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秦淮》

《十里秦淮》

文/ 山泉水

获洛杉矶中国70华诞征文比赛诗歌类一等奖

 

月下、蛙鸣

桥拱下晕开的调色板

一幅斑驳陆离的画面

平铺十里秦淮

碎步借手机张望着

天下文枢的踪影

轻抚着秦淮河里

依然涌动的血脉

 

江河弯弯,时光荏苒

历史浓缩成一叶缓缓移动的画舫

游进了记忆中的一道苇帘

沉甸甸的船身摇摆

碧绿与灰蓝交融的河水

仿佛显现才子佳人的身影

渗透着琴棋书画的典雅

 

历史是时光的印记

秦淮河是印记的承载

秋瑟落叶下

垂柳依旧轻抚着岸墙

藏着诗香的破损拱桥

看尽了人间的沧桑

麻木地伫立在时光的尘埃里

不能缄口,却也无言

 

秦淮河的沉默

笼罩在驾船人紧锁的灰白眉头

被剥夺了棹桨的老翁

还剩多少怀念可以

刷新昔日的点滴

还有多少憧憬

容得下日月的阴晴圆缺

 

时光如果倒流

抑或化为一瓣桃花

飞向时间对岸的金粉楼台

用双手撩开竹簾紗幔

寻觅旧时砚台里流动的一抹云烟

 

但时光没有权利忘记

六朝古城变迁后

这一尊夫子庙前的石狮

依然在同一个位置

静静地注视着秦淮河

带着每一段历史缓缓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