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中欧三国掠影(五):克拉科夫(1)

 

克拉科夫Kraków是波兰的第二大城市,也是波兰皇家的古都,历史名城。有人说,在波兰,你如果只有机会游览一个城市,那就是克拉科夫。

克拉科夫距奥斯维辛只有60多千米,乘公共汽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大多数游客住在克拉科夫,到奥斯维辛一日游,大半天就可返回克拉科夫。

而我们是反其道而行之,先到了奥斯维辛,再游克拉科夫。

从奥斯维辛到克拉科夫的公共汽车票是15个波兰币。车上有一些游客,但大部分是当地人。沿途停了不少站,到最后,还有许多乘客没有座位了,站在过道上。

总的感觉是,波兰人很懂礼貌,有秩序,在车上也没有人大声喧哗。

列宁同志在头一天已经乘公交车到克拉科夫独自游了一天。对波兰的公交车颇有好感。

那天他坐在司机旁边。正好司机也是个侃将,操着半拉子英语和列宁同志胡侃。说是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这当然又是列宁同志得出的波兰人民幸福指数高的证据啦。

在克拉科夫的第一站是犹太社区。  

犹太社区是个古老的社区。六百年前,大批犹太人来到这里落户。当时的波兰国王卡齐米日大帝对犹太人表示欢迎。这里由此成为当时欧洲最大的犹太社区。

建于15世纪的犹太会堂。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在克拉科夫的25万人口中,有6万是犹太人。今天,只有137个犹太人还住在克拉科夫。

今天的犹太社区里,居住的已不是犹太人,店铺也不是犹太人经营。只是人们还是习惯的称这个社区为犹太社区。

九十年代初的好莱坞大片,荣获七个奥斯卡金像奖的《辛德勒的名单》使克拉科夫闻名于世。辛德勒的工厂就建在这里,电影也是在这里拍摄的。

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奥斯卡·辛德勒,这位拯救了上千犹太人的德国人。为他竖立了塑像。

中央集市广场是克拉科夫旧城区的主要广场, 已经有760多年的历史了,是欧洲最大的中世纪广场之一。

广场上最高的建筑是圣母圣殿,也叫圣玛丽亚教堂。教堂建于14世纪。

正聚精会神拍照,忽听列宁同志喊,快看嘿!塔顶上有人吹号。

啥?我怎么没听见?

将镜头拉近看塔顶,还是什么都没看见。气得列宁同志都没了脾气。

其实他说得对。每隔一个小时,就会有号手在钟楼上吹号。这是为了纪念一位13世纪的号手。他在蒙古人袭击城市时,在教堂塔顶吹号发出警报,却被弓弩刺中喉咙。人们为了纪念他,将在教堂塔顶吹号的传统持续至今。

可惜我没听到号声,也没看到号手。只是好奇现代号手这个职业 –- 每隔一个小时吹一次?

 

广场中心是有着文艺复兴风格的纺织会馆,其年龄和广场不相上下。现在这里是旅游纪念小商品市场。

广场上的市政厅钟楼是克拉科夫历史博物馆的一个分馆。钟楼是1820年以前老市政厅唯一留下来的部分。它的地下室在中世纪时是带有刑场的监狱。

真不知道中世纪的人为什么要将监狱、刑场建在繁华的市场中心。听起来很瘆人的。

老城区最靓丽的一景,就是这豪华的游览马车了。驾车的是清一色的美女,不是车夫,而是车妇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克拉科夫所受损伤较小,因此城中的古迹大多没有遭到毁坏。老城区在1978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正巧赶上当地的一个文化节。广场上不光有美食,手工艺品展销,还有免费音乐会。

 

我们住的公寓和老城只隔着一条街,没事就到老城转悠。

整个老城被这条林荫大道环绕。沿着这条林荫大道绕城走一圈大约要一个小时,可见老城规模。

林荫大道外是一圈草坪。草坪外是市区的公路。

秋意浓浓。

许多人都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美好的秋天。一般在这个季节已经很冷,已经开始下雪了,而且天总是阴沉沉的。

而我们在这儿的几天里,每天阳光灿烂,也不太冷。真是幸运。人品极好。

清晨,又来到广场,看到一对新人在拍结婚照。

衷心地为他们祝福。祝愿他们的一生会像这金色的秋天一样烁烁闪亮。

 

<< 金秋十月中欧三国掠影(四):小城奥斯维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