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白鲸、北极熊、北极光之旅(4)

 

2019年8月7日 – 北极初探第3天

早饭后,导游卡罗开车带我们继续游览丘吉尔小镇。

丘吉尔的坟地比较特殊。因为小镇人口稀少,又与世隔绝,这里没有殡仪馆和火葬场。镇上的人死后,就是在这里举行简单的仪式。没有棺材,埋葬的也很浅。因为地下都是岩石,很难挖下去。庆幸这里是次北极地区,气候寒冷,才不会有大问题。

哈德逊湾岸边的巨石。

在丘吉尔附近很少看到树。因为冬天凛冽的北风很硬,这里的树都是一面有树枝。没有树枝的那面就是北面。

这里的树也长不大。卡罗说,别小看这棵叫“莉莉”的树,她已经有80多岁了。

在明尼托巴博物馆也有一个窗口展示只有一面有树枝的小树,这是次北极地区针叶树的特点。

这是一驾在1979年坠毁的小型货机。由于飞机运载量大,又装运过猪,所以她有一个可爱的名字 – 小猪小姐 Miss Peggy。

1979年11月13日,小猪小姐由于超载,出现了故障。机组人员企图迫降,却坠落到了这块岩石上。庆幸的是,3名机组人员虽有两人受了重伤,却都奇迹般生还。

这里,已经成了丘吉尔的一大旅游景点。只是在以前的游记照片里,飞机上还没有画。不知什么时候,哪位艺术家在坠毁的飞机上留下了这么美丽的画面。

丘吉尔有一个特殊的设施,是专门用来给那些在居民区搞破坏的北极熊关禁闭的。人们都叫它北极熊监狱。

闯入丘吉尔小镇伤人的北极熊大都是刚离开母亲独自生活,涉世尚浅,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熊。它们哪里知道招惹了人类的后果!

人类当然要比熊类聪明,这些就是给不守规矩的北极熊下套用的熊笼,里面放上海豹油或猪油,馋嘴的北极熊就会上当,被圈在笼中,再被关进监狱。

北极熊被捕以后,被关押在这里,不给饭吃。当然也没有招供同伙之类的刑讯拷打,更没有刑场英勇就义。只是关上个数十天,给它们点教训。

我们到来时,正赶上管理员收拾监狱,整理内务,门是开着的。导游卡罗特别兴奋。这可不容易啊!很少有人看到里面。咱们真幸运。她说。

这圈熊的监狱还蛮宽敞嘛!

北极熊一般在这里要关上30天左右。等哈德逊湾结冰了,就用直升机将它们空降到冰上释放。

(照片来自丘吉尔画册)

只是我不知道四肢发达,头尖脑小的北极熊是否有足够的智商记住被关押的教训。

也许,北极熊感谢人类为它们减肥,还教会它们空降的本事,自然不会再来骚扰啦。

美国中国老头们正在研究怎样将那位老是缠着我们的加拿大医生诱捕进熊笼。

 

威尔士王子堡Prince of Wales Fort是在1717年哈德逊湾公司HBC驿站的基础上扩建的。1919年被正式称为威尔士王子堡。

城堡在丘吉尔河西岸。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HBC的皮毛贸易。有意思的是,这个城堡一直就没有停止过修建,直到今天,还是在修建。好像它的使命就是为了修建。

城堡的形状很好看。从网上下载了一张全景。

城堡上有42门大炮。

登上城堡。

1782年,法国人发动了哈德逊湾远征,目的是破坏HBC的贸易。三艘法国战舰向威尔士王子堡发起进攻。

当时堡垒里住着39人,都不是军人。堡垒总督一看不妙,立马挂白旗投降。

导游讲到这里笑了。盖了多年的堡垒和42门大炮从来就没有用过。

我也笑了。在加拿大住过几年,这样的故事听多了。这就是加拿大人的可爱之处吧。

这没有荣誉没有骄傲的堡垒没有太大意思,周边的野花却异常美丽。只知道粉色的花是Fire Weed, 黄色的花不知道叫什么。

来前还担心已到夏末,恐怕看不到成片的野花了。没想到靓丽还在。

 

