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连载:落基山风云录-第六十四章

来探视刘风的人是雪莉,那个在夜店里和他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虽然当时两人只是在昏暗的灯光下见了一面,但她还是给刘风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刘风曾经私下对丹尼说过,雪莉是个风情万种外加深不可测的女人。雪莉确实不同于在刘风生命中出现过的任何一个女人,她不仅是漂亮,从她身上还散发出一股特殊的魅力,那是一种令成熟男人不可抵挡的荷尔蒙诱惑。如果仅仅用“性感”来形容还远远不够,除了雪莉那惹火的身材以外,从她柔波荡漾的双目中流淌出的妩媚,可以轻易地挑逗起任何一个男人的心弦。除此之外,刘风凭着类似于女性的第六感一样的潜意识做出过判断,这个女人就像精灵与魔鬼的综合体,没有一个男人可以驾驭。正相反,她却可以凭借上天所赐予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征服任何一个男人,能控制住她的恐怕就只有上帝了。

所以,当刘风再次见到雪莉时,一眼就认出了她。除了惊讶之外,刘风的心里还闪过一丝淡淡的失望,来的人虽然出乎他的意料,但却并不是他最想见的人。

雪莉像是能读懂人心一样,轻易地从刘风表情的细微变化中看出了他的心思,她微微一笑,说道:“怎么?刘会长失望了?”

刘风的心里一颤,并不想被对方控制谈话的局面,故意淡淡地说道:“你好,雪莉。”

雪莉赞叹道:“您的记性真好,我们只见过一次面,您就记住了我的名字。”

刘风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像您这样的女性,任何一个男人只要不是傻子,都应该过目不忘。”

这话刚一说出口,刘风就后悔了,他连忙转换话题说道:“您和我非亲非故,为什么会来看我?”

雪莉说道:“您确实不是普通人,马上就能切中要害。那么我也就不说没用的废话了,我来看您确实是有事,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说着,雪莉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说道:“您能坐下来说话吗?我不习惯被人俯视。”

不知为何,刘风又一次脱口而出地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我明白,您平常总是处于俯视别人的位置,就像上帝一样。”

说着,刘风一边坐下一边用手指了指天。

雪莉笑了起来:“您真幽默。这世界上没有上帝,他老人家已经被尼采判了死刑。”

接着,雪莉的话锋一转:“不过,加拿大并没有死刑,所以即使您的手上沾满了十几条无辜生命的鲜血,您一样可以好好地活在人间,接受着别人的俯视。就像一块被人遗弃在垃圾箱里的烂肉一样终日与蛆虫为伍,直到最后腐臭化尘。”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雪莉的眼神变得冰冷无情,脸上露出轻蔑的微笑。

刘风又一次着了雪莉的道,他被激怒了,而这其实正是雪莉想要的结果。刘风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却收效甚微,他紧紧地攥住被铐在一起的双手,恶狠狠地盯着雪莉,大口地喘息着。雪莉靠到椅子背上,气定神闲地看着刘风,微微翘起的嘴角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刘风突然意识到什么,身上绷紧的肌肉松弛了下来,他也靠到椅子背上,看着雪莉的眼睛说道:“你来看我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对我说这些话吧?”

雪莉笑了,站起身来,淡淡地说道:“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咱们改天见,拜拜。”说完,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了接待室。

刘风不解地转头看着雪莉的背影,高声喊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雪莉并没有理睬刘风,只在身后留下了一串清脆的高跟鞋声。

雪莉走出监狱大门后,坐到了一辆奔驰350越野车的副驾驶座上。开车的人是已经留起络腮胡子的丹尼,他现在是联邦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发出的通缉令上排在第一位的人。为了遮人耳目,除了络腮胡子以外,丹尼还戴了一副深色墨镜。经过这种简单的装扮,即使是熟悉他的人也不可能轻易地认出他来。

丹尼看着雪莉说道:“现在你满意了?”

雪莉说道:“很满意。你的大哥还是以前的刘会长,他正是我需要的人。”

丹尼忿忿地说道:“他已经不是我的大哥了!”

雪莉瞟了丹尼一眼,说道:“一头狼就算是戴上了锁链,他还是狼。”

丹尼不满地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找他?有什么事儿是我不能做到的?”

