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落尘

引子

            纽约华尔街的一家卷交易所里,正午分,人人都全神注在股票市的跌数字上。

            一个美国中年人疾步来到一个大的格子,冲着坐在里面一排电脑屏幕的一个裔男子,激地叫道:吉米,如你所言果然那家医公司的股票大!四个小而已!着美国男人起了四个手指!

            四百万!裔男人回身来笑着美国老板点点,似乎四个钟头赚四百万,他来说轻而易

            吉米躺在公桌的手机响了,吉米起一只手意自己要接个电话

            吉米渐渐沉了下来他合上手机皮特,不起,我要去趟中国!我得回家准……”着,他开始收拾桌上的西,一只手有点抖。

            什么?你要回中国!么突然?皮特就算你吉米是公司的股神,老公司赚钱,也不能走就走啊

            可吉米以快的速度收拾好桌上的一切,总说我父在加病房,医生恐怕不了24吉米也不回地往梯口走去。

            “那……你什么候回来?皮特着吉米的背影高声叫着。

            你伊妹儿吉米声音被梯的门底切断了。

            吉米姓吴,四十有二,是尔街著名公司的梁柱。此刻走向火站的吉米身着一件黑色的阿曼尼的衣,脚一双英国的克拉克皮鞋,手里拿着一个黑色法国制皮公文包,肩上背着一个苹果电脑包。一黑色的头发使得门上的八角有时隐时现的白色。

            车厢里,他打开电脑,从档案里照片,上面有一中年裔夫,男人有点吉米的影子,女穿着那个年代髦的白色小尖领衬衣,两个人一个十来孩子,依稀能看出今天吉米的眼眉。不猜出,那照片上的三个人,是吉米和他的父母。

            当吉米走栋红砖的大宅,迎接他的是他的妻子。

            会儿开始,吉米吴就成了吴耀

            妻子耀,我帮你好了机票,九点,何律师说他会派人去机接你……

            何律吴耀在沙上坐了下来。

            何律师说你爸有份嘱在他那儿……”

            吴耀华皱嘱?怎么

            妻子摇摇头没具体……西吃?

            吴耀拉住妻子的手:佩佩,我有一种不好的感……”

            妻子被他拉着坐了下来,柔声道:耀走的候,你爸气不告你,你没最后一面,事已去八年多了!你爸就算把他的家都捐了学校什么,我也能理解,我又不需要那些!你是吧?

            吴耀感激地握了妻子的手,道:、我就是忽然得有种恐慌感!

            妻子把靠在吴耀的肩上,声地有我啊!

            吴耀华搂紧了自己的女人。

 

            进头舱宽松的座位里,吴耀戴上耳机躺了下来。

            中,他回成那个十的小男孩,看着桌上的电报:母逝,速。男孩的匆匆收拾包裹男孩拉住父的衣袖:爸,我跟你去!我想看奶奶最后一面。”“你的的声音中毫无商量的余地。男孩看着走出家门的父,在心里喊:奶奶大的我想奶奶送

            北京大学的教授,母是中学的一名教,他是他的独子。他明,承了父学者的智商,他内向,承了母的性格,静得下心来读书父母从小就耳提命一定要他理解就是考拿第一!点,父母失望。

            先生,、牛肉肉?面条是米空中小姐温柔的声音令他一迷惑开眼,正俯着自己,他摇摇手,表示不想吃西,又指指面前的空酒杯,再来一杯!

            迷迷糊糊中却又回到去,那个大了,穿梭在一个个数学作文竞赛,家里的贴满了一面壁,任何访客走门,都会面着那上的状和牌,赞叹不已,那也是他父母傲的西。他几乎是被保送了中国最好的大学。

            大学毕业,他在父的促使下,申了美国一所名牌大学的研究生,不吹灰之力就拿到了取通知离开中国前,与女同学甄佩丹证书,那是令他父亲这辈子第一桩对他不的事情。

            什么的女孩?我都没见过!你就领证了!得不算数!十分怒。

            算不算数,回是法律了算。很快,凭着那张结证书,甄佩丹就好了陪读签证,去美国与他团员了。

            直到小两口生了个孩子,孩子的祖母才起:时带孩子回来啊?我也能看看吴耀心里一,正欲回答,就听到电话里父不耐的声音:你别婆婆妈妈!只要他有出息就行了!吴耀心里一冷,沉声亲说又要工作又孩子,哪有时间啊!

