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茏生命岛》(长篇灵语小说) 家馀 / 著

《葱茏生命岛》


        家馀 / 著


——谨以此长篇灵语小说献给嗫嚅着憧憬光爱中蕴涵美善及借风
高蹈于争战的人们!


醉失于红尘苦恋,惶惑于断歌殇曲;迨涉人生边缘之茫水,望霄
汉孤鹰振翮,展羽斜映,云阳一角,霞间漏智光;幡然省悟:点
点联缀金色之深意!



———题记


序曲


(1)


血色天边的涂抹,崇敬似的祭拜仪式显得无始有终,是游离疏忽,
甚或心眼未逮。在举手迈足间铸就仰望与俯视里紧握的决意——
空虚,似乎清晰如烟,袅娜漫卷,终究渐逝。而实在智趣的定格,

难道不存幻化成揖之影?颠覆与摇撼之际,顺畅与顿挫之间,全
然无影的昭示,成于神庭与脚底的上下贯通,心宇弥似芬芳荷塘
的青青泛光,或是青瓷圆滑壁边且蹭且跃的天国乐音!


你以青春驰掣之年,豪气四溢,分明中传来北方大美糅合南国温
婉的美,携带烈声里隐含曼妙的柔音,拖长尾音里不舍的娇媚,
音质却尽弃水乡泽畔魅惑的氤氲。你的强壮之手以刚毅举划之姿
招迎极地炫光,又以阴柔眼光的穿越,在冰川的寒气上方抚过,
收集巨寒源力击毁浑然沉重的庞大滞冰!


你不屑于掬嘴嘬吐七彩皂泡的雅士,尽管促成口形的内力显得恰
到好处,言语声调滑飘如缎,收音纳气自得怡然;你暗笑道貌岸
然而勾心斗角的谲者,虽不乏雄辞壮烈,却是机锋藏于鞘内,不
到存亡绝续之时,虚实判明之交,不会轻易显露;你豁然了悟正
证反证终至于自圆其说的撒谎自赎者,既见识猾蛇反吞其尾的恒
久旋圈而不羞,便嗤之为混淆霓虹的迂者。你以攀险峰涉厄浪的
勇勐之情赞颂婴孩于水火中的逃生,倾洒无穷酸咸的苦泪,如珠
花飞溅在茂密林木的尖顶叶片成为腥味绯红的血滴。


随后你百般爱惜这生命岛的奇异林地——是象征“希望”的婴孩
的诞生地,是经历水火浩劫之掩蔽生门的境地。你把有感知以来
的温情集聚于斯,把花环上不枯的得胜信息与之连结,联想其上
与蝴蝶翩跹而憩的姿影相映的画面。


东方的熹光驱逐着闷骚的浮云,你走向日出的海岸,对身后微风
的窃笑与隐露的灰暗蛀牙不置一词,热烈地迎拥坚毅持守的杨树
之后,便大踏步甩舞青春所涵育的抑扬互否的手势,奔赴生命涌
起而难以安息的大海,倾诉爱中之爱的否定,以及恒定内幻化质
变的思念,而源于心灵的谛听螺蚌对“细水长流”的絮语吟唱,
否定之否定包蕴圆环玄思的时空之书,展示和映现了属世的奥秘
又超越了属世的实证。诞生“失望”的艰难地,林脉贲张而呻吟
的成片红树,纠缠着自欺自蒙的蛛丝,从网眼漏下无穷忧郁的蓝
光。物影相合,今昔互融;今者存昔影,昔时孕今影,似烟分漫
卷,如波合涟漪。人,哀思的泪水被信仰黑洞吸干?若不存特别
变数,生命徘徊于天堂、地狱之间,必有悲悯中的自我叩问;身
心扎刺,却有如缎柔软的抚慰;愚昧逼贤,黑硬如粪坑大石;绅
士昭德,豺狼狡狯,齐追生命接近天堂门楣时仍在己身的最后一
刺,叩问的结果是必然脱落了!?




