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六十七章

雪莉和丹尼的相识源于一个很少露面的枪会会员的介绍,在那之后,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丹尼和刘风决裂后,为了躲避通缉,逃到了温哥华,雪莉才又一次出现在丹尼的身边。当时,丹尼正过着朝不保夕的逃亡生活,为了生存,他干起了黑吃黑的行当,经常持枪抢劫他能找到的所有地下赌场。这种肆无忌惮地破坏地下秩序的行为,惹恼了温哥华本地最大的黑帮,他们精心设了一个局,轻而易举地抓住了丹尼。就在黑帮打手把丹尼带到野外,准备处死他的时候,雪莉出现了,她用一个迷人的微笑和一个装满现钞的旅行箱换下了丹尼的命。从那以后,丹尼身不由己地成了雪莉的跟班。因为没人能拒绝美人和钞票的吸引,尤其是一个已经一无所有的通缉犯。

令丹尼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凭什么值得雪莉这么做,无论他怎么试探,都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直到雪莉要他陪着去探视刘风,他才隐约猜到了雪莉的意图,发现自己只是雪莉棋盘上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对雪莉而言,刘风似乎比他更有价值。

从监狱回来后,在雪莉的办公室里,丹尼试图从雪莉那里确认自己的猜测时,得到的却是她不置可否的微笑。

雪莉轻轻拍了拍丹尼的脸颊,说道:“小朋友,你想的东西太多了,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

丹尼不满地说道:“我要提醒你,我不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打手。”

雪莉像是猜出了丹尼的心思一样,一边端详着她那涂着淡粉色指甲油的手指甲,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知道,你和刘风一样,都是锁不住的野狼。你们两个最大的区别就是,他比你知道更多的秘密。”

丹尼愤慨地说道:“你终于承认了,想要救他出来根本就不是因为他在华人里面有什么影响力,你只是想利用他而已。我早就知道,就算是他以前有过影响力,那帮墙头草现在也根本不会鸟他,不对他落井下石就算是好人了。”

雪莉笑了笑,说道:“确切地说,不全是因为这个。不过,你让我对你和刘风之间的关系产生了兴趣,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除了和朱丽有关的那一部分。”

虽然时隔多年,丹尼的记忆却依然清晰,雪莉一直安静地倾听着。

当丹尼讲到他认刘风做大哥的时候,雪莉插话道:“那么,你真的认输了吗?”

丹尼瞪了雪莉一眼,说道:“我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雪莉耸了一下肩,说道:“目前还看不出来。”

丹尼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输得心服口服……”

雪莉又一次打断了丹尼说道:“你并不是真正的心服口服,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不服气,总想着有朝一日,你会超过他,对吗?”

丹尼惊讶地看着雪莉, 雪莉笑了笑,说道:“你刚刚讲到比赛打飞碟的时候,我注意到你不自觉地慢慢攥紧了拳头,这说明那段经历对你来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你并没有完全心悦诚服地接受刘风做你的大哥。在你看来,这个世界上没人有资格可以教你做什么,只有你自己才是自己的主宰。”

一个人内心深处不是特别阳光的部分被旁人轻轻松松地读懂的体验,并不令人愉快。就像一个躲在被窝里自慰的小男孩突然被人掀开了被子一样,丹尼在那一瞬间先是感到一阵惊恐,随即而来的是羞耻和恼火。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雪莉,紧闭双唇,嘴角轻微地抽动了一下。

雪莉微微一笑,说道:“没错,无论你在想什么,我都能很轻松地看出来。”

丹尼的眉头一扬,说道:“是吗?那么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问完这句话后,丹尼目露凶光,上身微微前倾,就像一头马上要扑向自己猎物的豹子一样盯着雪莉。

雪莉瞥了丹尼一眼,转身眺望着窗外远方若隐若现的白色山峰,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地说道:“通常情况下,一个男人为了掩饰内心的虚弱无力,往往会利用生理上的优势,使用最原始的手段征服女性,来显示他的强大,找回自信。”

雪莉转回头,妩媚地一笑,接着说道:“你现在想的是什么,还需要我说得更直白一些吗?”

丹尼的呼吸开始加速,恶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敢吗?”