            挂了电话妻子抱着孩子想看”“大概吧!我爸无所吴耀耿耿于怀

            第二年,他又添了个女儿,小两口会儿真的忙不来了,就帮甄佩丹的父母绿帮助。

            正当吴耀尔街,走了那家著名的卷公司,成了股市达人他母电说身患症,来日无多了。他着妻子和两个孩子迅速回国望母

            一别近十年,母成了一个老太太了。

            两个活乱跳的孙辈亲苍白的上有了笑容,只是,教授依然没有多少好色,常两个皮的孩子出房:去去,别把我的西弄乱了!

            吴耀想住家里,但亲说孩子吵,是住宾馆吧!

            吴耀假期快束前,从保姆市找了个看上去算老的安徽女子,照不愿意家里住陌生人,父子吵了一架,要不是看着母亲颤颤巍巍从床上爬起来,父子俩摇着手,吴耀忍住,任由父在那里不孝之子。他把一年的保姆费给了母持把保姆留了下来。

            吴耀每周都会跟母电话,感得到母亲说话的气力越来越弱,他,等我把这阵子忙去,回去看你!总说你忙你的,我不要的!

到有次电话打到家里没人接,了两天保姆电话却告他母已去世天了。

            吴耀当晚回了中国,却没想到他走父母家门的,正好碰抱着骨灰盒的父和保姆回家,他傻了,自己的最后一面的权利都被父了!

            教授如果真想尽孝,人活着的候怎么不回来!假惺惺!

            吴耀亲说我不会原你的!在他父高喊着滚!有多滚多的声中,吴耀离开了北京。

            之后的几年,他再没有跟父亲说过话连电话都断了。

            机震了一下,陷入昏沉和回中的吴耀华睁开眼睛,透机窗,他看了北京蒙蒙的天空

             

            下了的吴耀被何律的助手告知父昨晚已走了,又一个不告而别!待 所,他看到除了何律之外,有一个女的,那正是当年父母找的安徽保姆万。万的身坐着个年的男子,绍说的哥哥万山

            何律读遗

“  嘱人:吴……出生日期:1940211日;  家庭住址……”

            何律清了下嗓子,到重要内容了:

由于担心本人去世之后,子女属因遗产继问题发生争,本人于200915日在北京市海淀区立下本嘱,本人所有的财产、权益等作出如下理:

  本人目前有的主要财产和权益包括但不限于:

 1、房 本人名下目前共有房,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清园路120 302室的房1,房产证……价格九百万……

2、存款本人目前在中国行开设账……的定期账户,有存款20万元…… 有活期账户……八万元……

本人去世后,上述所列的本人届时实际拥有的全部财产及权益均由万个人承。……    嘱前述列明的何京律为执行人,代为执行本……

  本人在此明确,立本嘱期本人神智清醒且就该遗嘱未受到任何 

  嘱人(字)吴……”

            吴耀直到宾馆的房里,有点云里里的感一切生的太突然,他又太过劳累,思想仿佛停止了运,何律派手下开送他到宾馆他先好好休息一下,睡一,次日再去看在冰柜里躺着的吴老子。

            铃铃柜的电话铃把吴耀从迷糊中叫醒,他拿起筒,就听到妻子的声音。

            道:一下机就被接去了何律......吴耀把回到中国生的事情妻子复述了一遍,他越心里有股气,气随着他的述一点点往上升,吴耀低沉的声线渐渐变得高亢起来,他着心中的不平:我回来看他,他我一纸遗嘱!明天我要去他最后一面,我他,他么做什么意思?

            妻子也没想到老子把所有的财产都留了小保姆:“你爸真的把一切都了万?存款了,房她了?我得老有些收藏的字画呢?那幅徐悲鸿……吴耀华皱着眉回答:真不知道个万红给他灌了什么迷魂?”

