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债(3)-- 茶余饭后

“莎莎, 你了解钟心惠, 她处处和人辩论, 除了你谁说得过她, 我一般不讲话, 偶尔说话也不争辩, 你评评理,  她天天说我爱抬杠, 没有的事儿.”
“王垒吃菜, 这是你的不对, 找莎莎评理, 她难道不向着闺蜜, 而偏向你? 忍着点儿, 咱爷们儿, 度量大.”
“子祥, 娘们儿怎么惹着你啦?  莎莎从没投靠过怨妇团, 还以为你是真君子,其实是我们莎莎心胸豁达, 不与男人一般见识.”
王垒同情地看看子祥耸耸肩,  耐心地把豆瓣鱼的刺剔掉, 分放到大家的叠子里:”趁热吃, 少说话.”
“什么娘们儿, 爷们儿, 吃饭, 走人, 谢谢王垒, 豆瓣鱼真不错, 你们两个爷们儿一起吃肥肠, 否则我要逼钟心惠吃了.”
“估计除了你谁也逼不了钟心惠, 她这八年如一日地吃素,  这最近又开始念佛, 我看着玄乎.” 王垒满脸无辜.
“读佛经不错, 王垒, 你也可以一起读.否则你这精神境界就赶不钟心惠了.”, 子祥边喝茶, 边半开玩笑地说.
“读经难不倒我, 我妈信佛,我姐是基督徒,佛经和圣经我都能读进去,问题是无肉不欢, 我这辈子也甭指望吃素了, 还是多做些接地气的, 精神境界我就不贪恋了.” 王垒一粒一粒地捡豆瓣鱼吃, 津津有味地嚼着.
“不武的电话, 我接一下.” 莎莎左手端着茶杯, 右手拿电话, 微笑着:”问问齐阿姨要不要我买两个菜带回去? 不要啊, 好的, 我们7:30去托尼家接你,再见. “
“托尼最近怎么样?” 钟心惠问:”据说离婚对青少年影响很大, 虽然他表面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托尼挺好的, 跟爸爸, 妈妈的关系都比以前好些, 成熟些了, 做不少家务, 人家还学了几个新菜, 好吃着那. 不武喜欢吃托尼做得饭, 放学后经常去托尼家,  一起做作业, 晚饭也在托尼家吃, 齐琪不闲麻烦, 我也没意见.” 莎莎吃下最后一块白菜, 擦擦嘴巴, 慢慢喝着茶, 看着其他三个人吃东西.
   钟心惠是认识的人中, 吃相最好的一位, 一是嘴巴长得好, 二是小时候有老人调教过, 小酌清茶, 淡享青菜, 东挑西捡的把桌上的蔬菜吃得精光.  剩下的豆瓣鱼王垒带回去, 炸大肠归莎莎, 红烧肉归子祥.
   “再见, 我们去托尼家接不武.” 付完帐, 莎莎和子祥匆匆离去.  钟心惠和王垒手牵手站在前台边的鱼缸边看着五颜六色的热带鱼自由自在地游玩儿, 鱼儿吐个气泡, 他们两个傻气的对视一笑, 不急不慢地走出餐馆.
  心慧张开双臂近乎贪婪地呼吸着室外新鲜的空气:“喜欢吃中餐,却为中餐馆的味道头疼, 真希望附近有个洗人的地方,象洗车一样,从一头走进去,里面又冲又洗,最后吹干,出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王垒握着太太的手:“象迪斯尼的吹干亭也可以,每个象电话亭大小,人穿戴整齐地进去后一摁开关,十分钟的程序启动起来, 两分钟冲水,两分钟上往头上身上吹干燥洗涤剂,三分钟冲水,最后四分钟吹干。”
心慧:“这样也好,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香气宜人,而不是一身扰人的菜味儿。”
她皱皱眉头,王垒当年就是爱上了这个会大笑会皱眉头的女孩子, 二十年过去了,那份爱和当初一样炽烈,多了分安静和持重。 他下意识地过去问问心慧:“头发上味道比较重,衣服上还行,要不咱们回家,换衣服,洗个澡。”
“只能这样了。”心慧说着,上车,打开所有窗户。
  光碟里正放着齐豫唱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
  看着窗外鳞次栉比的店铺,心慧的脑海里浮现出周庄那家置于深巷中不起眼的三毛茶楼, 字幅上些:一盏清茶,一洗尘心,吃茶去。凡尘闹市,心如此浮躁缭乱,茶可当真有如此疗效?
  拐弯后市井败落很多, 五毒都难吃(voodoo donuts)店前排着长长的队,为了吃,人的耐心可以发挥到极致,心慧对这些人好生敬畏。
 
托尼家门前,  仙仙的宝时捷也在,  木灵的红色小跑车规规矩矩地停在车道正中间. 子祥停好车, 莎莎看着子祥从驾驶座经过车前绕到客座一侧, 子祥深情地给莎莎开车门,  看着华灯初上的琪宇轩, 莎莎不由得心思如潮, 往事如烟缥缈不可追忆, 她幽雅地迎着金秋的晚风走向琪宇轩.
琪宇轩是莎莎十五年前给齐琪和邓宇的家起得雅号, 当时他们是朋友们中换房最早的, 那年房市好, 四十五万买的房子, 现在值七十万, 搬进去时三个人, 现在两个, 邓宇五年前去了加州,  开始两年不错, 每两周回来一趟, 第三年大周末才回来, 第四年回来过两趟,  第二趟把离婚手续办了, 去年没回来, 孩子齐圣每逢假期都去找爸爸, 加州补习班多, 孩子去了妈妈也放心, 趁机出去旅游, 竟然当起了背包客, 让莎莎羡慕不已, 她是朋友中最喜欢徒步的一个,  日后一定要和齐琪一起去背包游.
门前的金盏花在晚风中轻轻摇摆, 招手欢迎熟悉的客人, 莎莎迟疑了一下, 回头问子祥:”钟心惠不需要别人的怜悯, 齐琪不需要, 我们都不需要.” 然后, 不等子祥有什么反应, 优雅地按了门铃. 子祥眨着丹凤眼无辜地看着太太, 手里的钥匙耍得叮噹响, 和隔壁邻居家的风铃声遥相唱合. 莎莎微笑着冲着对开的大门发呆, 仙仙探出头来:” 莎莎亲爱的, 子祥, 门开着, 快进来.” 她伸手来拉莎莎, “手这么凉, 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