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白鲸、北极熊、北极光之旅(6)

2019年8月9日 – 北极初探第5天

一早起来,又是一个雨天。但这回我们不怕了,来到了极地木屋,每个人都穿上了丘吉尔荒野的防雨衣裤和靴子。

老头老太志高昂,寒风冷雨无阻挡。北极荒野白熊逐,不爱武装爱红装。

出发前,导游泰瑞给我们讲看北极熊的注意事项。最重要的当然是安全。

我们要徒步接近北极熊,危险性还是比较大的。因北极熊奔跑的速度极快,如果受惊,我们肯定躲闪不及。

泰瑞展示了陪同我们的3个导游所携带的防御工具。有手枪的响弹,有烟花枪,有特殊的北极熊最怕的喷剂,都是用来吓跑北极熊的。最后的一招才是枪杀。但是这招基本上没有用过。

登上特制的高高的北极荒原全地形车(ATV: All-Terrain Vehicle)

向北极荒野进军!

险滩河流无阻挡。

置身于浩瀚无垠的绿野,感受着大自然母亲的拥抱,心胸也无限开阔和舒畅起来。

哈德逊湾岸边绿草茵茵,大自然雨露滋养的天然草坪。

大地突然又变成了红色。

好像天然画师为了让我们看到彩色的荒野,在这里重重的泼洒了一抹红色。

鸟儿们为这彩色又增添了生机。

不知是什么样的神笔才能画出这样美丽的条纹。

无意中,镜头里也抓住了一只鸟,远远地站在哈德逊湾边。

茫茫无际的,有着不同层次的绿色的原野,像一幅美丽的油画。

如此广阔无垠的空间,没有人烟,没有污染,没有钢筋水泥的建筑,没有车流如织的高速公路,没有人头攒动的游客,只有我们和大自然。。。

草丛里不时出现的白色野花在美丽的画面上更增添了几分宁静。

在这静谧安详的大自然之美中,没有人说话。也许每个人都在用心灵感受,也许每个人都和我一样有难以言表的感慨。

只听列宁同志喃喃地说,真没想到,加拿大还有这样一片宝地。这要在中国,早就向荒地要粮了。

 

忽然,导游发现了一只在河滩上散步的北极熊。所有的人立即下车步行。然后,导游指挥我们排成长蛇纵队,逆着风向,从侧面静静地向北极熊迂回。

行前导游训话时就说过,排成纵队是为了使北极熊将我们看成是一个窄小的物体而不至于特别惊恐。北极熊的嗅觉也是很灵敏的,所以要逆风而行。

哦!看到了!在水边的薄雾中。

是吃饱了,在悠闲的散步?还是在寻找猎物?

导游说, 这是一只母熊。难道她在找男朋友?

导游告诉我们,在夏季,北极熊喜欢待在在水里或水边,因为它们很怕热。它们也常常靠在烂泥里打滚来消暑。所以,夏天的北极熊都很脏,看起来像灰熊。

其实,北极熊的皮肤是黑色的,它们的毛发是透明的,在阳光或白雪的反射下看起来是白色。

这只熊好像发现了我们,突然站了起来,好像在向我们示威。

我们真的离它很近。

导游说,我们和熊的距离必须在在100米以外。近了就危险了。

 

木屋的瞭望台上来报,说是水边另一侧还有一只懒熊在睡觉,好像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动。

继续前进,去看懒熊。

三辆车驶过布满石头的河水。导游下车插上标记,避免回来时迷路。

懒熊果然还在那里睡觉。

不过它好像已经醒了,睁开了眼睛。

打个哈欠,伸个懒腰,

四处看看。

不好,有情况!它好像看到了我们,站了起来。

做出了准备逃跑的架势。

我们都屏住了呼吸,谁也不敢吭声,生怕将它惊跑。好在“首长喝了口水,又躺下了。。。”

我们赶紧撤退。很抱歉打扰懒熊的美梦。

 

傍晚,天终于放晴了。队友里有人下载了北极光状况APP,报告说,今晚很有可能看到北极光。

导游们对北极光早已看够,嘱咐我们,如果谁睡不着觉,愿意等着看北极光的话,请随意,他们就不奉陪了。

但是最先看到北极光的人,要到大厅里按一下按钮,通知住在绿房子里的导游。然后,值班的导游会起来招呼所有愿意看的人出来看。

导游的头儿泰瑞说,我是不起来了,让马克来吧。马克今年刚到这个木屋当导游,只好干别人不愿意干的活,值这个夜班了。

尽管我非常期望能看到北极光,可是还没有到睡不着觉的状态。反而睡得很沉。

在睡梦中被列宁同志叫醒,快起来!北极光来了!