雪莉用双手托住自己的下巴,面带微笑看着丹尼,说道:“如果你不敢,反倒是我选错了人。如果你敢,那就证明了我确实是看穿了你的心思,在你剥掉我所有的衣服之前,你在我面前已经变成了裸体……哦,不,确切地说是透明的人。你的五脏六腑和你的灵魂深处的一切都被我了如指掌,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手段从肉体上征服我,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丹尼眼里的火焰渐渐熄灭,催动他野性爆发的雄性荷尔蒙也随之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沮丧。他就像一只刚刚斗败的公鸡一样,缩头缩尾地退回到自己的角落里,甚至不敢再看雪莉一眼。

雪莉轻轻出了一口气,微微摇头说道:“不知道刘风是不是像你一样,如果是的话,那就太令我失望了。”

在人类的监狱里,实行的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监狱的管理方所起的作用只是把弱肉强食的范围控制在高墙之内。想要在丛林里生存下来只能学会抱团取暖,也就是加入某一个狱中帮派。一般情况下,监狱里的帮派是以族裔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比如本地白人、墨西哥人、黑人、越南人或者华人等等。刘风所在的监狱基本囊括了各色族裔的帮派,唯独没有华裔帮派,这是斯坦利刻意安排的结果。所以,从刘风入狱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孤立状态,没有任何一个帮派会接纳他这个唯一的华人囚犯。刘风就像落入狼群的一头不知名的外来物种,所有的眼睛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试图摸清他的底细,顺便找出他的破绽。只要刘风流露出一丝怯懦,狼群就会一拥而上把他活活撕成碎片。

这样的监狱生活对刘风来说并不陌生,在青岛看守所的那段经历让他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如果没有一个强力的靠山可以依仗,那就只能尽力保持一种神秘感,如果有耐不住性子的狼率先扑上来,就用最快的速度和最狠的方法解决掉他,才有可能吓退其他蠢蠢欲动的狼们。

实际上,这种需要时刻保持警惕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刘风勒死朴正杰的第二天,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座监狱。放风时,刘风诧异地发现围绕在他周围的敌意已经悄然散去,很明显,狼群们已经接受了一个事实,刘风不是他们猎食的对象,正相反,他很可能比他们还要强大。更为重要的是,刘风做了一件他们每个人都想做的而且在他们看来是代表正义的事,这使刘风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甚至包括狱警。

刘风依旧保持着独来独往的状态,并不和任何一个帮派有过于亲密的交往,唯一改变的是他开始接受其他人的简单问候。所有的人都清楚,管理方是不会任凭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明不白地死在监舍里的,哪怕他是一个万人唾弃的恋童癖,他也有自己的权利。管理方之所以还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只是因为他们需要时间来走完法律规定的程序。刘风也不相信自己能这么轻易地滑过去,不过他除了等待以外也无事可做,所以只能抱着听天由命的心态安然处之。

就在典狱长戴维从斯坦利那里回来后的当天下午,两名狱警把刘风从他的监舍里带走了。

住在刘风隔壁监舍的黑人囚犯本仿佛意识到什么,隔着铁栅栏门冲刘风喊道:“(英)哥们,保重!”

刘风回头冲本笑了笑,他觉得很滑稽,这种情景似乎像他小时候看过的某些颂扬先烈英雄事迹的电影情节的重演,只是那原本应该庄重的一幕实在是不应该在此时此地被安在他身上。

刘风被带到了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房间里除了一把固定在地面上的金属椅子之外别无它物。两名狱警把刘风的四肢固定在椅子上,站到了他的身后。

戴维踱着方步走了进来,他站到刘风的面前,微笑着说道:“(英)我看过你的档案,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废话就不用多说了,是你杀了朴正杰,对吧?”

刘风仰头看着戴维,说道:“(英)你早就从我这里得到答案了,我说过……”

不等刘风说完,戴维突然挥拳打到他的脸上,鲜血从鼻腔喷涌而出。刘风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戴维的右手,那上面戴着一个不锈钢指环。

刘风喘息着笑了笑,说道:“(英)这好像不合规矩,你给我留下了可以投诉你的证据。”

戴维冷笑着说道:“(英)前提是你能活着走出这个房间。”说着,他冲刘风身后的两名狱警做了个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