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记

落难记

 

    都说2018年是大凶之年,确实,这一年我的親戚圈里就有三人先后离世,都是突然走了:我的大弟弟,我丈夫的三姐夫,我的女婿的母親。已到2018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我想着,这凶年终于要过去了,豈料,这凶年的年尾一扫,便将我扫入黑暗的疼痛之中。

 

    这日正是农历腊月二十六,天空飘着小小的雪花,我们夫妇应约与其他姊妹等人一起,去南洋福禄园给父母及刚去世的大弟"送"压岁钱,快过春节了,这是我们这儿的风俗习惯。我错就错在我不懂拒绝,我应以下雪为由推迟前往。 烧完纸钱后,又被鼓动着去我小妹家,因她家离福禄园很近,这是我这天第二次该拒絕而沒拒絕,也活该我要倒大霉,就在小妹家楼下,我脚底一滑,一个大屁顿,跌了下去,一阵巨痛立刻向我袭来。同行的親人七手八脚把我扶起,但我却不能站立,更不能挪步,疼痛钻心。有人搬张小凳过来,我好容易勉强坐上去。有人建议先去附近的南洋医院拍片看看到底伤得如何。我侄儿海存的私家车就在离我不足十米的路上,可我寸步难移,侄儿们只能搭起小凳,奋力将我搭到车旁,又将我抱进车内,疼得我死去话来。到了南洋医院,侄儿将我从车内抱出,又抱上台阶,又抱进攝片室,抱来抱去真亏了他们了。一拍片,医生说:"奶奶,你要換股骨头了"。

 

二十年前,我的父親也曾跌坏股骨头。我現在与我父新患上了同样的病,真是无奈莫名。人说同病相怜,我現在回想起来,我们姊妹七人真是对不起老父親。他跌坏之后,沒有人立即把他送医院拍片检查,只是将他搭扶上床,找赤脚医生为他摊张膏药贴贴。老父就这样忍着撕心裂肺的巨痛,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以后没有一点儿效果。我不懂医,很天真地认为跌打损伤一百天,並不懂股骨头的利害。看着老父在床上哼声连连,度日如年,决心克服困难,设法将老父运到盐城中医院看医生,那时家家都穷,也沒有私家车。中医院检查结果,也说要手术,更换股骨头。我们力排众议,同意手术,並承诺一切费用由我一人承担。手术那天,子女们都在手术室门口,悬着心焦急等待。可是等来的却是医生拒绝为老父手术的消息,医生说,我父在手术台上由于紧张,血压太低,不能手术,风险太大。可怜他老人家最终沒能置換股骨头,只打了几根钢钉,一切希望成为泡影,可怜他最后4年就再也未能站起来。

 

而我却是另外一重天了。当即,我丈夫立刻电话我女儿女婿,让其立马朕系医院,女儿麻利联系到盐城南一院,并办好住院手续,还准备好轮椅,在医院门口等待。我在南洋医院这边,海存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从攝片室抱上他的小车,我忍着难忍的巨痛,很快来到南一院门口与女儿会合,又被海存拼力抱上轮椅推进病房,从轮椅上到病床也要一搏,也是海存奋力。就这样我毫无耽搁地住进了南一院。

    住院的曰子,也是煎熬。按医院的规距,住院要先做入院常规检查,量体温,量血压,抽血,尿捡等等,这些就在病床上可做,可是CT,X光,心电图,B超,等等就招罪了,把我折腾来折腾去,哪顾你身上有巨痛!最可恨的是做B超前不准进口(进水进食)也不得出口(排尿),说使肚子鼓起来好查。这与股骨头何关?谁懂?好容易体检完毕,又被告知:明天手术,仍旧不得进水进食,就这样,我连续三天滴水未进。

 

    手术前,我十分焦虑。一是担心会和我父親一样,在手术台上血压变化而中断手术,落下余生残疾。二是担心如医生所说,左下肢已有血栓,担心血栓上串至心脏或大脑。家人为了不冒险,接受医生建议,为我做了介入治疗,裝了滤网。三是还有两天就是中国年,也即春节了,医生护士就要去享受节曰假,还有心思为病人手术吗?终于,在我入院后的苐三天傍晚,我被推进了手术室。

股骨头置换是半身麻醉,我头脑依然清清楚楚,我明明白白感到医生们象木匠干木工活一样,用锯子,凿子,锤子等工具,在我伤腿(左腿)根部,锯呀,敲呀,凿呀。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手术后当晩,由于麻醉作用,我终于睡了个好觉。

 

     手术第二天,医生来查房,将我伤腿向上抬起。问:“疼不疼?"我说:"不疼"。我夲以为这是麻药的作用,但医生却说:"以后就不疼了“。真神奇!真的吗?真的!

隨后,医生说了一大堆床上静卧养伤的注意事项:不能隋便翻身,翻身需护工帮助,不能任意侧卧,侧臥时两腿之间需放夹板,主要靠平躺着,且平躺时两腿之间须放梯形海棉隔板,不能将两腿靠在一起。实际上,这个讨厌的隔板在昨天手术结束时就放了。要严防脱臼。先静臥两周,拆线后出院。出院回家还有一大堆注意事项:不能坐矮凳,地上的东西坚决不能弯身去检,这一条对我考验最大,等等,等等。

我从一个活蹦蹦的人突然遭此大难,躺在床上一切靠人伺侯,靠人替你洗漱,靠人喂饭,靠人端屎端尿,象个皇太后,我好无奈啊。

我骨子里有母親乐观的性格,懂感恩,感恩沒有一摔而丢命,感恩沒有摔着脑袋,知足吧。同时我骨子里也遗传了我父親坚韧顽强的性格,父親落难从不怨天尤人,自已默默承受。因此,虽然我象受极刑般躺着动弹不得,但我绝不悲观消极,绝不。

    

除夕,女儿女婿把饭莱做好带到病房,加上小外孙,我们五人就在病房吃了特殊的年夜饭。正因为过年,我夲意不想告知的親友们,因有"拜年"的风俗,纷纷得知了信息,一拔一拔的来病房拜年,慰问,鼓励,送给我充足的精神食粮。我既感激,又过意不去。这些情意容当后报。

由于一直躺着不动,许多小毛病不时来访:便祕,牙疼,头疼,胆结石,感昌等捉弄得我吃不下,唾不着。真可谓"一天等于二十年",但在親人们的关心爱护下,特別是我老伴的精心护理下,我躺在床上自找乐趣,自我调节,终于熬过来了,扛下来了,坚强地一步一步,一天一天地慢慢走问了康复。

 






一刀 (2019-06-01 21:07:16)
写得好!痛苦中不失坚毅、乐观、幽默。更高兴的是你又能登录海外文轩了!
予微 (2019-06-02 01:12:40)
赞!乐观,亲情浓。相信你已康复,行走如初。
兰芷清芬 (2019-06-02 14:10:42)
谢谢点赞,谢谢关心。已基夲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