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

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 牧童歌谣 著

 

终于,胡同里没有声音了,瑞祥小心翼翼探出头,看到那个男子躺在地上, 两个日本浪人已经不见踪影,他才把雨绸松开。 雨绸头发凌乱,衣服纽扣扯坏了一颗,一只鞋子也甩了出去。 她已经哭不出声音,只是颤抖着流泪。 

瑞祥正要扶雨绸起来,突然看到临街的胡同口有一队巡捕经过,正是早晨遣散学生的那些巡捕兵。 瑞祥放下雨绸,一边飞跑过去,一边喊:“日本人杀人了 !杀人了!”  巡捕们闻声停下来,那个大队长拦住了跑过来的瑞祥:“你这小王八羔子,老子没抓你,你还不识好歹,还给我闹事儿?”  

“杀人了,日本人!就在那条胡同,头砍下来了,就在那里,你看!” 严瑞祥语无伦次地说。 

大队长一挥手,一队巡捕跟着他走进那条中国男子惨死的胡同。 顷刻间巡捕们都嘎然而止,大队长面如死灰,他嘴唇绷得紧紧的,制止了还在不可控制地大声叫唤的严瑞祥:“人死为大,在死人面前别这么大声叫。 孩子,你先回家吧,这儿交给我来处理。”  

然后,大队长转向手下说:“你们两个回衙门找侦缉处立案,查死者身份,你们两个在这儿守着现场,不许离开。 其余人,在周围巡逻,有什么异常立刻报告给我!”  

说罢,他挥手把严瑞祥带离了尸体,走到雨绸的那个胡同口。 严瑞祥从地下扶起雨绸,大队长问:“凶手你们看见了?”  

“看见了! 是日本人!”  

“你跟凶手打照面了?” 大队长又说。 

“没有,我们藏在这个墙根,他们没看见我们。”  

“那你怎么知道是日本人?!” 大队长突然变了脸。 

“我听见他们说日语,他们还穿着日本浪人的衣服,拿着剑!” 严瑞祥着急地说。 

大队长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们俩没事就好,回家吧,别管了。我们自会处理。”   然后大队长对守着尸体的两个巡捕兵喊:“去给叫辆黄包车。” 这样,严瑞祥把失魂落魄衣衫不整的雨绸送回了家。 

李美玉冲进雨绸的房间,一把握住女儿的双肩:“快告诉妈!出什么事了!”  薛妈机警地到门口看门外是否有人。 

雨绸一边哭,一边把上午发生的事情讲给母亲听。 李美玉听罢,问了好几遍:“那两个日本人没怎么着你? 碰都没碰你一个指头?”  确认之后,李美玉重重地在女儿胳膊上打了一巴掌! 雨绸一下子傻了,母亲从来没打过她呀! 

“妈!”  雨绸大哭起来。 

李美玉也流下眼泪:“这一巴掌你活该! 第一是为着你不听妈的话到处乱跑,世道这么乱,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让妈怎么活! 第二是为你不让严瑞祥当众把话说清楚,你怎么他说到那两个日本浪人你就不让他说啦? 让别人怎么想啊?”  

“那妈不也是不让瑞祥说话吗?” 雨绸不服气地说。 

“我是不知道有什么事儿,怕他万一当众说出毁你名声的话,就没法儿回头了,圆不回来了!可你知道什么事儿都没有呀,你就该让他当众说个明白,这是你的名节,知道吗我的傻丫头?”  李美玉简直恨不得再给这个糊涂女儿一巴掌,“你看三院那两个贱货,巴不得你出丑她们才美呢,这下好了,她们指不定要说什么呢!”  

雨绸气愤地说:“日本人当街杀人了! 我们的一个同胞死在我眼前! 我亲眼见到了同胞的鲜血! 妈你还说什么事儿都没有,我真对你太失望了!”  