快到中午时分,我们登上小游轮观鲸。

游轮观鲸需要河水涨潮时分,不能太早。所以一直等到中午。河水已快涨到港口的水线了。

在游轮上有些晕船,还没有在橡皮艇上感觉好。

A将军幸运的拍到了灰色的只有一个多月的白鲸宝宝在妈妈背上的照片。

成群的白鲸总是跟着有人声的游轮。

哈德逊湾和丘吉尔河交界的地方形成了一条白色的水线。

 

我们直到下午四点才吃上午饭,因为这是一顿特殊的午宴 – 丘吉尔荒野公司的老东家邀请我们到他的家里,由他的夫人亲自掌勺,款待我们。

昨天,当导游卡罗告诉我们这个午宴时,很是激动。你们真的是很幸运。被邀请到他家里吃饭的游客并不多。她说。

后来知道,我们这7个美国中国老头老太引起了丘吉尔荒野公司的注意,老东家是特意请我们的。别的团员都是沾我们的光。

在做旅行策划时,读了很多关于丘吉尔荒野公司的故事,我对老东家夫妇并不陌生。但是见到他们本人,还是很兴奋。

老东家叫道格,在丘吉尔生活了一辈子,从事极地探险旅游业已有40多年了。丘吉尔荒野公司的创建就是继承了他的事业。

道格的妻子海伦是一个加拿大以至于北美都略有名气的畅销菜谱作家。由她亲自为我们下厨,我们也够牛的吧!

这是道格和海伦的家。房子建于1949年。他们的三个女儿都是在这栋房子里长大的。

大女儿和女婿是丘吉尔荒野公司的创始人和老板。女婿在上世纪80年代时,在道格的第一个极地木屋当导游,爱上了这个地方,也爱上了道格的大女儿。

两口子接管了父亲的木屋,又买下三个木屋,建立了丘吉尔荒野公司。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道格的二女儿和小女儿也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

海伦还有一个大儿子,刚出生就让人抱养走了,直到2005年才找回。这个儿子是家里的老大,东家大少。

这个东家大少我们很熟悉,因为他是我们车上的见习导游,和我们已经相处快两天了。

东家大少50多岁了,才决定回家加入家族企业,所以成了见习导游。如果不是到他家吃饭,我们真不知道他是个富二代。

老东家有18个孙女,4个孙子,还有几个重孙,至于是几个,他就记不清了。

孙女孙子有许多都在丘吉尔荒野公司做事。有的是中学生假期打短工,有的是正式职工。

我们吃饭时,道格的一个孙女,他的三女儿的女儿,就在帮厨。后来她和我们一起飞到了极地木屋,在那里打工,打扫房间,端菜端饭,帮厨洗碗,什么都干。从小姑娘身上,丝毫看不出富三代的架子,很招人喜欢。

看到老东家的子孙们都很低调,任劳任怨地在自家公司做事,心里总是很感概。这可能就是真正的企业家大款家庭和中国的土豪家庭之间的区别吧。

席间,道格给我们讲了很多北极熊的故事。在丘吉尔这个地方,北极熊伤人的事时有发生。

一天深夜,他突然听到街上的嘈杂声,出去一看,才知道是几个醉酒的人在街上遇到了北极熊。邻居听到呼救,拿了把铁锹跑出来冲着北极熊挥舞,想把它吓走,不想大熊反而向邻居扑来,抓伤了他。

后来还是别的邻居开枪吓跑了北极熊。道格开上飞机,将受伤的邻居运到温尼伯的医院,才捡回一条命。

道格有自己的私家飞机。过去开飞机运游客,现在没有了运游客的执照,还能驾驶自己的飞机运货。

那飞机出故障怎么办?这穷乡僻壤的到哪里去修啊?我又问了一个傻问题。

小毛病我自己会修理。如果遇上大问题,就要请温尼伯的修理工开着飞机过来修理了。

牛吧!

