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中欧三国掠影(六):克拉科夫(2)

 

在克拉科夫这样的历史名城,没有任何波兰历史知识的我们,如果毫无目的的瞎转,不仅浪费时间金钱,还会使旅行毫无意义。

在做旅行计划时,在网上找到了一家克拉科夫当地导游公司,雇了一个私家导游。

导游艾莉莎准时到我们的公寓门口接我们。得知我们已经去过中央市场,就直接带我们上了瓦维尔城堡。

瓦维尔城堡在老城边上的瓦维尔山上,是波兰的皇宫, 也是波兰最古老的宫殿之一,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

导游告诉我们,从14世纪到16世纪末,波兰皇室在此居住。那个时候,克拉科夫是波兰的首都。

1596年,首都迁到了华沙。部分皇室成员仍在这里居住至1609年。

这是三个通往瓦维尔城堡的大门中最古老的一个门-瓦萨门。

城堡里的大教堂初建于1020年,是波兰的国家圣殿。

在近千年的历史中,教堂几经破坏,多次修复、增建,集中了数个世纪的多种风格。

教堂里陈列着历代波兰国王和克拉科夫主教的古棺。教堂里不允许拍照。只记得里面有一个银棺。导游说,银棺里是国家守护神圣斯坦尼斯劳斯的遗骨。而他的头骨存在另一个地方。

教堂里还有波兰女王雅德维加(Jadwiga)的画像和她的遗物。导游给我们讲了雅德维加的故事。

雅德维加是匈牙利和波兰国王路易一世的女儿。她的父王没有儿子。1382年,路易一世去世后,年幼的雅德维加被母亲送到克拉科夫平息动乱。

其实那时的雅德维加还不到10岁。但是,她的善良征服了波兰人民,天主教会和波兰贵族。1384年,11岁的雅德维加正式加冕成为波兰的国王。

1399年,年仅25岁的雅德维加因难产而去世。让波兰人民永远记住这位年轻的女王的,是她捐献了自己所有的珠宝首饰,用以资助克拉科夫大学。

克拉科夫大学成为欧洲最古老的大学。而正是这所大学,培养出了伟大的天文学家哥白尼。

这就是皇室居住的地方。

周围是古老的兵营。

导游一边走,一边指给我们看屋檐上的龙头。

啥?我们中国人自称为龙的传人。难道波兰人也信龙?

导游看出了我们的疑惑,给我们讲了波兰的龙的传说。据她说,这里龙的传说有好多版本。她讲了最流行的传说。

那时,瓦维尔山下,有一条臭名昭著的恶龙。它特别喜欢吃年轻的少女。如果每个月村民不进贡少女给它吃,它就会杀害村民,吞噬牲畜。

国王也想杀掉这条龙,可是他派出的勇士都在恶龙吐出的烈火中丧身。

无奈,国王允诺将他美丽的女儿赐婚于能够打败恶龙的人。

一个叫Skuba的穷鞋匠学徒决心要试一试。他在羊肉中塞了硫磺,放在龙洞外。恶龙吃下后,口渴难耐,不停地在河边喝水。它的肚子涨得越来越大,最后爆炸了,恶龙死了。

Skuba成功了。他迎娶了国王的女儿。当地人民也过上了没有恶龙作恶的生活。

所以,波兰的龙是邪恶的化身。但是不知从何时起,龙却成了克拉科夫的吉祥物。

为了纪念这个广为流传的民间故事,在瓦维尔龙曾经的洞穴处——瓦维尔大教堂和瓦维尔城堡所在的山脚下,树立起了一座会喷火的瓦维尔龙雕像。每隔10分钟,龙嘴就会喷火。

克拉科夫每年还要举办火龙节等庆典活动。

俺也真就弄不明白了。这么一条恶龙,咋就变成吉祥物了呢?

瓦维尔山下,就是维斯瓦河。导游告诉我们,维斯瓦河是波兰最长的河流,其流域面积占波兰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二。

 

从瓦维尔山下来,导游领着我们在老城中漫步,细细解说每一栋有历史意义的建筑和每一条古老的街道。许多都是我们自己瞎逛根本不会注意到的地方。

列宁同志先前独自来到克拉科夫,跟在了一个政府资助的对游人免费的导游后边,也看到听到了不少。也许是因为他对克拉科夫一无所知,觉得小伙子讲的也不错。

但是导游艾莉莎让他彻底服了。她是我们旅行中最好的导游,他说。生平第一次,他没敢和导游抬杠–水平相差太悬殊了,不敢抬!

导游领我们走到这个看起来破旧的楼房前,指给我们看上面的字–哥白尼旅馆。

哥白尼?难道是那个提出日心说的哥白尼?我们兴奋起来。

是的,导游说。哥白尼是波兰人。他毕业于克拉科夫大学。

这栋楼在数世纪前是教会教士的住所。哥白尼有教会法规博士学位,曾在教会中供职。每次到克拉科夫执行神职公务,他都会住在这里。

后来,这座楼被改造成了以哥白尼命名的旅馆。别看它外表破旧不堪,它可是个高档酒店。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首脑和著名人士,包括英国查尔斯王子,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和他的妻子劳拉都曾在这里下榻。

 

圣彼得圣保罗教堂Church of Saints Peter and Paul。

导游告诉我们,这个教堂建造于1597–1619年,是克拉科夫的第一座巴洛克建筑。

克拉科夫有120多个教堂和礼拜场所,被称为教堂之城。历史悠久的罗马天主教堂以及修道院的丰富,使这座城市在历史上被誉为“北罗马”。

那在社会主义时期,政府允许去教堂吗?我禁不住问。

导游说,那时的教堂冷清了许多。可是90年代后又兴旺起来。

那你去教堂吗?我又问。不去。她答道。我们这代人去教堂的人不多。

看着我还是疑惑,她又补充说,有钱人就是喜欢把钱用来建教堂,修复教堂。

哦,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教堂,我心想。

从教堂的侧门望去,里面是一个院子。导游说,那是修道院。里面的修女一辈子都不出这个院门。

那她们的吃喝,生活用品怎么办?我又问傻瓜问题了。

她们有厨子采办生活用品。看到那些车了吗?导游答。

建于1079–1098年的圣安德鲁教堂是克拉科夫最古老的建筑和波兰保存最完好的罗曼式建筑之一,也是罕见的现存欧洲堡垒式教堂之一。

 

教皇之窗。

导游告诉我们,出生于克拉科夫附近小城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是一位深受克拉科夫人喜爱和崇敬的教皇。他曾任克拉科夫的大主教,在这座主教宫里居住。

当他在1978年当选为教皇,即将离开克拉科夫的前一晚,许多市民聚集在宫殿窗户下,希望与教皇见面,得到他的祝福。教皇就在这个窗前与民众见面交谈。从此这个窗户就被称为教皇之窗。

每次教皇回到克拉科夫,他也会在教皇之窗与民众见面。直到2005年去世。

我们来到的前一天,2018年10月16日,正是教皇纪念日。许多教徒来到这里举行祭奠。窗户上的瓷砖画像也第一次揭晓。旁边的花坛上放满了鲜花和蜡烛。

 

<< 金秋十月中欧三国掠影(五):克拉科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