            妻提到字画,吴耀想起父母家里的一些物品,母是个仔的人,儿子从小到大的状、籍,她一直保留着,得母有本相簿,里面有母抱着襁褓中的他,到送他去美国机场时母子合影,想到此,吴耀从床上一而起,妻子我得回去西。

            吴耀黑夜里来到曾非常熟悉的楼而上,站在三楼咖啡色的防盗门前,喘了口气,按门

            啊?门被打开一条,一个男人的在门缝处,是万山。

            你?万山那黝黑的闪过不友好地你来干什么?

            本来吴耀是想取一些父母的念物品,可被这鸠巢的人反问这样一句,吴耀气不打一来:我不能来不是我的家

            你家?你老爹的嘱白天没听到?是我妹的家了,你最好离点!万山手从门后拿起一个帚的把手,一我早知道你会来事儿子。

            使得吴耀更加生气,不自己的家不能,且他堂堂一个海外成功人士,竟被一个下来的民当一般地防

            吴耀气得直哆,手指着门缝处:“你、你……什么西?

            你他什么西,滚!万山然也被吴耀激怒了,大吼了一声就地关上了门。

            门外的吴耀华简直气了,他想那门踢一脚,但他知道那厚厚的防盗门比他脚硬,徒自会踢痛自己的脚。他恨恨地起拳欲敲门,却被身后一把声音叫住,拳停在半空中。

            “耀,你是耀吧?”吴耀华转过身看见对元的住打开了门,然是被他静吵到了的居。吴耀的老人家没完全反应过来是,老人后面的一个中年男人却走出来,拉住吴耀的胳膊:“耀,你忘了我了!我是柱子!是我爹。” 吴耀当然立刻想起了父一个学校的同事,也就是柱子他爹-任教授,柱子与吴耀同年,小的候常被他爹用锅铲子打屁股,打的候,道:“你个不学好的,你瞧瞧人家耀,什么都是第一,我怎么生了你个小兔崽子!”柱子小的候是上房揭瓦的蛋鬼,常闯祸,常被人告状,常被他爹打屁股,每次被打屁股都听他老子叨那个讨厌的吴耀,所以可恨对过门的那个叫吴耀的呢!看他就恨恨地瞪一眼,跑得远远的,像避瘟神。

            柱子早婚成家了,他和老婆住的离他爹家六站地,自从他老娘去世后,柱子隔三差五都会到老爹儿看看,点儿媳做的菜老爹吃,柱子在店做保安的小头头,媳店餐做点心的傅。 今天,柱子正好拎着媳做的打滚回家看望老爹,父子吃完晚吃着打滚一在那儿看电视里的足球比,看得正起,就听到外面的喧声,柱子眉道:“什么事啊?么晚了吵?”

            父子俩对望了一眼,都来到门口打开了大门,正看见举起拳要捶门的吴耀

            吴耀当然得老居的,正有些尬不什么好,身后听到门的响声,一转头,看他父母家的门又被打开了,次是一个女人的是万:“吴耀,你有事?”万的声音里有歉意。

            吴耀华顾不上跟老居打招呼,红说:“我想取一些我父母的私人物品,照相簿什么的,你不至于么快就扔掉了吧?”

            “啊,没有没有!”万把门开得大一点,:“我也正想整理一些西你呢!”

            “你跟他啰嗦什么?”万身后又来万山的声音:“两天叫他来取,你不是没理好?只要他别分,我不会为难他的!好了,关门!” 着似乎万被她哥哥一拉后,门又被“”地一声关上了。门后随即来兄妹的争声。

            吴耀气得直摇头,正欲上前一步什么,被柱子一把拉住,眼神示意他到隔壁自己家里,去再

            吴耀华进了老居任柱的家门。

            任老教授递过去一杯给刚在客上坐的吴耀:“回来帮你父亲办后事?你家的事儿我听了,你父亲这事儿上做的是了点儿,自己的儿子啊,怎么能什么都不留呢?”

            吴耀捧着茶杯的手有点抖:“任伯伯,你都知道了!”他惊消息走得么快,自己没完全反应过来,消息却遍整个世界,本来自己真没太想父留下的那点儿财产的事儿,但事情么一来,自己似乎成了父母不齿传任何遗产的不肖之子了!原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件事!老儿真是太厉害了,死后的举动使得他个以为躲到天涯海角的浪子成了国人眼中的不孝之子!自己可是什么事都没做啊!也在什么都没做!

