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债(5)-- 傻子

    子祥脾气好, 可是总能和木灵杠上:”亏你想得出来, 莎子, 还不如省事儿点叫傻子. 莎莎别看在外面谦和, 在家早以文人自居,  一天到晚, 满嘴的仁义道德, 从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到马丘必瞅, 从希罗多德到王明阳,再从上官婉儿到李清照,先贤文人的史书词话直讲得我头晕目弦。 没办法,我也跟着看了看《明朝那点儿事儿》, 否则显得咱太俗, 她本来烧一手好菜, 可这两年总念叨吃素, 一周也下不了两次厨房, 要不是不武在家, 估计我们家真的不见荤腥了.”
   “吃素健康, 还有, 我说怎么觉得你最近多了点儿文艺范儿. 不追剧啦?” 木灵接着拿子祥打趣.
   “当然追,  不能忘了老本行, 好不容易孩子们大了, 咱想看啥就看啥, 不象莎莎每年都有限量, 好则三个, 少则一个没有. 苦行僧似的, 图个啥呀, 都这把年纪了.” 子祥抱怨.
    莎莎看着老公, 笑而不语.
    齐琪凑到莎莎耳边: “考虑了一下, 还是没叫钟心惠, 希望你不介意.”
    莎莎:”你有你的原则, 她有她的执着, 我读佛经七年了, 一切遂缘,  不必强求. 我认识的所有人都问过我同样一个话题: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和钟心惠是朋友? 我最近认真想了想, 我和钟心惠有一个共同点:比较真实, 忠于诚实为本.”
    齐琪:”饶着弯地损人, 钟心惠真实? 那我, 仙仙, 木灵不真实? 好吧, 你真实, 我刚开始认识你时还有些不习惯, 可仙仙, 木灵没少说你好话, 惟独你信任的钟心惠, 没少诽谤你,  到头来, 你还信任她, 你到底是傻, 还是真的菩萨心肠, 想超度钟心惠? 据说佛不比上帝, 也有做不到的三件事, 其中之一就是做不到度无缘的人, 你还是省省心, 修身养性吧。我觉得你的真实对己对人公平合理,  甚至你为别人比自己想得更周到. 别想着度钟心惠了, 我们认识十五年了, 我可看不出她有什么变化, 如果说她真实, 那也不假, 完全以自我为中心,  拿着不是当理说,  为了自己说得头头是道, 为了别人永远是利字当头,要不就是力不能及.  别告诉我:你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我自己觉得比她好多了.”
    齐琪给大家添上热茶, 莎莎轻声说:”如果钟心惠说的我的不是是真, 我喜欢不喜欢已经不重要, 我的不完美使然, 她有什么不可说的, 我不怪她. 如果钟心惠说的我的不是是假, 造谣的结果是诋毁她自己的人格, 自毁名誉. 有则改之, 无则加勉. 何乐而不为? 再者说了, 我相信你的智商超群, 情商远远在我之上,  分得清是非曲直. 最后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我又何必和钟心惠计较.”
    齐琪:”我们都因为钟心惠的谎言误会过你, 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她在你面前造谣中伤过我们, 人老了, 不想再去勾心斗角, 对她还是敬而远之. 你想度她, 也别太执着, 小心她把你拖入俗世孽海永世不得翻身.”
    莎莎一口茶水差点儿喷出来:”我自己尘缘未了, 不需要拖也出不了世, 我还等着钟心惠来度我, 她已经吃素五年了, 我对她的俗性不多说, 你自有定论, 可是她脱俗的一面我是看得到的, 也许这就是我欣赏她的原因.”
    齐琪:”如果钟心惠脱俗, 我们岂不是半仙儿了, 仙仙都吃素十年了, 也没谁说她脱俗, 各花入各眼, 你今天生日, 我不跟你争了, 把孩子们叫下来, 吃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