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三)

 

转眼就到了1941年,雨绸在几个月后,就将从鲁艺毕业了。 这时,当初接待雨绸几个人第一天来延安,并为他们安排工作的杨四方大姐,突然被调来给学员们当生活政委。 雨绸听到这个消息真高兴,而且杨大姐很快就安排跟学员们一个一个地面谈,帮他们解决实际的生活困难,并交流思想。  雨绸也在一个下午被杨大姐叫到了她的屋里。  

“报告,杨政委!” 雨绸在门口规规矩矩地立正敬了一个礼。 

“陆雨绸啊?快进来!” 杨政委热情地说。“来,坐下,喝水。怎么样?这两年延安生活,练出了两手老茧吧?” 杨政委哈哈笑着说。 

雨绸不好意思地笑了:“杨政委,我不怕吃苦,愿意接受锻炼!” 

“好啊!” 杨政委说: “其实呢,吃苦只是一方面,关键要从心里亲近党,靠近党,争取早日成为党的一员! 我来就是要关心你们这些年轻人,帮你们解决困难,改造思想,让你们早日成为我党合格的艺术工作者。你的身世,我基本上了解了,我也给你说说我的身世,这样咱们互相了解,怎么样?”  

雨绸点点头。 杨政委说:“我是一个封建重男轻女思想的受害者,我排行老三,上边有两个姐姐。 我娘生下我来一看又是个女孩,我爹就把我抱到水塘要溺死。” 雨绸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封建礼教,重男轻女,你这个北平的大小姐可能不懂啊。 我们村里,别说三丫头,二丫头被溺死的都多着呢! 我爹可能当时也不那么坚决,就把我扔到水塘边上,没往里扔,然后扭头要走,我扑腾扑腾手里攥住了一根漂在水上的苇子根,幸亏我爹回头看了我一眼。他一看,那苇子根白生生的,形状就像男孩的小鸟,” 雨绸听到这里脑子嗡的一下,恨不得站起来就想走。 杨大姐笑了:“这姑娘,从来没听过一句糙话吧? 这算什么,你听我给你说。 我爹觉得我是个招弟儿,把我捞出来抱回家了,这么着,我才活下来。 活是活下来了,弟弟我也给招来了,我娘第二年就生了弟弟。 然后我的苦日子可就来喽! 唉,都不说了,就说我为啥从家跑出来吧,他们要把我嫁给一个四十岁瞎眼的老光棍,然后用我的彩礼给我弟弟娶媳妇。我就跑出来了,就到了延安。 党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党给了我新生!”  

雨绸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吭哧了半天,才说:“杨政委,你太不容易了。”  

“咳,现在看看也没啥。 这不,前些年组织上给我安排让我跟老徐结婚,我一开始还不乐意,嫌老徐岁数大。 可是他是战斗英雄啊,咱不跟英雄结婚跟谁结婚? 总比那瞎眼老光棍强吧?  我就结了,这不,老徐带着我进步,我现在也入了党了,也当上政委了。 还是组织安排的婚姻好啊!” 杨四方意味深长地看着雨绸。 

雨绸只好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她搞不懂新政委把她叫来,难道就是说这些家长里短的吗?  杨四方又问:“你今年,十八了? 那个延河边上跟你遛弯的是谁?”  

“哦,报告政委,我刚刚满十九岁。 你说的那个人叫严瑞祥,是延安抗大的学生,我们在北平是同学,一起参加过抗日活动,我们一起来的延安。” 雨绸说。 

“噢。” 杨四方目不转睛地看着雨绸。 沉吟了一会儿,她说:“你现在演出任务不重。 我倒是有个任务想交给你。“  

雨绸站起来,一个立正:”是!请政委下达任务!” 

“哎呀,坐下坐下。” 杨四方笑着说,“是这,中央的领导同志们,还有我们带兵打仗的首长们,他们都非常辛苦。我们在后方,不但要照顾好领导们和首长们的生活起居,而且要丰富他们的文化生活,这样他们才能在后方得到足够的休养,才能更好地上阵杀敌。 你说是不是?”  

雨绸郑重地点点头:“是要给首长们演出吗? 我愿意参加演出!”  

“不是演出,是参加一些文艺活动,比如给首长们办办舞会,教他们跳舞。 这也是你们这些新干部认识首长的好机会呀。”  

“可是我不会跳舞。” 雨绸说。 

“你那个什么琴都能学会,跳舞有什么难的? 我安排人教你。 从明天起,你每天晚饭后到第二教室报到,训练跳舞十天,然后等待任务!”  

