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中欧三国掠影(十一):布达佩斯(2)

 

布达佩斯原来是多瑙河两岸的两个城市,西岸的叫布达,东岸的是佩斯。1873年,两个城市合并,才有了今天的布达佩斯。

我们的住处在西岸的布达。旁边就是城堡山。

出门走几步,就看到了上山的缆车。

正想着要不要乘缆车上山,一个黑人小伙迎上来,问我们要不要乘小车上山。小敞篷车是跳上跳下形式,可以随意在固定车站上下。票价是7欧元。

这个车正和我意,省得乘缆车上去还要走路。二话没说,交钱,跳上。

 

城堡山的名字来源于山上的城堡,也就是古老的王宫。

王宫始建于13世纪。最开始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城堡,后又改建为王宫,为历代王室居住之地。

几百年过去,又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重创,此地早已不再是王宫。幸而经过修复,城堡得以保留下来,被列入世界遗产。

在河对岸看王宫的全景,才会感到她的壮观。

现在,这里汇集着布达佩斯历史博物馆,匈牙利国家美术馆,塞切尼图书馆等文化机构,将匈牙利历史,艺术,文化,展示并保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正好碰上穿着传统服装的骑兵交接仪式。

这个著名的匈牙利神鸟图茹尔的雕塑,怎么也要照一张。

传说正是这只神鸟为7个游牧部落的匈牙利人带路,走出亚洲草原来到这里定居,从此开始了匈牙利王国的历史。

 

这个不怎么起眼儿的二层小楼竟是总统官邸山多尔宫。从2003年起,匈牙利的总统就在这里办公和居住。有时这里还在周末开放,供游人参观。

不知咋地,突然就想起了在古巴看到的卡斯特罗官邸那一眼望不到边、十公里长的院墙。同样是国家元首,真是人比人得死啊!

 

在城堡山上眺望多瑙河上的塞切尼链桥。河对岸是佩斯区的圣史蒂芬大教堂。我们曾在教堂顶上遥望这里。

相机随便一拍,就能照出明信片般美景。

河对岸的国会大厦。

圣马休大教堂。在近处反而没有在对岸拍摄的全景好看。

世界闻名的渔夫堡。

这个据说是茜茜公主曾住过的城堡已修饰一新,丝毫看不出她是1905年的建筑。

从河对岸照的圣马休教堂和渔夫堡。

城堡里有勇士的雕塑。

也有莫名其妙的真人扮演的怪物。

列宁同志在城堡山上视察铁锈斑斑的大炮。

乘跳上跳下小车来到城堡山下,看到几尊巨大雕像。好像是一个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展览。

看到旁边有一个高档餐馆,正好肚子饿了,就走了进去。请侍者推荐地道的匈牙利餐。端上来的鸡肉就是这个样子。

不得不说,这是我们在匈牙利吃的最难吃且最贵的一顿饭。

 

雄伟壮观的匈牙利国会大厦是布达佩斯的地标性建筑。它矗立在多瑙河东岸,是在1896年,匈牙利建国1000年时动工,1902年建成使用。

在网上预定参观国会大厦的票,因要打印出来,没有成功。听说旅游旺季票很不好买,要排很长时间的队,有时还会一票难求,要等几天。

所以就起了一个早,准备赶上8:45第一个英语导览游。

本来出门过塞切尼链桥,再走一段路就会到国会大厦的。可是列宁同志楞说国会大厦另一边的桥看起来更近。再说,他不愿走老路,要走另一座桥。

没想到,一路小跑,走了近四十分钟才上了另一座桥 - 玛格丽特桥 Margaret Bridge.

到桥上一看,咦?怎么住处门口的塞切尼链桥看起来比这个桥近多了?