            柱子都明白:“我耀,咱小的候,可就数你最明啊!你什么都是第一,我个可没少我老爹锅铲子!怎么你就不知道你老爸人老了你常回来看看呢?就算跟他不到一起去,就算他说话你不听,你回来陪他吃几顿饭再走,老子也不至于气得在咽气前立一嘱,把一子的蓄都了小保姆啊!”  任老教授在一旁听了也点头说“我也得你父就是气,可这赌得没法儿和啊,他撒手走了,留个包袱,可不需要点儿日才能慢慢消化掉!好在你在国外,也不是一定需要些,更不需要听里的言碎……”

            任老子没完的倒提醒了吴耀,他放下手里的茶杯,:“什么言碎?我回来,真没听到任何人跟我任何事情呢,除了我老爸的嘱……也就想回来取点西做念,门儿都不让进,你看到的,……有什么比更糟?”

            任老摇摇头,似乎吴耀不要追下去的意思,直筒子的柱子却直言相告:“你家老子生前我老爹可是了不少你的不是!你自私,只管自己的事和小家庭,不管父母,你母去世的候,你都没有回来最后一面!他也不指望你会管他,个儿子是白养了......

            吴耀听到父亲对自己的介虽并不太意外,但是听着柱子出来,他得一股气从脚底往头顶升。

            幸好任老子及阻住了儿子的信口开河,招呼吴耀:“耀,你喝口茶!”

            吴耀端起茶杯的手有点抖,茶杯盖与茶杯微的碰撞声响,而就在这时,“叮”门响了。

            随着柱子走去的开门声,一个女人的声音来:“这对过门的,真以是房主了哈!道上堆的都是他们乡下人的西......?干小声点儿?我害怕了他不成?这过道本来就够黑的了,咱爸年纪这么大了,万一给绊跌到了,他会照啊?爸,您呢?是不是个道理?安徽小保姆照人照到床上去了,了!……” “你嘴!”下是柱子大叫了。

            吴耀抬眼看到走来的一男一女,男的当然是柱子,女的穿一身店里的工作服,一只手拎着一个食盒,另一只胳膊被柱子抓住,正怒目看着柱子,柱子猛女人使着眼色。

            不用介,吴耀也猜的出来,那就是他从见过面的柱子的老婆!

            柱子老婆会儿已看到客里有客人,才从丈夫手里出自己的胳膊,任教授叫了声:“呦,有客人啊!爸,我您做的明天的菜,冰箱里,明天自己用电饭煲快收干的候,把这饭盒整个搁饭锅里蒸一会儿,好了,菜也就了。”没容吴耀站起来与她打招呼,女人边说往厨房走,打开冰箱把菜放了去。

            任老子指指身的吴耀妇说:“你也认识一下,位就是吴教授的儿子,吴耀,从美国回来,后事的。”女人才明白才丈夫自己大吼的另一,眼神里便有了点抱歉更有点同情的味道。

            任老子又吴耀华说:“他两个书读得少,不如你啊,听你媳也是毕业?”任老子看吴耀头认可,就儿子媳妇摊摊:“你看,你看,人家两夫妻都喝洋墨水啊。” 任家儿子媳两个人都愧地眼鼻鼻脚尖了。

            任老话锋:“不呢,我儿子媳虽不能我光宗耀祖,但是,我今天却是享了他的福了,他常常来看我,媳的做菜手那个好啊!天天……”

            “爸,那是您老人家自个儿福气好,什么都能吃,而且人家什么三高,您老一不高!我不就喜做菜,做了没人吃才受呢!柱子在不敢他吃,他前检查三什么脂高!……”柱子媳是个话唠,一开口就停不下来。

            吴耀心里翻江倒海,柱子媳妇进时讲他一个字不漏都了心,原来外面自己家的事都不知到哪一步了,那个安徽小保姆万看来不知使了什么手段迷惑了病重的老父,父亲这么做到底是跟自己儿子叫是他自己一个不小心跌了粉色的陷阱?

