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下

从美国的西岸加州搬到美国的东岸新泽西,这是一个横跨美国的搬家。这次搬家也应该说是我在美国30多年最大的一次搬迁,不论是从距离上还是从时间上来说都是最长最久的。

决定了搬家,也不是说搬就能搬的。我飞去了东部前后三四次,都是为了去看房子,看是否我们可以买到价格合理,又能够住得很舒适且学区好的房子。总的来讲东部的房子对我们来讲是太便宜了,皆因硅谷的房价实在太高。把硅谷的任何一栋我们拥有的房子卖了,去东部都可以买一个非常大也非常舒适的房子,且还是顶尖的学区。
 
当时先生的公司,有很好的relocation package, 就是说,你把居住的房子卖了,他们帮你付所有的费用包括经纪的6%的经纪费。如果你要卖掉的房子,价格比你所买进时的价格要低,也就是说你有亏损的话,公司还要帮你补偿10%的总房价,当时先生的一个同事住在硅谷的foster city,他们因为两三年前才买的那个房子,而当时的foster city的房价在往下走,所以他们就有所亏损,可是公司帮他们弥补了这个亏欠,还把他们所有的费用也都付了,这样他们把房子卖了等于一分钱没有亏,然后就去东部买了一栋更大的房子,而东部买房子,公司也帮他们付他们好几万块的钱,可以拿来付首期的,还有呢,最好的就是头五年,你贷款还按揭的这个payment里所有的利息,公司帮助付五年,第一年可能是所有的利息,逐年递减,要知道美国的按揭算法,头一年利息付的最多,这样的一个诱惑确实也使得我们很动心,想着我们也可以把这个史丹佛小城里的小屋卖了,到东部换一栋大宅子,况且我们的小屋是赚钱的,那时距离我们买下来大约五年不到,已经涨了百分之八九十了。但那可是我第一个自己设计用心装修的房子,有些舍不得,放到市场上去挂牌卖,一下子看房的人如潮水涌入,然后就有人出价了,还跟我们讲价,因为房子我们做得很现代很漂亮,本来也不大愿意卖掉,这一讲价我心里就更不舒服了,一下子我就决定不卖了。我把房子放到租屋市场,也是人潮如水,几乎立马就租掉了,而且价钱也在我们想象的之上。
 
这样的我们搬到东部就有了暂时的想法,硅谷的房子留着,总有一天要回加州!
 
当时,我也有了在家写作的心愿,在硅谷的职业生涯延续了二十多年,那会儿我对职业的热情已经几乎都转移到写作上来了。可是,一是习惯性的忙碌,加上还没做好一个家庭两份收入少掉一个的准备,所以一直也在职场坚守着。东部的生活水准比西部要低一些,最主要是房屋的价钱便宜,搬去东部,我工作与否对我们的生活质量就不会有什么影响了,我可以在家专心写作。这对我来讲也是一个诱惑。加上我们住在西部那个史丹佛的小城,那一年出现了五六起高中生自杀的事件,其中有一个孩子还是我儿子的同班同学。这也促使了我们最后做出决定,从西部的硅谷搬到了东部的大纽约地区。
 
前三次飞来东部看房子,都是看的一个叫Short Hills的小城,那里的高中新州名列第一。第一栋房子不算太大,我们稍微还了点价,不多,一两万吧,被先生的同事一家抢先一步拿走了,他们也是从加州搬过来。第二栋,虽说里面有些需要更新的地方,但是够大,我们出了全价,却被别人加价拿走。第三栋总算谈了下来,可房主又变卦了,说不想卖了。我无功而返,回了加州。
 
先生一个人在东部,周末没事就四处转悠,转到了这个山湖小镇,也是他有两位同事买房在这里,一看就对我说我一定会喜欢这里,森林湖泊,湖光山色,那应该是我喜欢的地方。
 
大冬天的我又飞了过来,一眼看中现在的家的那个玻璃太阳房。还记得第一眼看见那个玻璃房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有着一份孤寂,可太阳一照,那暖暖的阳光洒在玻璃上,却是无比透明的温暖,当即就拍板买下来。
 
一住就是九年,这九年里,曾经有过一次机会回加州。那时,先生的公司又一次关闭了东部的分部,他被那家位于尔湾生产肉毒杆菌的医药公司聘雇,我们差一点就搬去了那里,可女儿不愿搬了,儿子已经上大学去了,最终我们没动窝。
 
一直想等女儿上大学,我们就搬回加州去。真的女儿去读大学了,我们全家也一起回加州好几次,探望那里的亲朋好友,依然觉得加州气候好,但是也觉得搬回去或许也不是最后的结果了,东部也有东部的好处。暂时俩孩子都在东部,我们在这里住着也很舒服。
 
可近四千尺的房子两个人住,觉得空荡荡的,大概空巢就是空落落的感觉吧!为了躲避美东的寒冬,我去拉斯维加斯买了个过冬的小屋,就是不要太大,我没时间也没精力打扫,那里的清洁工也便宜,一个月让她去打扫一次,我冬天去住三四个月。这样就更觉得回加州不急在这一时了。
 
本来是想过个两三年,等儿子医学院毕业,他一直也说要回加州做住院医,那时, 我们就一起班师回府。谁知道忽然看到湖边一栋小屋,让我曾经有过的面朝湖水,书写诗句的想法又泛了上来。想当初刚搬来美东,每天早晨,一睁眼就是绿色的森林,感叹自己住在童话世界里,但也真是熟视无睹,九年下来,森林的绿意见惯了,无动于衷了,想看着湖水过日子,我也知道这是自己在喜新厌旧,可人的一生就这么几十年,既然湖水也是我的一个梦想,就对先生说让我圆梦吧!
 
他说好。
 
能在湖水边住多久?不知道,又何必去计算,多久都是生命中的缘分。
 
 
从头读起: 搬家 上
 
 
 
 





余國英 (2019-10-20 13:27:47)
張愛玲得的可能是過敏症,吃點不須医師處方櫃枱上出售的治過敏的药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