(2)


周围的洋流分股分力秘挟使命奔赴前方,坚意前进的宏伟节奏喧
嚷不息,反卷正吞争战鼓煽者的妄想气焰,埋葬幕后策划捣乱者
的黑暗妒火,摧毁翻覆欺诈者的别出精心,断送设计自陷者的燠
热怒火;你与纵深峡谷里的万千雄兵呼应,与原始的无数冤魂拉
拽;内隐温柔外显雄烈,向沟壑纵横的人心挺进。在日落之前,
一遍遍过滤炽烈的浓情,舍弃该舍弃的,义无牵挂,没有愧疚,
坦荡而激昂,自由地迈步。让属世的眼光齐集在整体与碎末的蓝
白变幻之中,以非凡的变奏之韵把人心挟入恐慌起立或喜乐安卧。


繁星在另一界域与你相守沉默,相对无语里倍感孤独,这闪烁的
精灵们,时不时流露调皮的微笑,闪动难藏的智慧之光;你渴望
传递内心的隐秘,你盼望收纳远方高悬苦寒的酸涩之心,冷不防
掉进自己生门内里的核心处,无语还是无语,沉默仍归沉默。在
无边的极度孤独里省悟:失心者反而不孤独了,有突入而来者的
弥补缺憾;正处生殖力旺盛的少妇偏不怀孕,当她濒于绝望时却
喜怀一胎而双生;携带高超审美力的青年扫描过大批的漂亮女子,
竟无一人可心适配,当他眼瞎体衰时竟娶回一位心眼认定美慧的
贤妻;不得不叹服光爱的鸿猷与作为——布局与反布局,包围与
反包围;布局外的大布局,包围外的大包围;变化的布局包围与
高天光爱之恒定的布局包围!


省悟后你又在繁盛的生殖力前憩息又愤怒于烈焰的腾空犯云,“
安宁”的心怀是暂时的领赏,其实隐藏着澎湃的血液,从瞥见第
一座被嫉杀者的坟墓那一刻,你极力捉摸远逝时光以外又似在近
旁的圣音的传达,一位柔和者带着羔羊的气息倒毙在暴妒的手下,
歇了手中的活冤屈地完成了“善”,直到明了无数灰黑的坟墓旁
堆放喋血抽泣的花朵,竟是把“恶”与“善”、“悲”与“欣”、
“祸”与“福”、“苦”与“乐”、“惨”与“祥”、“懦”与
“强”带离另一境域的牺牲品。你心存高智若滑稽飞崖的装肃扮
酷,以傲空之资贯彻讽谕之命,混淆了精义——“立德立功立言”①
之间的进深层次,模糊了局部的回返、同参、互渗、共存的环旋
升华。

随着墓旁花朵的枯萎,意念游离,对开辟初期因原罪的酿成而袭
来的黑雾、阴毒、瘴气、暴雨、酷日、卷风,以冒失又胆怯的犹
豫去抵御,溃败妥协后落下无数疮痍的痕迹,你便自掘了地下幽
深的地宫用于躲藏、思过,并建起地上辉煌的高楼用于炫耀、自
豪,忘记了大光的荣耀造设,及对创伤的抚慰;尤其是似是而非
的水汽弥漫时,三态混沌之际,你醉心青睐于蓝光蛊智的引导。
你以地宫之罪恶冷漠的黑门与高楼之得胜红门的创建者自居,认
定与恶同流的妥协为谋而后动的胜利, 自欺而堂皇, 冠名之:
“顾生灵而自损”。



注释:


①《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内有“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
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之说




(3)


嘉德追溯始祖诞生于慈爱者的神奇手掌,集大地之精华膏脂,承
创造者目光之爱,被陶造被吹入一口灵气,使始祖的心版刻上了
“推诿”之前的“恩源”,苏然恍觉创造者曾经摩挲的掌中脉络
的走向,深识拳拳之心的久远之忧;顿悟天地间的奇观后,为地
上果实的壮硕而采烈命名,望园子的碧绿而陶醉,引山川的蜜语
为心音咏赞,以活物自发和静物被促发的高低悠长之鸣叫吼吟为
歌唱,更诵诗篇洋溢在始母祖的瞳人上,那瞳人映现野地上欢快
迅奔的母鹿,温驯吃草的母羊,流淌的河水像在梳理她黑长的头
发。万物诞生的欢乐,如河水的波纹,在宇宙的光明中起落;朴
实的太阳悠游着,射出的光焰不酷不烈,尽倾温煦在大地之上。

