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八十七章

坐在后座上的汪老师注意到了刘风的举动,连忙说道:“刘先生,不可莽撞!”

刘风没有理会汪老师,猛地举枪对准已经站在副驾驶位门外的男警员连开两枪,男警员胸部中弹摔倒在地,晕了过去。于此同时,刘风用左手拔出插在腰间的左轮手枪,头也不回地伸出驾驶位车窗开了一枪。刚刚掏出手枪的女警员闪身躲到一旁,胡乱开了两枪,子弹穿过驾驶室,把挡风玻璃打成了网状。

战东被枪声震得捂住了耳朵,刘风径直推开车门跳下车,举起两只手枪对着正退向警车车尾的女警员交替射击着。女警员在慌乱中再也顾不上开枪,抱头躲到警车车尾后,缩成一团。刘风快步走了过去,女警员咬紧牙关躬身站起,刚要开枪,刘风把左轮手枪顶到了她的额头上。女警员僵立在那里,再也不敢做任何动作,她大口喘息着,死死地盯着刘风的眼睛,眼神里流露出恐惧和求生的欲望,泪水在瞬间充满了她的眼眶。

刘风没有扣动扳机,他看着女警员,问道:“(英)你叫什么名字?”

女警员愣了一下,说道:“(英)什么?”

刘风重复道:“(英)你叫什么名字?”

女警员轻声说道:“(英)安吉拉。”

刘风继续问道:“(英)多大了?”

安吉拉说道:“(英)二十二岁……”

刘风又问道:“(英)刚毕业?”

安吉拉微微点头。

刘风说道:“(英)把枪扔掉,慢慢地。”

安吉拉扔掉了手里的枪。

刘风说道:“(英)用手铐把你自己铐到车窗边框上。”

安吉拉犹豫了一下。

刘风说道:“(英)安吉拉,我不想伤害任何人。请你照我说的做,好吗?”

安吉拉无奈地从腰间掏出手铐,把自己的左手铐到了警车敞开的车窗边框上。刘风把两支手枪插回腰间,捡起安吉拉的格洛克手枪,退掉弹匣和枪膛里的子弹,把枪分解后扔到远处。

刘风从安吉拉身上搜出手铐钥匙,塞进裤兜,对她笑了笑,说道:“(英)如果你能学会微笑的话,你会更漂亮。”

随即,刘风转身跑回吉普车,跳上了驾驶座。

战东对刘风吼道:“你他妈的疯了?敢杀警察?”

刘风一边开动汽车,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他们都穿了防弹衣,我用的是开花弹,打不穿防弹衣的。没事儿,他们死不了,最多身上留下点儿淤青。”

这时,刚刚被刘风打倒在地的男警员苏醒过来,他挣扎着坐起身,掏出格洛克枪对准吉普车的后车胎开了两枪。车胎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响,立马瘪了下去。吉普车在路上七扭八拐地行驶了五、六米,撞到路旁的一棵大树上停了下来,刘风在惯性的作用下一头撞到了方向盘上。

男警员踉踉跄跄地跑到吉普车旁,举枪对准刚刚推开车门想要下车的刘风,喊道:“(英)别动!”

刘风晃动了一下还有点晕的头,突然伸出左手抓住男警员手里的枪,用手掌顶住枪口,用力推动格洛克手枪的套筒连同枪管向后方滑动了一公分左右。男警员本能地扣动扳机,但是枪没有打响。刘风顺势攥紧枪身把枪口扭向一旁,同时用右手从腰间拔出CZ手枪。男警员见状连忙放开格洛克手枪,用双手抓住刘风持枪的右手,在吉普车门框上连撞两下,刘风吃痛松开了手枪,他恼火地抡起左臂,用手里的格洛克手枪握把砸向男警员的太阳穴。男警员挨了重重的一击,松开刘风的右手,身体摇晃着后退了两步。刘风跟上前去一脚踹到男警员的腹部,男警员仰面朝天摔倒在地,刘风用格洛克手枪对准了他的头部。

警车旁的安吉拉大喊了一声:“(英)不!别开枪……”

刘风瞥了安吉拉一眼,稍稍偏转枪口,冲着男警员头部的地面连开两枪,被子弹溅起的泥土撒到了男警员的脸上。

男警员用双臂护住自己的面部,情不自禁地发出胆怯的喊叫声:“(英)不,不……”

刘风沉声说道:“(英)滚!”

突然,又一下枪响,一发子弹擦过刘风的耳边飞向远处。刘风被吓了一跳,转头循声望去,正看到在不远处,杰克趴在一辆黑色福特越野车后举枪向他瞄准,刘风蹲下身躲到吉普车的轮胎后。

战东趴到吉普车的驾驶座上,探出半个头来,对刘风说道:“哥们儿,什么情况?怎么玩儿起枪战来了?”

