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秦淮月》二十三

从野战医院回到南京的秦俊生,从刚加入中央医院时的少尉医官,升到了上尉军衔,他穿着肩膀上有三道杠杠的军服,站在中央医院的小礼堂的台上,接受院长刘瑞恒的嘉奖。

小礼堂里的掌声响过一阵又一阵,几乎所有报名去前线的医护人员都得到了表扬和奖励。

忽然,一阵尖利的警车声夹杂着救护车的特有的鸣响,打破了礼堂里的热烈气氛,院长秘书在刘院长耳边说着什么,刘院长脸色一沉,对着话筒宣布散会,并命令道:“刚才中央党部发生枪击案,现在所有的医护人员,请配合外科的沈主任,马上进行抢救工作!”

脱下刚才穿的新军服,换上外科手术室外科医生衣服的秦俊生,已经注意到手术室外面都是持枪荷弹的士兵,他仿佛又回到了野战医院,精神一下子高度紧张了起来。

第一个被推进手术室的血人,正是国民党行政院长汪精卫。

193511月,国民党在南京召开的四届六中全会,原十九路一个代理连长孙凤鸣伪装成记者,混进会场,据说他本来是打算刺杀蒋介石的,谁知蒋介石似乎有第六感,感觉有些不对劲,他自己后来说是有些疲倦了,在会议代表合影时,便未参加,孙凤鸣便在代表照相时,朝着坐在第一排的汪精卫连开三枪。一枪射进了汪的左眼外角下,一枪从汪的后贯通左臂,一枪从汪的后背射进第六、七脊柱旁。这三枪让汪精卫被推进中央医院外科手术室室便是一个血人的样子。

那天,救治汪精卫的手术由沈克非主任亲自主刀,秦俊生并不在场,他后来听说了沈主任使出浑身解数,取出了两颗子弹,总算将汪精卫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只是那颗在他脊柱肋骨间的子弹,终没能取出,让汪精卫后来一直背负着这颗子弹,也背负着病痛,最终引发了骨髓肿,至1944年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夕,医治无效,死于日本名古屋医院。

秦俊生被派进另一间手术室,那里也推进一个血人,他被命令一定要把这个血人抢救过来,这个血人身上中的枪伤,可就不止三处了。秦俊生检查了这个血人的枪伤,可以用蜂窝状来形容,气息奄奄的他若能被救回来,那可真的需要神迹了,可是有命令“一定要奋力抢救孙凤鸣”。这个孙凤鸣正是枪击汪精卫的枪手,蒋介石派手下前往中央医院,命秦俊生医生每小时给此人注射强心针,不得让枪手死去。可惜,孙凤鸣伤势太重,秦医生也回天无力,第二天,这个孙凤鸣还是去了黄泉,强心针也延续不了他的生命。

奋力抢救了一天一夜的秦医生,非但没得到任何夸赞和安慰,反而在去向院长汇报情况的院长室外,目睹了中央党部的官员训斥刘院长的场面,那个官员质问:“为何不继续给孙凤鸣打强心针?” 院长很无奈地回答:“给死人再打强心针,死人也活不过来啊。” “蒋委员长命令一定要救活孙凤鸣的!”那个官员继续叫嚣道。“可是孙凤鸣的伤势太重了,我们尽力了!”刘院长解释道。“尽力?未必吧?你们派一个年轻的外科医生去救他!你们这里这么多留过洋的医生,一个都没派过去!沈主任呢?黄主任呢?为什么不派这里有经验的主任医生?” 官员继续质问。“沈主任主刀医治汪院长的脊椎手术,黄主任也要为汪院长的眼睛动手术,难道集中力量救汪院长不对吗?秦主治医生刚从前线归来,有着丰富的抢救枪伤的急救经验,他马上会来汇报抢救的情况,你不妨听听他怎么说。”

那天秦俊生的汇报,那个官员并没听到,他被他的手下叫走了,似乎,国民政府党部乱成了一锅粥,他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刘院长听完汇报,倒是给了秦医生的抢救步骤和方案很大的肯定,年轻的秦医生忍不住问:“这个孙凤鸣是什么人?他们为何命令一定要救活他?院长你知道,我们尽力了……” 刘院长点点头,说:“我知道你尽力了。孙凤鸣是枪杀汪院长的杀手,汪夫人怀疑蒋委员长是幕后的指使者,蒋委员长希望枪手活下来可以还他的清白吧。”“啊!怪不得他被射成了蜂窝状,而且这个人似乎自己也是必死之心,他手里还攥着鸦片,想来没来得及自杀。”秦俊生这才算明白过来。“你也辛苦了,刚从前线回来又经历这一场,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吧。”刘院长对年轻的秦医生说。

秦俊生走到院长室的门口时又被刘院长叫住:“秦医生,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二十五周岁,对吗?” 秦俊生站定转过身,回答:“是的,院长。” “结婚了吗?”刘院长继续问。“还没有。”秦俊生不懂院长怎么忽然关心起他的婚姻情况起来。刘院长沉吟道:“ 刚才那家伙提醒了我,我记得你好像是安徽医科毕业的,对吗?我们中央医院正准备向我的母校的附属医院派几名主治医生去进修学习,为期一到两年,你感兴趣吗?”刘瑞恒被一个不懂医的官员质疑他的医生太年轻没有洋学历,心里当然是不爽的,可也让他想起眼前这个英气俊朗的年轻医生,确实少了一点留洋的黄金学历,在中央医院不少的留过洋的医生中,这点确实是很明显的弱点,他于是想到可以送他去他的母校附属医院去进修。要知道刘瑞恒是美国哈佛医学院出来的,他的母校附属医院便是哈佛医学院附属医院。秦俊生欣喜若狂,能去美国医院进修,又是哈佛医学院,那真是太好了,这几年在中央医院,他算是看够了留洋医生不同派系的纷争,但因为刘院长是留美的,留美派是最强大的,尤其在创伤医学上有着创立一派完整系统的架势。

走出院长室的秦俊生越想越开心,觉得真是天意,表妹巩秋月进修的助产士学期三年,已经两年过去了,如果他再去美国进修一年,回来秋月妹妹也正好助产士进修结束,他们那会儿就可以正式结为夫妻了!这一场恋爱,真的很久了,若从他们俩懂事后再见面算起,也有八年了,如果从指腹为婚开始算呢?那就有二十四年了!秦俊生想到这里,不由得笑出声来。

“什么事你还笑得出?难不成你把那个杀手抢救过来了?”一把声音把秦俊生换回到现实中,他扭头一看,是好友胡礼德。“哈,好久不见,胡医生。”秦俊生玩笑地说。“什么好久不见?昨天还看见你站在台上呢!”胡礼德过来与秦俊生肩并肩地走着,看了一眼秦俊生肩上的三道杠杠,带点醋意地说:“你现在比我多一条杠了!秦医生,不,上尉长官!”秦俊生哈哈一笑,道:“让你跟我一起上前线吗,你非要跟在院长后头去搞什么防疫,有意思吗?怪你自己!”“哎,你别说,我还真的越来越爱防疫这块了,要不要我跟你说说?你看看是否会感兴趣?”胡礼德问好友。“我急着回家,要不,你有空就跟我回家吧!” “急着要见秋月妹妹吧?”胡礼德取笑好友,不过答应跟秦俊生一起回他家:“好吧,去你家,我也好久没吃到秦家的好味道了。”

待续  

小说从头读: 长篇小说《秦淮月》(暂名)一

长篇小说《秦淮月》二十四






余國英 (2019-05-21 15:18:16)
這張插图太漂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