雪莉微笑着说道:“到目前为止,他在华人里的影响力还有他的头脑和能力,任何人都不能相提并论。”

随后,雪莉轻轻抚摸着丹尼的右臂,暧昧地说道:“当然,你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有很多事是你能做到而他却做不到的。”

说着,雪莉向丹尼抛了一个媚眼。

丹尼喘了一口粗气,说道:“我可要提醒你,凭我对他的了解,你未必能控制得了他,他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普通男人。”

雪莉自信地说道:“我征服的都是不普通的男人。”

丹尼无奈地说道:“好吧,那你怎么把他从里面弄出来?”

雪莉轻描淡写地说道:“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就像俗套的警匪片一样,你按照我的安排来做就行,开车。”

奔驰车缓缓离开监狱大门,在街道的拐角处,从刚刚走下一辆公交车的凯茜身旁驶过。

丹尼一边开车,一边看着人行道上的凯茜,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妞儿好像是……凯茜。”

雪莉转头顺着丹尼的目光方向望去,正看到凯茜的背影走进了监狱的大门。

雪莉若有所思地说道:“差点把她给忘了。”

还没等刘风走到他的监舍门前,他身后的狱警身上的步话机响了起来“(英)有另外一个女人来探视刘风。”

狱警按住步话机上的按钮回应道:“(英)收到。”

说完,狱警拍了拍刘风的肩头说道:“(英)伙计,看来今天是你的幸运日。”

满怀愤懑的陈浩一口气开了12个小时的车,他胸中的怒气渐渐消散,随之而来的是长途开车后的疲惫和困倦。这时,在初升的朝阳下,天边出现了一座被雾气所笼罩的城市轮廓。

位于落基山东麓的卡城平常很少下雾,尤其是这种弥漫整座城市的大雾。贯穿城市的1号公路上的所有路标都被浓重的雾气遮蔽得模糊不清,第一次来到卡城的陈浩失去了方向感。他的目的地原本是市中心的警局总部,但是在错过一个关键路口后,他的车径直驶过市中心,进入了卡城的东北区。

陈浩在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后视镜,隐约看到几座冒出浓雾的高楼楼顶正在离他远去,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走错了方向,他降低车速,把车停到了一个社区的路口,拿起手机查找着卡城警局总部的具体地址。这时,一个戴头巾的阿拉伯小女孩独自一人哭泣着从车旁走过,引起了陈浩的注意。

陈浩放下车窗,探头出去,对小女孩说道:“(英)小朋友,你需要帮助吗?”

小女孩闻声停住脚步,转头看着陈浩,没等陈浩继续说话,她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转身就跑。

陈浩愣了一下,职业的敏感促使他本能地打开车门,跳下车,一边追赶小女孩一边喊道:“(英)请你等一下……”

小女孩跑得越发快了起来,陈浩也加快了步伐,很快就追到了小女孩的身后,他向小女孩伸出手去。就在陈浩的手刚刚接触到小女孩戴的头巾时,小女孩突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陈浩被吓了一跳。这时,两名正站在一幢民宅前聊天的阿拉伯男子听到小女孩的叫声,转头看到了正在追逐小女孩的陈浩,两人同时跑到陈浩面前,拦住了他。

个头略高的男子对陈浩说道:“(英)嘿!伙计,你要干什么?”

陈浩连忙摊开双手,解释道:“(英)没什么,我看到她自己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而且还在哭泣,我只是想帮她。”

高个男子冷笑着说道:“(英)你倒真是个好人!”

矮个男子上下打量着陈浩,突然指着陈浩腰间说道:“(英)你身上带着什么?”

陈浩这才发现因为刚才的奔跑,他挂在腰间的手枪的握把从衣襟下露了出来。

陈浩整理好上衣,重新遮住手枪,说道:“(英)我是警察,这是我的配枪。”

这时,已经跑远的小女孩领着几名拎着棒球棍的阿拉伯男子走了回来,她指着陈浩,对带头的一名老者说道:“(阿拉伯语)就是他,想撕掉我的头巾。”

老者对身后的几名壮汉示意了一下,几名壮汉挥舞着棒球棍冲向陈浩。

陈浩一边倒退着,一边掏出警徽出示给众人,说道:“(英)你们不要乱来,我是警察!”

没人理会陈浩的警告,几条棒球棍同时向他身上砸去,陈浩只来得及曲起右臂挡住打向他头部的第一下击打,随即就被另一根棒球棍打中了左太阳穴。陈浩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重重地摔倒在地,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