刘风说道:“你俩赶紧下车趴地上,别躲车里……”

话音未落,杰克又连开两枪,一发子弹击中吉普车的车身,另一发子弹把后车门玻璃打得粉碎。原本坐在后座上的汪老师发出一声哀嚎,抱住脑袋躲到了座位下。

与此同时,三辆警车鸣着警笛从不同方向赶到现场,成品字形围住了吉普车和安吉拉的警车。六名警员分别跳下车,持枪躲在车后。

其中两名警员用枪对准杰克,喊道:“(英)放下枪!”

杰克撩开衣襟,露出挂在腰带上的徽章,喊道:“(英)我是国家安全情报局的杰克!自己人。”

两名警员掉转枪口,和另外四名同事瞄准了吉普车。

安吉拉冲警员们喊道:“(英)不要开枪,这里还有平民!”

战东从驾驶座爬出吉普车,趴到刘风身旁的地面上,低声说道:“需要帮忙吗?”

刘风看了战东一眼,咧嘴一笑,说道:“你拉倒吧!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别跟着趟这浑水了。”

战东说道:“要不,我当你的人质?咱俩抢一辆警车跑?”

战东指了指安吉拉,继续说道:“连那妞儿一起带上,没准儿咱还能跟她发展一下感情。”

刘风苦笑着说道:“你电影看多了吧?”

战东认真地说道:“哥们儿最近正在酝酿一部小说,警匪题材的,今儿的事刚好启发了我的灵感。”

刘风说道:“我今天才发现你丫的就是一蔫坏的主儿,看上去挺面的,没想到肚子里也存了不少坏水儿。”

战东撇了撇嘴,说道:“要不咱俩能成哥们儿?你没想到的事儿还多着呢。”

刘风说道:“你就别跟我这儿添乱了成吗?老实儿待那儿。你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战东说道:“这还有什么好想的?我不是已经给你计划好了吗?就照我说的来。”

一阵高音喇叭声从警车方向传了过来:“(英)吉普车后的人听着,放下武器,高举双手,慢慢走过来!”

刘风冷笑了一声。

躺在地上的男警员对刘风说道:“(英)投降吧,你无路可逃了。”

刘风看了一眼男警员,对战东说道:“你和汪老师应该没事儿,条子不会为难你们,你别把自己兜进来,这事儿还是让我自己一个人解决吧。”

战东坏笑着说道:“我当然没事儿了。你听清楚了,我是做你的人质,不是你的同伙。你把那妞儿也当人质弄走,我和她一路同舟共济、同病相怜、同……”

刘风笑骂道:“你大爷的!你不是说见了穿制服的妞儿就眼晕吗?”

战东眨了眨眼,说道:“那是对一般的妞儿,这妞儿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对她有感觉了。”

刘风说道:“你上辈子是当和尚的吧?整个儿一色中饿鬼,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泡妞儿。”

战东说道:“你少废话!我可告诉你,别逞能,你一个人根本干不过那帮条子。”

刘风说道:“咱们走着瞧!”

说完,刘风猛地蹿到男警员身旁,抓住警服衣领把他拎起来,躲到他的身后,用枪顶住他的后脑,拖着他向安吉拉的警车走去。远处的几名警员发出一阵大呼小叫声。杰克阴沉着脸,瞄准男警员的腿部开了一枪,男警员中弹后腿一软跪到了地上,把刘风完全暴露出来。杰克随即对着刘风连开两枪,其中一发子弹正中刘风的右肩。刘风闷哼了一声,猛跑两步躲到了警车后。

离杰克最近的一名警员不满地对他喊道:“(英)你疯了?怎么敢向我们的人开枪?混蛋!”

杰克说道:“(英)闭嘴!你们还不冲上去?”

另外一名警员对杰克说道:“(英)伙计!这里我们说了算,你他妈的闭嘴!”

杰克说道:“(英)好吧!你们就像老鼠一样躲在那里吧。”

说完,杰克借助几辆警车的遮挡,躬身持枪悄悄地向刘风藏身的警车走去。

刘风靠在警车轮胎上,大口喘着粗气。

安吉拉看着刘风流血的肩头,低声问道:“(英)你还好吗?”

随即,安吉拉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应该对一名通缉犯表现出如此的关心,她换成冷冰冰的语气说道:“(英)你最好马上缴械投降,这对大家都好!”

刘风微微一笑,喘息着说道:“(英)打开后备箱!”

安吉拉诧异地问道:“(英)你要干什么?”

刘风用手枪指着安吉拉,一字一顿地说道:“(英)你他妈的打开后备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