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路遇斯里兰卡医生

        今晚,路遇一位从斯里兰卡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医生,我们有一段简短的对话,记录于此,供各位参考。

       澳洲华人X先生:你是斯里兰卡来的吗?

       斯里兰卡A先生:是的,我是来自斯里兰卡,在北领地的达尔文当医生。我们来澳大利亚有10年了,我的太太也是来自斯里兰卡,也在达尔文当医生,下个月,我们就搬来墨尔本,我们在Chirnside Park 买了一块850平方米的山坡地,这块地后面高,前面低,后面大约比前面高了4米,房子建成以后可以看到前面的风景,我们现在正在找建筑商帮我们建房子。

      斯里兰卡A先生: 你是中国来的吗?

      澳洲华人X先生:是的,很多年了,现在住在附近。买这块地花了多少钱?

     斯里兰卡A先生: 58万5,

     澳洲华人X先生: 这附近的土地年年涨价,房子也在涨价,你们打算花多少钱建房子?

      斯里兰卡A先生:我的预算是60万。

      澳洲华人X先生: 60万可以,在这附近60万可以建座不错的房子。

      斯里兰卡A先生:现在,我们在找可以在山坡上建房子的建筑商。

     澳洲华人X先生:是的,很多建筑商不接坡度太大的活,他们大概嫌山坡上的活太麻烦。我们最近刚好也在山坡上建了房子,我知道有些建筑商愿意做,我可以告诉你哪家可以做,你可以问问他们.......

    斯里兰卡A先生:好,谢谢

     澳洲华人X先生:你们为什么要搬来这里?

    斯里兰卡A先生:买这块地之前,我们也去墨尔本其它区看过,Mernda(墨尔本西北的一个新开发区) 我们去看过,那里的地很平,我们更喜欢东边这些山坡地,这里更多树木,像住在山区森林里。

    澳洲华人X先生:是,树木,花草,鸟,动物都多,像生活在森林里 。

     斯里兰卡A先生:而且离Maroondah 路(相当于中国的省道)又近,上了Maroondah 路,去哪里都方便。 我的家乡在斯里兰卡南部的杜鲁塔拉格勒山区,海拔1200米高,我太太来自同一个山区,她的家乡比我的家乡还要高,大概在海拔1500米。

    澳洲华人X先生: 你的家乡讲泰米尔语还是僧伽罗语。

    斯里兰卡A先生:泰米尔语,

    澳洲华人X先生: 你们是泰米尔人

     斯里兰卡A先生:是,我和太太都是泰米尔人。

     澳洲华人X先生:内战大概在2009年结束的,对吗?

     斯里兰卡A先生:是的,

    澳洲华人X先生: 你们是2009年来到澳大利亚,你们当时应该在斯里兰卡,你们受到战争影响了吗?

    斯里兰卡A先生:有,我们当时在斯里兰卡,很多人受到了战争影响。很多人没有地方住,小孩没有地方上学。

    澳洲华人X先生: 你们家呐?

    斯里兰卡A先生:我的父母是农民。斯里兰卡的农民和澳大利亚的农民可不一样,我们那里的农民很穷,斯里兰卡是很穷的国家。在斯里兰卡,我们家的土地是我们在墨尔本刚刚买的土地的一半大,我的爸爸妈妈要靠这块土地养活一家人,我们家基本是没有收入的,经常三到四个月没有收入。我的爸爸妈妈生活过得很不容易。尤其是我和我妹妹上学的时候,我的父母太难了。 在世界地图上,斯里兰卡是一个小点,澳大利亚是一大块。可是斯里兰卡的人口比澳大利亚还多,有两千八百万(澳大利亚两千三百万)。我们村有一万多人。

    澳洲华人X先生:是呀,世界很不公平。西方在近代不断扩张,从西北欧洲扩张到全世界,扩大了十几倍。不到百分之二十的西方人,占领了世界百分之九十的资源和财富。

    斯里兰卡A先生: 斯里兰卡曾经被葡萄牙,荷兰和法国侵占。19世纪初,法国输给了英国,我们被法国划给了英国,我们曾经主要为英国生产茶叶和宝石,1948年从英国独立。我们现在医学院的教育使用英文。我是1997年考上了科伦布大学医学院(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布),学习5年毕业后,在国内做了6年医师。2009年,我通过了澳大利亚医师资格考试,在达尔文找到了工作,我太太和我一样,也是在达尔文做了10年医师,现在要搬来墨尔本。 我的妹妹在斯里兰卡大学毕业后,去了英国,她是工程师。她在英国和一个英国籍的泰米尔人结婚成家了

    澳洲华人X先生:在斯里兰卡,医师收入会有多少?

    斯里兰卡A先生:一个月500澳元吧。你知道中国的医师收入吗?

    澳洲华人X先生:中国是个大国,情况比较复杂,据我所知,大城市的医师,现在收入挺高。

    斯里兰卡A先生: 是吗?中国不是很穷,情况很糟糕吗?是共产党国家吗?

   澳洲华人X先生:情况变化挺大的

   斯里兰卡A先生: 我在澳大利亚遇到的几乎所有中国人(Chinese, 华人,泛指具有中国血统和文化传统的人)都把中国说得很穷,很糟糕。

   澳洲华人X先生:就像我前面说的,中国很大,历史久远,情况很复杂。中国既不像某些中国人(华人Chinese)所说的,更不像西方媒体里所描绘的。就像我对斯里兰卡的了解,非常有限。 

     斯里兰卡A先生:那当然,西方媒体肯定是抹黑中国的。

    澳洲华人X先生:是,很明显,这是常识。你的爸爸妈妈有没有来过澳大利亚?

     斯里兰卡A先生:没有,他们害怕坐飞机,他们从来没有做过飞机。我的父亲是共产党员,他们生活过得非常不容易,尤其是在我们上学的时候,我来澳大利亚后,每个月给我父母寄去500-600澳元。我还给我爸买了一辆小汽车,他在家里开开,也开不快,20-30公里吧,有的时候10公里,我们那里的路很差,有些只有单线 。

    澳洲华人X先生:你有没有经常回去?

    斯里兰卡A先生:有, 每次回去,我们家的人都哭,我们村的人也哭。我们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哭。

   澳洲华人X先生:我很理解,很理解。如果合适的话,请向你的父母转达我的问候。

    斯里兰卡A先生:非常感谢。我一定转达,非常高兴认识你。

   时间: 2019年5月10日

  地点:澳大利亚墨尔本东部的Chirnside Park (墨尔本东部的一个区)

  备注;对话使用英文,这里记录的是中国意译。






予微 (2019-06-08 05:25:23)
这个有意思:斯里兰卡A先生: 我在澳大利亚遇到的几乎所有中国人(Chinese, 华人,泛指具有中国血统和文化传统的人)都把中国说得很穷,很糟糕。
现在澳洲的华人,还觉得中国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