嘉德把手心贴在恋爱的手背,又试着贴在她的手心,脉息与呼吸
都不一致;在时间川流的同一侧是如此,若分在两侧,互盼会汇
注成一股洋流?若互盼各化为一股洋流,又将如何?吻着倏变为
不友善的风,让酸涩的眼泪盈滚而迸,仍弥合不了始祖遗留的原
初创痕。脚下绿草涌动热烈的激情,呢喃一个被逐者正在体验和
品味季候的节律,希望在变化中承受因罪被贬归大地的忧患。疑
惧于“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②”,对锄具飞落的白光诉不尽的
话语只得到沉默的回应,细听锄石相撞的声音而懊悔良久。

智性的嘉德,盯视时光少女偶有停留③或后退地从洪荒走来,
在嘉德包涵古今的意念中闪现,却始终是位少女。纯真的诗歌少
年变了,这世界太复杂,被麦芒、锐针与尖锥三重所刺,在新奇
的空间冥想江河干涸,风卷流沙侵吞的土地荒漠化后,语言从新
凌空降临,以明亮之眼直面汹汹世界,依赖倾听的诗歌从兹诞生
屹立!

在苍翠的山前挺起压抑的身躯,企盼晨风捎去清新的问候,告诉
恋爱属地的殷勤辛劳,凉意的溪水摇荡青山的丽影。 孕育“灵
秀”的奇峰,使
嘉德的灵光飞掠处隐现那一天始祖心灵的一片灰
暗:若不是在这生命与死亡的声息混杂的地方,闻到“重新”与
河流的气息相连,真的会认定一切该毁灭了,而她就在身边回忆
地呼吸,眼中没有对“原罪”的忏悔,也没有飘过“从新” 与
“永生”的云彩;只是无望地让太阳在类似惺忪里泻下有影的光
波,精神疲惫不堪,身躯不停地扭动,竭力仰头幽怨地朝四周看
望,心慌而躲闪着察视蓝天大光,烦恼在沉思中,脑海闪过严厉
的宣判。


自伊甸园遭到驱逐,灵与创造者相隔,失去在园内生活的安宁、
祥和与欢乐,得到原始的蛮荒;拘束中无休止地低头弯腰,与土
地也越来越贴近、亲密;园外宏大的空间,让演绎的精神有了对
未来的展望,陌生的风光促使他们回思往昔,时间在汗流浃背的
劳作中有了今昔未来的连接。

嘉德站在时间川流的右岸向彼岸花眺望,这是赋予花朵争艳腾跃
而历萎谢的最后季节,落霞余辉涂抹树梢,酝酿别样凄迷的沉醉,
尽情趋向成熟的节奏潜入恋爱的瞳孔,掠过她的凝思,与风中卷
飞的叶片抒歌唱晚!生命走向衰飒从新崛起的曲调闪过他的眼睛,
眼光随飘飞的思绪寻找着陆点——原来是不归之荒芜歧路。蓝色
白色的风信子,以“恒心”为弓,搭“爱意”之箭如期射出,必
定射落黑暗诱惑造成的流离窜影。他聚散的悬念环绕人间分裂的
爱剧,盼望扯空拽断爱绳的力量——充满伤痕与仇怨,归回如完
璧成为神爱的见证!

嘉德又想起始祖吃了智慧果之后,心智之门大开,这种智光心力
延续在自身上,并以无限度地发展,灵眼看到曾在月辉陪伴的夜
晚命名为“灵河”与“肉河”的两条河流,未来有少数的后裔在
“灵河”受洗上来,身体圣洁光华耀射,馨香四溢,脸面祥和放
光,心空碧蓝,流淌大爱宏意,百合盛放吐蕊而簇拥,花骨朵在
金子下沉撞击玉盘底端的天音旋律中灿笑张怀,怡然坦诚中略带
娇羞,宛如不沾染尘世灰屑的笑,携带着月光的气息。

有无比慈祥的目光牵引着他们的灵,穿越洪波、危崖、雪峰、莽
原、丛林、戈壁;灵命的成长经历了:波谲雪飘西风紧,辛苦攀
高处,瞥天际霞色增喜,空陷断崖茫境,袅袅召唤入聆听;挂虑、
疏忽、忧思、交托,热心地伸出双手,抚慰忍寒受冻的心灵;在
死去活来中,在腐朽与神奇前,枯槁的意念时来侵袭,却有希望
在前头招引,心生拼搏,仍将继续跋涉;心急如焚地寻觅如珍珠
的新生,焦头烂额在林莽、在深海、在险峰、在深窟、在淤泥、
在乱岗、在丘坟,一无所获;而在潸然痛悔的泪光中,闪现璀璨
的珍珠滑滚在寻觅者和慈爱者之心的连“线”上!