接着,就听见走廊上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后来列宁同志告诉我,他睡到半夜醒来,到走廊上观察情况,见黑暗中坐着一个人,把他吓了一大跳。原来是A将军睡不着觉,手握相机在坐等北极光。

后来据A将军说,她看到北极光后,牢记导游教导,先去按了按钮,可是将按钮按坏了,也没有人应声。最后,还是F将军的室友素跑到另一侧,将所有人叫醒。

哇!好美啊!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亲眼看见北极光。以前读过到冰岛或北欧去看北极光的游记,好像很辛苦,很多时候只看见一点点。

而现在,这绿色的长龙就在我的头顶翻腾。一时间,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极光是这样的迷人,仿佛是在梦幻之中,自己被那铺天盖地的神奇的色彩笼罩。那飘飘渺渺的绿色、紫色、蓝色、红色,橘黄,那星光闪闪的天空离我是这样的近,仿佛伸手可触。

极光不断地变换形状和颜色。忽明忽暗,时而像一柄绿宝石般亮绿的利剑刺向苍穹,

时而像红蓝绿色的孔雀开屏,那亮晶晶的满天繁星和一道道飞扬的流星在孔雀的羽毛上闪闪发亮。

时而像抛向空中随风飘逸的纱巾,而我就是那拽住纱巾的一角,将它抛向空中的人,

时而像太空垂下的窗帘幔帐。

时而又变成了仙人手中的拂尘,掸去丘吉尔荒野标牌上的尘土。

瞬间,又变化成绿色的风暴席卷浩瀚的夜空。

所有的人看着这一奇观都兴奋地忘乎所以。

我们来丘吉尔以前,知道夏季看极光是要凭人品的,所以谁也没敢炫耀,对能否看到极光都保持低调。

但是我知道,大家都在心中默默祈祷,可能也极力做好人好事来感动上帝。

上帝好像也知道我们人品爆满,对我们特别关照,让我们如愿以偿。

我们不仅看到了极光,而且看到了这样绚丽、宏伟、长久的极光。看极光心愿已了,这辈子不会再专门去看极光了。

震撼人心的极光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尽管许多人都拿着相机,大都没有照出好片,糊的比较多。

只有A将军和F将军两位摄影大师,虽是第一次拍极光,却都拍出了极品。

F将军照出了漫天的繁星在极光的照耀下烁烁闪亮。

两位将军还免费义务地为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拍了极光下的留影。

团里有一个美国“二”姐。说她二,是因为她总是和别人抢拍照的位置。特别是在橡皮艇上,看到白鲸,她会将别人从船边挤走,她好拍照。还动不动炫耀她的低档水下相机,我可以在水下拍的,她总是说。

其实她老人家岁数已不小了,叫她二妈或二奶更合适。但是这两个名称都有了特殊含义,您懂的。

二姐用她的防水相机自然没拍着北极光。两位将军也大度的为她拍了个人照。

第二天,当A将军向大家展示她拍的极光照时,我看见二姐两眼直瞪瞪地盯着屏幕,口中念叨,真有摄影高手啊!

从此,二姐不敢再二!

将军们的丘吉尔美照震惊了所有的人。回来后,丘吉尔荒野的人还专门采访了A将军,发表了一篇博文《北极熊木屋的夏季观熊之旅惊爆七人团》(Group of Seven Surprised by Summer Polar Bears at Nanuk)

大师级摄影大片 -- 这是美国中国老头老太第二次征服丘吉尔!

也感谢两位大师,为我们留下了永远的纪念。

我们头顶上的北斗七星竟是这样清晰。而我们7个人却缺了一个。

别以为这张照片是列宁同志拍的,因为他不在镜头中。他刚刚看到极光后,就钻进被窝里熬心灵鸡汤去了,怎么叫也不起来。

人家也玩了一回潇洒 – 看到了极光就行,照不照相都没关系哈。

 

<< 追逐白鲸、北极熊、北极光之旅(5)





予微 (2019-11-17 08:26:56)
太太太美了!六月的极光,人品爆棚啊。
我们定了明年一月,最冷的时候去看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