宴会在隆重的、融洽的、热情的、快乐的、友好的气氛中结束。

美中方老头老太的代表列宁同志教会了东道主道格同志用中文说“谢谢”。道格同志很认真,让列宁同志在纸上写下“谢谢”的发音,然后反复练习“谢谢,谢谢”。

有没有搞错啊?人家老东家宴请我们,是我们应该说谢谢,现在反而是老东家不停地在说谢谢。这列宁同志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的痴呆严重的传染给了道格同志。

美中老头老太和老东家夫妇郑重合影留念。

海伦还送了我们每人一本她出版的菜谱。我们连吃带拿啊。

听我说她做的面包好吃,后来还让大儿子东家大少将她独创的桶制面包的食谱带给我。真是可敬可爱的老东家。

 

饭后,已是夕阳夕照,退潮时分,又去划皮划艇。

本来,今天的安排是浮潜Snorkeling,和白鲸一起游泳。可是今年5月加拿大政府刚刚颁布了一项法律,在白鲸出没的地方,禁止下水游泳或浮潜,禁止触摸白鲸。所以旅游公司取消了这项活动。

尽管不能和白鲸同游,有了一点小小的遗憾,还是为加拿大政府的法律叫好。我们不应该为了一己的快乐而破坏生态环境。

昨天4位勇士划小艇都很开心,说是根本没费劲,胳膊一点都不疼。极力窜弄我们三个没有划过的今天也去划。

我和列宁同志也决定去试试。

可是到了岸边,列宁同志又改主意了,因为风很大,又下起了小雨。今天这个船可不好划。他说。

没想到,这还真是个英明决定。

这回,我们的橡皮艇没有等到所有的小艇都下水,就先出发了。

比起昨天来,水面不是平静的了,波浪起伏。我们在橡皮艇上感觉不大,但可以看出小船浮动很大。白鲸们好像不怕风浪,还是围着小船嬉耍。

刚离开港口,就听导游卡罗喊,有人竖船桨了。不好,落水了。快!开过去!

划艇训练时,就已经告知,如遇危险或落水,将船桨竖着举起,就会有人来救援。

顺着橡皮艇行驶的方向,果然看见有人掉水里了。

靠近小船后,那人游到我们的船边,试图上来,卡罗也俯下身子拉他,可是试了几次,他都上不来。最后还是船长在船边放了一个小梯子,那人才爬了上来。

上来才看清楚落水的人,五大三粗的,还穿了一身贴身防水衣,看起来很专业。这样的人掉在水里?真让人难以相信。难道真是应了那句俗话,淹死会水的?

落水的人是另一家旅游公司的游客,让他们的船接走了。我们的导游和船长都意识到今天水面风浪大,还是及早结束为好。

和公司联络后,我们的橡皮艇就开始向远处开,招呼我们的人尽早上岸。

忽然听见有人大声唱歌,原来是东家大少。

我们的船赶紧开过去,告诉他抓紧时间回去。没想到我们的船刚掉头,就听卡罗喊起来,又有人掉水里了!哎呀,我的上帝,是格兰(东家大少)!

将这位东家大少救上来。他可惨了,没有前头那位那样的防水衣,他浑身都湿透了。想想自己穿着毛衣、羽绒服还觉得很冷,掉进冰水里浑身湿透的滋味一定更不好受。

接连救起了两个落水者,突然为我们的老头老太担忧起来。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们?

看不到我们团队的人,导游卡罗也开始担忧起来。

又向远处驶了一会,看见两个年轻后生,也不是我们团队的,但他们让风浪吹着飘向更远。看他们很费力的和风浪抗争,赶紧让他们抓住船边,带了他们一程。

直到开进港口避风的地方,才看见UFO夫妇的小船,而A将军和老L,一看大事不妙,早已上岸。

这老头老太,在关键时候一点都不痴呆了,充分展示了“姜还是老的辣”的优秀素质。

后来听说,根据天气预报,今天的划艇项目本应取消的。但是旅游公司有人坚持试试,不要扫了游客的兴。这才有了3人落水和我们奋不顾身、英勇抗浪、奋力救起2人,流传千古的动人故事。

这会儿,我才明白了为什么兰西船长昨天说没风就是好天。

不过在港湾里划船的老头老太们说,白鲸好像也不喜欢风浪,成群的聚集在港湾里,围在他们的小船周围,伸手可触,也过了一把瘾。

 

<< 追逐白鲸、北极熊、北极光之旅(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