嘉德看到其中光明的完善、毫无瑕疵,看到新时光的重大意义;
时光分点,在之前与之后被分成有限和无限(因无法预知末日的
极点)的两截,高天又有奇妙的声音降临,在特殊的时空里,光
辉的十字架戳在分点上而炫人眼目,让己的智性暗淡并深识自身
的卑下。



注释:


②此句出自《旧约•创世记》

③《旧约•约书亚记》内有“于是日头停留,月亮止住,……
日头在天当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约有一日之久
之造物者
的作为。

④《旧约•列王纪下》内有“日昝前进的日影,往后退了十度

与《旧约•以赛亚书》内有“前进的日影,果然在日昝上往后
退了十度
的真实记载。

 

                 (4)


                 (5)


                 (6)

                 (7)


                 (8) 


                 (9)  



            第一部

                 第一章











…… 

……

……

……


16

17

18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

……

……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2005年6月—2007年9月创作于北京.颐和山庄

※※选自《葱茏生命岛》 家 馀 / 著


标签:小说、长篇灵语小说、散文、散文诗、
 
诗歌、古诗词、诗语、灵语、慧言隽语、
 
灵性歌词、诗论、灵论、歌词、长篇寓言
 
诗体小说、长篇诗体小说、书信体散文、
 
书信体随笔、散文体小说、思想诗语集、
 
爱情诗语集、散文诗语集、语录体散文
 


      第二部

          第一章












…… 

……

……

……


16

17

18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

……

……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2005年6月—2007年9月创作于北京.颐和山庄

※※选自《葱茏生命岛》 家 馀 / 著


标签:小说、长篇灵语小说、散文、散文诗、
 
诗歌、古诗词、诗语、灵语、慧言隽语、
 
灵性歌词、诗论、灵论、歌词、长篇寓言
 
诗体小说、长篇诗体小说、书信体散文、
 
书信体随笔、散文体小说、思想诗语集、
 
爱情诗语集、散文诗语集、语录体散文
 

      第三部

          第一章











…… 

……

……

……


16

17

18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

……

……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2005年6月—2007年9月创作于北京.颐和山庄

※※选自《葱茏生命岛》 家 馀 / 著


标签:小说、长篇灵语小说、散文、散文诗、
 
诗歌、古诗词、诗语、灵语、慧言隽语、
 
灵性歌词、诗论、灵论、歌词、长篇寓言
 
诗体小说、长篇诗体小说、书信体散文、
 
书信体随笔、散文体小说、思想诗语集、
 
爱情诗语集、散文诗语集、语录体散文
 
 





家馀 (2020-01-17 11:33:52)

《妙悟之解析》


灵语 / 家馀


“你”,也即“地球母亲”——“葱茏生命岛”

(相对于宇宙而言)。 这是分为三部的宏大

深邃的从无到有的创新巨著,富蕴难言难喻而

超越时空之灵境,苦心挖掘灵性底层的“音外

之音”、“音内之音”、“境外之境”、“象

外之象”、“理外之理”、“喻外之喻” 及

“味外之味” !实乃隐忍久远不发,沉埋艰辛

不怠,其旨深屈蔓延而引光彻照终至归综,语

涩虽昧却是伸义明心之作!此作多纳隐语、暗示、

借喻、象征、符号、空白、索悟、待填、期许、

去迹、嵌码、质疑、代指、换相对应、反向置

移等在内!


家馀 (2020-01-17 11:34:50)

《灵语乐流》


作者: 家馀


所拥有的时光实际上不属于己,

靠着赎买而得, 昂贵的赎金却

非己所掏;似是而非的宇宙观

远 离自身混沌意识后,时光便

具备贴紧欲念又似 分离的如水

般或缓或急或荡或涌地流去

——— 逝水年华(时光)!


选自《灵语乐流二集》家馀/著

标签:生命追光,家馀,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