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孤舟》(100)再见了!南极

2月6号早晨,“维拉号”的迈克尔和布莱塔急急地来敲“海友号”的船帮,说北上德雷克海峡最好立即出发,我们知道北上时间窗口近在咫尺,但没有想到会那么快。老公马上下载了最新天气预报,分析来分析去总觉得马上出发太早了点儿。理想的北上时间窗口是在一个低气压前锋扫过德雷克海峡后出发,在下一个低气压前锋到来前航过合恩角,两个低气压前锋时间相隔不短于3天。这个时间窗口确实满足了这个条件,南半球低气压风向以低压中心为原点按顺时针方向转摆,如果当天立即出发,第一个低气压前锋仍在Melchoir西北部,离港后势必会有几个小时的东北风,顶风行船再加上前锋过后的大浪,船和人势必要遭虐啊。

 

迈克尔和布莱塔考虑他们的柴油储备不足以提供全程跑马达,必须要靠帆航行一段时间,“天鹅48”是赛船设计,“维拉号”扬帆表现不俗,必须点赞迈克尔和布莱塔半职业小帆船赛手背景(双双都是德国470亚军),他们不介意顶风航行,再说“维拉号”比“海友号”速度快,我们一向是按照各自的船速航行。最后“维拉号”当天下午4点出发了,“海友号”收拾行装,解缆拔锚,在第一天抛锚的地方锚了几个小时,计划起航前先休息几个小时,但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大家谁都没睡着,2月7号凌晨3点起床吃早饭,4点起锚,“海友号”踏上北去的航程。

 

最初两个小时因为有南极岛屿做屏障,海上基本没风,“海友号”靠马达驱行,海面疙疙瘩瘩,疑惑的海浪把船推来搡去。两小时后“海友号”乘上了西风,这是已经远去的低气压系统的尾梢,我们关掉马达,卷开大前帆,主帆一级缩帆航行,叠加风向稍微高于横风角度,船倾斜得厉害,4米高的海浪短而促,让人很不舒服。后来布莱塔说他们在这一带经历了6米高的海浪,“维拉号”的自动掌舵系统失灵,下到舱底检查问题更换配件,老司机迈克尔都晕船了,这正是我们推迟出发的原因。

 

就这样颠簸着,我们一口气跑了24小时,风越来越弱,大海也逐渐平静下来,2月8日早晨“海友号”又开启马达,这时我看到了一只信天翁自由自在地在海上翱翔,这是北上航程看到的第一只,说明真正离开南极了。傍晚时刻,开始刮起了期盼的东南风,风力逐渐加强至12节,“海友号”关掉马达,升起了大红色的不对称球帆,抖满主帆跑了一整夜。大海平静得像湖面,“海友号”航行平稳得就像在冰冻的湖面溜冰,这哪里像是魔鬼西风肆虐的德雷克海峡啊!早上6点我值班时看到了最美丽的海上日出,那一刻真是太美妙了。

 

东南风力不断加强,2月9日早上9点风力已经超过15节,我们降下球帆,卷开大前帆航行。风向按顺时针方向继续转摆,转摆至正南时我们支起了球帆杠,主帆和大前帆左右舷蝴蝶对开,“海友号”以8节的船速飞奔。风力逐渐增强至25节,“海友号”主帆二级缩帆,航行表现相当不错。大海失去了淡定,海浪增高至4米,当风向转摆至西南偏南时,我们将球帆杠换到另一侧,主帆大前帆换舷过帆,“海友号”仍保持蝴蝶对开帆型向北猛跑,那感觉就像是逃离黑暗,奔向光明。

 

离合恩角只有不到50海里了,“海友号”肯定能在下一个低气压前锋到来前跨过德雷克海峡,合恩角这只老虎对我们还算温顺哈。就当我们感觉胜利在望时,合恩角老虎在睡梦中打了一个喷嚏,给高兴过早的“海友号”一个下马威。

 

2019年5月12日于智利帕塔哥尼亚Caleta Mariúccia锚地。






木桐白云 (2019-05-16 11:37:02)
时光的确很快,一转眼你这第三航海系列已经百集了,祝贺你们!
阿立 (2019-05-16 18:12:49)
又见追梦游记,超赞!
予微 (2019-06-02 06:39:05)
很高兴又在文轩见到你的游记。
每集跟读,不知不觉又百集了,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