李美玉不耐烦地摆摆手:“哎呀,小点声儿! 薛妈,你赶紧去跨院,跟厨上说,大小姐喝了安神茶现在全好了,大小姐午饭要吃糖醋排骨和东坡肉。 跟赵妈说,大小姐吩咐把新做的旗袍腰身改瘦半寸,今天晚上就要改好。 还有,告诉首饰店王掌柜,说大小姐今儿晚饭后要看首饰。 记着,都是大小姐吩咐的,不是我。”  薛妈点头去了,她明白,二太太这是要告诉全家,大小姐安然无恙,毫发无损,该吃吃该美美,完好如初。 

“妈! 什么东坡肉,什么糖醋排骨旗袍首饰,我哪儿有那个心啊!” 雨绸简直觉得母亲不可理喻。 

“绸儿!” 李美玉爱惜地把女儿的头发捋顺,“你还小,你不知道人心叵测,世道艰难,女孩家,一步都不能走错,一点污点都不能有。 以后你就知道,妈这是为你操碎了心呀。”  

天津卫洋行买办孙昌林,孙太太和公子孙惠元在陆府门前下车的时候,整个陆家大院已经是张灯结彩,花团锦簇。 陆老爷和二太太到大门外迎接,雨绸站在父亲母亲身后,她穿着一套云紫色的中式礼服,裙摆飘逸,亭亭玉立。在贵气的云紫色中, 她的珍珠发夹,耳坠和羊脂玉手镯闪着幽幽的暗光,给了雨绸一种不张扬却又不可忽视的华贵。 陆老爷走上前去握住孙买办的手,并热情地和孙公子寒暄。 孙太太款款地走前来,和李美玉拉着手寒暄,并将一颗祖母绿送给雨绸做见面礼。 

陆府硕大的会客厅正中,红木大圆桌上已经布置好了从故宫大内高价收藏来的瓷器和摆件,客厅的墙壁和各个角落也恰到好处地点缀着古董字画。 孙太太一边对这个客厅赞不绝口,一边招呼雨绸:“来,雨绸,到孙伯母身边来坐,让孙伯母好好看看,真是个大美人哟!”  雨绸被看得很不好意思。 李美玉说:“孙太太夸奖了,我看孙太太的气度,年轻时不知会比雨绸漂亮多少倍啊!”  

这时男人们走过来,大家互相介绍寒暄。 雨绸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转眸一看,正好跟孙惠元目光相撞,孙惠元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不躲不闪地看着雨绸, 雨绸赶紧低了眼睛。  

午宴十分雅致,从瓷器餐具到辅件摆设,从菜品糕点到佣人礼仪,无不是恰到好处,精美宜人。 李美玉费了很多心思,宴会既要办得排场,给雨绸长脸撑腰,又要不显得太刻意,不要显得在巴结讨好孙家。  这个尺度,李美玉掌握得恰到好处,连孙太太也不住地暗暗赞叹李美玉的精明和聪慧。 

这样的场合,陆府的三太太和四太太是不许参加的,只有当家的二太太李美玉出面。 晚辈中,除了大少爷陆浩庭没有到场外, 大小姐陆雨绸当然是主角。 尚宛儿生的二少爷陆浩楼现在十四岁了,已经像个小大人,懂事地称李美玉为“母亲”,与孙少爷礼貌攀谈,在席间举止得体,落落大方。 二小姐陆雨丝现在十一岁,是个初长成的小美人,继承了母亲尚宛儿的容貌,也继承了尚宛儿的跋扈性格,席间多次抢话,出风头,李美玉只好说:“二丫头今天气色不太好哦,薛妈,快扶二小姐回屋歇歇吧,多挑好菜送到二小姐屋里。”  王守英生的三少爷陆浩阁虽然只有七岁,也在主餐厅入席。这个孩子像他那个丫鬟出身的母亲,会看人脸色,一味迎合陆老爷,又仗着年龄小,招人爱,也成了宴会上的一个焦点,连孙买办都说:“小公子气度不凡,孝顺聪明,以后是个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