任家三个人在那儿什么,吴耀是一个字也没听去。

            吴耀与柱子夫妻从任老子公寓里出来就在道别,脱口而出:“柱子,嫂子,我,那个万红对我父……她是伺候他老人家到最后的,是不是?” 柱子媳大概一直憋着,会儿看吴耀华问起,就竹筒到豆子:“耀吧,那个安徽小保姆开始你家老子确,否子也不会整天要立个什么嘱。但是后来的展,就只有你家老子和她自个儿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老子如果心里有愧,她点,也能理解,但她那个哥,就不是个西,在北京打工,没地儿住,你老子没他住家里,是那万看你老爸快不行了,一个人弄不子,她哥住去,一起照子!鬼知道顾谁呢!我那根本就不是她哥,是她的老相好。

            柱子一把把媳拉了去,:“行了行了,你一就成了探小了!人家耀华刚回国,你人家早点回去休息,耀,你明天有空到我家坐坐去,你嫂子几个菜,咱慢慢聊。今儿晚了,你早点休息吧,事情已经这样了,就……” “什么事情已这样了,就算了,是吧?我最受不了你傻巴儿!”柱子媳推了丈夫一把,转头对吴耀华说:“耀,我知道你在国外可能也不稀罕你老爸遗产,但是,那个万小安徽,就凭她在北京做一子的保姆,也别想在房子!而且,你不知道吧?咱大院那个房子,虽老了旧了,但是什么地段啊,万一平米都能,你家那可是一百多平米啊,他万打几子工也不可能到啊!凭什么就她和她的相好了!你在在北京个家都没了,他们连你家门都不哪儿有天理啊?”

            不能柱子媳话对吴耀毫无影响,那夜,柱子媳被柱子拉走了之后,吴耀一个人在自己从小大的个大院周走了好多个来回,儿记忆一点一点在黑夜里清晰了起来,他仿佛看到年少的自己背着进进出出个大院和楼的情景,有母挽着菜菜,父拎着包去上......

            接近天亮,吴耀才回到酒店的房里,他看了看手表,美国时间应该是下午,他提起了床柜上的电话,平静地对电话那端的妻子:“我决定把父亲丧完,留在北京一段时间,跟保姆万打一官司......

            如果那晚,吴耀华对妻子要与万打官司的话还都点儿气,那么,几天以后,当吴耀华办好他父的追悼会之后,他老家来的伯父的就不仅仅是气了:“小叔,我爸的那些遗产,不留我我不得怎,他怎么老家的你也不么多年了,你们还生活在下,当年祖母去世,我爸都不我跟他回去她老人家最后一面……”吴耀华说,眼里含泪。

            倒是来奔的吴教授的小弟,在也是年七十的老人了,几十年不的侄子着手,:“我来送你爸的,不是来要西的,知道你一家在美国得好就行了。

            更有甚者,在吴耀一番调查证实万山并不是万哥,的祖兄弟,有人,因传优,万在家人的反才去京城做保姆的。吴耀华还拿到医院父断癌症的病例,时间是立嘱前一个月,这让吴耀华认定父不是在身心健全头脑清醒的候立的嘱,一定有万万山从中做的鬼。

            不久,法庭开庭。

            吴耀提出诉讼,要求承父遗产,海淀区法院认为遗产分割完,故予以回。

吴耀提出当身患重病的吴教授已不能有正常人的思自己是教授唯一的儿子,嘱里却没有此有任何的提及,他家的兄弟戚也没有任何馈赠,却把近千万元的遗产给了小保姆,是匪夷所思,且万与万山曾有恋人关系,在吴教授失去自理能力后,万私自万山住吴宅,称兄妹,因此要求剥承权,由自己承父遗产吴耀当庭宣布,若遗产,他将分文不取,全部他父母在江西村的

           

法院吴教授嘱的名委托定部门作了定,结论为吴教授写。

 

            在吴耀被告本非兄妹有苟且,万山按捺不住跳了起来:吴耀,你真是个不孝之子!你老病重你回来过吗?两老病得爬不起来的候,是万一把屎一把尿在床前伺候,是我背着你老上下楼梯出医院,那,你在哪?是你老我送他的,他就做干儿子,万不是我妹,这辈子我不要孩子,一来近不符合生,二来,你也我看到养个你这样的儿子,我不如断子绝孙

