灵,滋生美善,婀娜闪腾,亮白如精
情意如雪,秉性相异相通而升华品格与丰采
但愿相识始于偶然,终至永久依依
有相扶相衬的默契,无需约定成见
但愿心灵时常回眸,觑成一条直线
但愿移动人生坐标,叠合成为墙石
建立婚姻圣殿,风吹雨淋也不倒不塌

但遥远的天边,奔驰而来的生命风歌
掩没了这明白简单的人生誓言与心志
此时生命里充斥着有限世界黑色的暴虐
粗鲁地吹干了美好如意的思索泪水
把爱之花与恶之花的败蕊埋进大地深层
微颤的夕阳身边的梦呓彤云是背景
大风的长发飘飘越发肆无忌惮地飘飘
卷起再度卷起忧郁眼里的孤独与云连接
彤云不理睬只把眩目的光晕从云间倾下
反倒意外地作为大风的长长炫耀的披肩
飞快地超越在蓝光闪耀的林地前边
加上魔鬼恶毒毁坏了林带的原有安静
对着锋利宝剑般的大风蹂躏幽香的树花
你的目光渐渐变冷,掠看干裂的枝桠
而发出铿锵巨音的大风带领疯狂尘沙
高蹈猛歌,奔腾的噪音搅扰阴暗的心境


无声,无声的中心隐伏着变化
此刻闪过对体内受孕生命的想象
盼望一缕非凡之光透射监狱般的林内
愿意谛听露珠滴落般的启示声音:
撇下凡心雕就而尊崇的艺术偶像
放弃属世的爱情花朵之干枯标本
流泪吧,勇敢释放迷途知返的痛悔
挣脱捆绑,以自由的心态飞回家
别在莽林中独飞,双翅再美无光也难衬
大风仍是大风,犹如试炼的使者
属神的意念临到必使人生诗歌充满强音



2012年3月12日 夜 写于 北京·东沙

 

※※ 选自《灵论集》家 馀 / 著

 

标签:小说、长篇灵语小说、散文体

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古诗词、

诗语、灵语、微语集、慧言隽语、灵性
歌词、诗论、灵诗解析、英年家馀、

灵论、新风诗、文化、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