这其实是一个普遍的视觉误差的错误。列宁同志当然不会承认错误。他的话就是真理。

悲惨的结果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我们没能赶上第一批的英语导览游。

好在不是旅游旺季,根本没有多少人,也不用排队。买了10点钟的票。正好有时间吃早饭,到周围闲逛。

国会大厦的建筑风格是哥特复兴式。据说有大约10万人参加了建设。它是世界上第三大国会大厦。内部有691个房间,全部台阶加起来有20公里长。

大厦前的科苏特广场有很多雕塑。这是蒂萨伊斯特万纪念碑Tisza Istvan Monument。


科苏特Kossuth Lajos(1802-1894)的雕像。科苏特是匈牙利的革命家,政治家,民族英雄。这个广场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粗大的旗杆下,卫兵持枪保卫着国旗。

大厦内部导览游的票价是21美元,参观时间是45分钟。匈牙利政府也很会赚游客的钱啊!

国会大厦内部装饰奢华。顶部都是黄金装饰。

到处金光灿灿。

据说建筑中用去了40公斤黄金。

众议院大厅是用来举行议员会议的场所。大厅里有438个皮革座椅,呈环形布置。

大厦内部走廊的墙上装饰着众多劳动人民的雕塑。

大厦内部允许拍照,只有中间的穹顶大厅里禁止照相。因为那里陈列着匈牙利的传国之宝王冠。有专门的卫兵把守。只许看,不许照。

只好远远地照一张王冠陈列室了。

在大厦里还有一个展览,展示国会大厦的建筑设计和过程,也很有意思。

这张照片记录了大厦采用了当时非常先进的取暖和通风系统。

 

出来后,问列宁同志,你知道匈牙利的历史吗?他答,匈牙利的历史最复杂,就是一锅粥。

哦,那我这个不喜欢历史的人正好有借口不用大费笔墨在这里装模做样的胡诌人家的历史啦。

其实,匈牙利的历史很好记,只要记住96这个数字就可以啦。因为,匈牙利人是在公元896年在这块土地上定居,建立了匈牙利王国的。

1896年,为纪念建国1000周年,开始兴建英雄广场和周边建筑,大众公园和地铁。同年,开始了国会大厦的建筑。

国会大厦的圆顶高96米,从正门外第一个台阶起,到穹顶大厅也是96级台阶,象征着896年的定居和1896年的千年纪念。

 

在布达佩斯住了三晚。每天晚饭后,都要到多瑙河边散步。布达佩斯的夜晚,好像比白天更有魅力。

站在塞切尼链桥上遥看灯光灿烂的国会大厦,列宁同志突然喊起来,你看那天上是什么?

只见国会大厦上空有许多闪亮的小点在移动,没有规则,不像是人工所造。是鸟哎!列宁同志又是一声惊呼。

真的是鸟!可是这是什么鸟呢?身上的羽毛在闪闪发亮。后来特意问过几个导游,都说听说过此事,但不知是怎么回事。可能我们的灵觉更强些,才能看到这一奇观?

夜幕中的布达王宫。

静静的多瑙河和山上的渔夫堡及圣马休大教堂。

塞切尼链桥桥头的雄狮。

夜晚,塞切尼链桥上有许多散步看夜景的人。听到列宁同志在和人打招呼,又靠在桥栏杆上胡侃。喊了半天,他才跟上。一会儿,又和另一个人哈罗、你好的,纠缠了半天。

你怎么和谁都侃啊!我说。

那俩人都是小偷,是一伙的,列宁同志说。啥?我吓了一跳。你咋知道?

他们身上都有酒气,让你以为是喝醉了,其实都是在身上撒的酒。嘴里一点酒味都没有。我和他聊天,聊着聊着,他一支手握着我的手,另一只手就伸到我裤兜那了,让我一下给挡了回去。列宁同志淡定的说。

你闲着没事招惹小偷干啥!我急了。

我就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他说。不和他们接触,我怎么了解民情?怎么破案?他又加了一句,也不知是调侃还是一本正。

没想到,即在巴黎地铁力战法兰西扒手之后,列宁同志又在布达佩斯智斗匈牙利小偷,再次有惊无险。

但这小小的插曲丝毫不影响布达佩斯的美丽和我们对这魅人夜景的痴情。

 

<< 金秋十月中欧三国掠影(十):布达佩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