 

            法庭内一片然。

 

吴耀从法院走出来,迎面蜂而至报纸电视都来了,多少年来出的一奇事:著名大学教授身后千万遗产给小保姆,留美儿子回国与保姆争夺遗产里面有多少想像的空,可以编织多少香刺激的情!媒体开了,一时间,市井百姓茶余多了谈论话题

 

            就在吴耀等待法庭判决的期,他的妻子着他的两个孩子来到了北京

 

            吴耀很惊怎么来了?妻子拿出一叠报纸报纸条都是尔街精英回国打官司,副标题应有尽有,八十老教授上二十小保姆留千万遗产教授之子回国与保姆争遗产等等,真所好事不出门,坏事千里,没几天的工夫,种消息就到了大洋彼岸的人圈子里了。

 

            吴耀生气地把报纸扔了一地

 

甄佩丹美国的报纸没有点名道姓,如果有一天者找到我家门上来,我如何跟孩子们说

 

            怎么就怎么!我又没做什么事,我不要他的,如果能拿得回来,我全部我叔叔他吴耀像一在房里来回地踱着步。

 

            叔叔他也未必要吧!你皮特说给电话不接,伊妹儿不回,我次来,他我告周你再不他回,你就不用回公司了,道你要赔进自己的妻子不理解。

 

            得都走到步了,开弓没有回箭!吴耀破斧沉舟地

 

            甄佩丹:“耀,我也和何律师谈过了,你不可能打赢这场官司的,老子早就料到一切,知子莫如父……

什么呀?吴耀就是想不通!他打官司,并不是真的想要那笔财产,他是咽不下口气!不口气到底是什么呢?气父亲对儿子的情?

又想起候父亲对他的教只要你将来有出息就好!他忍不住冷笑,仿佛回敬父在算有出息了,可什么你要如此待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孩子候,大多父母都希望孩子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但随着时间推移,渐渐老迈的父母出息跟自己没大关系,老人需要的关心和陪伴。老教授在老伴去世后,一个人的孤苦不堪言,幸那个安徽小保姆,不生活上照他,还让他重新感受了生命中的某种趣,也感小保姆点悲色彩与表哥的初恋,也除了那不孝之子一个教,也算是陪自己到生命点的人一点回

            那晚,吴耀在想不通的迷惑中沉沉地睡去,梦中他到母像他小候的子,摸着他的,告他:“孩子,别恨你爸,他是真心希望你出息,可他更希望你能他,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做才你明白……

            吴耀醒来就开始收拾行李,妻子知道个男人回家了,到底是什么促使他放弃诉讼,她无需再

            吴耀在上机前,了万红说自己决定撤谢谢她在二老的最后段照

 

           

           

            机降落肯尼迪机,吴耀才从沉睡中醒来,一路十几个钟头行,他竟然睡的梦都没有。

            下了飞机吴耀华取了车子,往长岛的家开去。

坐在后座的儿子说:妈咪,这个暑假我能不要去那些无聊的夏令营吗?甄佩丹正想说不可以,却被丈夫枪了个先:可以,儿子,想不想跟爸爸一起去缅因州的国家公园爬山?你会有时间吗?儿子不敢相信。

              当然,不是有周末吗?吴耀华转头对儿子说。可是、可是......儿子可能想说你不是每个周末都加班的吗?那是吴耀华以前生活和工作的模式,他是个工作狂,两孩子大多数是妻子在管,甄佩丹讲出了儿子没有说出的话:怎么,我们的股市天才吉米同志准备回归家庭了?

              吴耀华喃喃道其实,读书不重要,工作不重要,出息不重要,赚钱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女儿

              吴耀华已把车子停在自家的车道上转头对一儿女说:跟你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才是最重要的。

              他下了车,一瞥看见车库前有个纸箱子,是从中国运过来的邮寄人是万红,吴耀华撕开封条,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吴耀华十岁那年,照相馆里的全家福照片,用手轻轻拂去镜框玻璃上的落耀天真灿烂的笑容露出来,看着照片上曾的父和母一个宝般地那个少年的自己,吴耀华把照片按在胸前,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

           

全文完






一弘 (2019-06-17 06:51:12)
人生一场,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