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债(4) -- 心结谁人解

  “恐怕来不及了, 不武学校有活动, 我提前答应了去做义工的, 麻烦你叫不武和托尼出来, 我们马上就走. 要不, 我还是进去, 和齐琪打招呼.”
    脱下三寸高根凉鞋, 带着一席凉意进了富丽堂皇的琪宇轩, 一缕薄荷的清香悄然袭来, 莎莎贪婪地一吸了口气, 抽回手, 抱了抱仙仙:”最近长了点儿小肉肉, 不错吗? 总算长得象成年人了.”
    仙仙挥手把莎莎的胳膊推开:”得了吧你, 真以为我是天山童姥, 这四十五岁以后, 浑身噌噌地长肉, 势不可挡, 下次你见我, 搞不好我就成仙人球了.”
  “说我那, 还真快成球了.” 木灵袅袅娜娜地迈着大长腿从厨房走过来, 后面跟着齐琪, 她嘴巴鼓鼓的嚼着, 手里端着一大盘开口笑:”知道莎莎喜欢吃, 专门一大早儿做的, 不好意思, 我先尝了两个, 太好吃了.”
  “我们马上要走, 子祥哪里去了, 我们要去不武学校的募捐活动, 不能每次都晚.” 莎莎念叨着.
  “募捐活动, 改到下周了, 昨天发的EMAIL, 反正你不常看邮件, 落伍了吧.” 木灵用张餐巾纸拿了个开口笑递给莎莎, 是那熟悉的香味儿, 她咬了一半, 慢慢地嚼着:”非常感谢, 你的手艺越来越好, 真令人佩服, 不象我, 好吃懒做.”
  “得了吧, 你说自己懒, 还给不给别人活路啊?” 木灵神气活现地说, 一对棕黄色的眉毛在发帘儿后若隐若现地跳动着.
  “你纹眉了? 怎么选棕黄色? 挺美的, 你皮肤白,  什么颜色都好看.” 莎莎说着在高凳上坐下来, 拿起了第三个开口笑, 细细地嚼着. 高高的天花板上, 电扇不慌不忙地转着, 木灵在后门旁的躺椅子上吃水果, 她吃东西时爱砸吧嘴, 在别人看来那叫一个香.
  “现在似乎大家公平了, 都到了知天命之年, 家里空巢的或半空巢的, 日子悠闲了不少, 可是不公平的是莎莎和齐琪怎么可以逆生长, 越活越年轻.” 木灵半真半假地抱怨.
  “灵儿说这话, 我爱听, 二十岁时说三十岁再化妆, 到了三十岁又说四十岁再化妆, 四十岁时记性差, 忙孩子, 三天两头忘记化妆, 四十八岁时不文去上大学, 想孩子时哭得稀里哗啦, 无意中习惯了天天化妆, 显得年轻, 不代表年轻, 所以最近索性回到素颜,活得真实纯粹。 还有, 你不小心把仙仙得罪了, 这里她年龄最大, 但看上去可不比咱们老.”  莎莎吞下第五个开口笑, 打趣儿地说.
   仙仙的脸小, 轮廓似少女, 这几年由于兼了个第二职业比较忙碌, 脸也憔悴些, 不过更加成熟稳重了. 她一个人忙来忙去, 好象她是这里的主人, 给每个人准备了一杯大麦茶.
“谢谢仙儿, 那我们不去慈善活动, 美美地坐这儿喝茶? 上苍如此厚待我, 有几位美女相伴, 青茶香茗好不开心.” 木灵说到激昂之处, 在齐琪脸上着实地亲了一口.
  莎莎微笑着, 继续吃开口笑: 以我二十多岁时在国内吃半斤蜜三刀的经验, 今天这一盘开口笑估计是保不住了, 谁想吃, 快上手, 否则, 就不一定有份儿了.”
  齐琪喝了口茶, 柔柔地说:”可着劲儿吃, 管够. 我做了一上午, 厨房里还有三盘, 吃不完,走时带上.”
“真的, 那我也可以吃几个.” 子祥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突然出现莎莎背后, 把花瓶递给齐琪, 抓了两个开口笑, 放到嘴里, 转身变魔术似的捧过来一个水果蛋糕.
“五彩楼的蛋糕! 看来今天必须破例了, 一年不吃的甜食今天都补上.” 仙仙夸张地一个舞步滑过, 去厨房拿刀切蛋糕.  一路飘香, 是香奈儿可可小姐香水淡淡的青草香。
  五彩楼, 钟心惠如今只吃这家的甜品. 而她却不再和四仙子有交集. 五年了, 四仙子活动时不再叫她, 她口头上说不在意, 偶尔还是会提提过去的快乐时光, 说仙仙心计多, 木灵太重利, 而齐琪自然是个性太强等等, 十五年, 翻来覆去的几个人, 几句话, 莎莎听烦了, 听厌了, 听怕了, 劝也劝过, 但没有用, 钟心惠的心结只有她自己能够解开.
     仙仙的心计多不多, 莎莎看不透, 但仙仙无处不在, 满屋子都是她忙碌的身影, 把三个妹妹照顾得无微不至. 在齐琪家她才反客为主, 说是心疼齐琪, 让她休息一下下. 满满的关爱, 这样的心计, 多些何妨.
  “莎莎, 咱们这几个人里, 你是唯一的文青, 说说知天命的感想.”, 木灵给大家满上茶.
  “谢谢你们给我过生日, 我理工女一个, 算不上文青, 活得越来越糊涂, 惭愧啊, 别说天命, 自己的命都不知道沦落何处, 最近感受最深的就是特别感恩, 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满怀感激地开始新的一天. 与众男士休战已久, 完全找不到战斗的契机和斗志. 一天到晚, 自由散漫, 执迷不悔, 全力享受生活.” 莎莎风轻云淡地说.
  “子祥, 是这样吗? 你们莎莎真的要成仙了.” 木灵大叫.
  “真的, 我觉得你说的成仙只是一种可能.” 子祥喝了口茶, 深沉地说.
  “那另一种可能呢?” 仙仙迫不及待地问.
  “早期老年痴呆.” 子祥一本正经地说.
    莎莎微笑不语, 木灵可不客气, 使劲推了子祥一把:”瞎说, 我认识的人不少, 莎莎应该是最不易得老年痴呆的, 她认的字比你嗑的瓜籽多, 她读的书比咱们四个人加一起多, 人家可是博士后,  而咱们充其量只是个博士,  莎莎文采那么好, 我想从今天起, 称她莎子, 在咱们这个圈子里, 她与海子, 松子, 等诗人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