“是!” 雨绸站起立正说。 

以后的十天里,每天晚上有一个女老师来教雨绸跳交谊舞。 很快,雨绸就掌握了基本的三步,四步,伦巴和简单的探戈舞。 又到周日晚上的时候,杨政委走进来:“陆雨绸,任务来了。 今晚你到中央办公厅大礼堂参加舞会,还有另外四名女同学和你一起去,半小时后出发。你今天的任务,是教军团六十三师的吕师长跳舞!” 说罢,把一身裙子放在了雨绸面前。 

五个女孩子各自穿着裙子,一起在初夏的延安小路上往中央办公厅礼堂走去,她们很少有穿裙子的机会,突然这么多姐妹一起穿裙子出去,都高兴得像春天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笑个不停。 一路上,她们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在延安, 任何女性都是非常惹人注目的,何况是这样一群正值妙龄,穿着飘逸长裙的艺术学院的女学生!  

被这么多男性尾随,围观,搭讪,注视,让雨绸又慌乱,又欣喜,女孩子的小小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这时,瑞祥跑过来:“雨绸,你去哪儿啊? 不去延河边了?”  雨绸说:“我今晚有跳舞任务。” 瑞祥说:“哦,好,那,你完成任务后早点回宿舍。” 然后他站在那里,看着雨绸,这个他一直爱慕的女孩,一步步走出了他的视野。

中央办公厅礼堂是由原来的基督教教堂改制的,宽敞明亮,舞场的地也像鲁艺大礼堂一样,是青砖铺成的。 舞会上的人,绝大部分是男人,都穿着蓝灰色的八路军制服,有个别的三五个女生,用腰带把制服腰身收紧,或者用红色蓝色的布做成假领子翻在制服外边,就成了舞场上耀眼的明星。鲁艺的五个女生穿着长裙一进来,瞬间引起了一阵轰动,似乎在延安贫瘠的黄土地上,绽放出了艳丽的花朵! 当时大家穿的鞋,都是自己做的布鞋或者草鞋,而鲁艺的女生们,却是用各色的布条订在旧鞋底上,用他们的巧手做出五彩缤纷的凉鞋!  这些姑娘像是给沙漠里注入了甘泉,给黑夜里带来了明珠,顷刻间让整个舞厅活跃起来! 

雨绸突然看到,左碧云竟然也在舞会现场!  雨绸赶紧跑过去:“碧云!你怎么来了? 我还以为只有鲁艺的女生呢。 你们中央医院也接到跳舞任务了?”  

碧云苦着脸说:“没有! 什么任务啊,是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廖副师长,找了我们医院政委,叫我来的。”  说着,一个粗犷的,穿着八路军军服的男人走过来:“左护士,这是你的朋友啊? 都这么俊!” 雨绸赶紧礼貌地敬礼打招呼,然后看着碧云无奈地被那个人拉去跳舞了。 

这时,两个军官模样的人向雨绸走来,其中一个说:“你是陆雨绸同志吧? 我是你们杨政委的爱人老徐。” 雨绸赶紧敬礼:“首长好!”  那个姓徐的军官指着旁边的那个人说: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是军团六十三师师长吕战国同志。 他可是有名的战斗英雄啊,十四岁就扛枪打仗!他打鬼子的故事,打土豪劣绅的故事,那是三天三夜讲不完!” 

“首长好!” 雨绸又敬了一个礼。 这个吕师长,面色黝黑,目光有神,个子很高,站在那里像一个铁塔一样。 他窘迫地对雨绸微微点了点头,嘴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 

“老吕,带兵打仗你是这个,” 杨政委的爱人老徐一挑大拇指,“可是这跳舞,你可得跟小陆同志好好学啊。 这可不是不怕死就能学会的,我可说好了,你今天晚上不是什么师长,你就是个小学生,一切行动听小陆同志指挥!”   “是!” 吕师长憨厚地笑着回答。 

“小陆同志,我把吕师长可就交给你了,你要保证教会他跳舞。 能不能完成任务?!”  

雨绸只好一立正:“保证完成任务!”  

杨政委爱人笑了:“稍息稍息,跳舞不是走正步,别这么紧张。 我还忙着呢,我先走了。”  

吕师长说:“陆雨绸同志,你喝水吗? 我去给你倒杯水?”  

雨绸一边说:“我不渴。” 一边看了看周围,她发现,鲁艺来的其他几个女同学们也都像她一样,每人都被安排了首长跳舞。 雨绸本能地觉得有些情况不妙,但也不好说什么。 

吕战国说:“那咱们开始吧?”  

 

相关链接: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二)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一)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九)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八)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七)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六)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五)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一)






关令尹 (2019-08-05 03:53:42)
事实上,对于女生而言,延安并非历练之所。在超高性别比(1:30?)的保护下,她们在延安的生活水平虽比不上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却也不比内地一般城市差。作为舞会公主,她们的择偶自由其实大得超乎想象,上可嫁领袖,江青就是最好的例子,下可嫁暖男或小白脸,比如茅盾的女儿沈霞。爱权爱才爱俏,姐儿大可任取所需。相比之下,她们的男同学可就惨太多了……
牧童歌谣 (2019-08-05 15:22:47)
谢谢留言, 不幸的是,很多延安女生并没有嫁得心上人,这里的陆雨绸和她的初恋情人就是命运多舛。 同意您说的,投奔延安的男生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