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秦淮月》十一

第四章 诞生

公园1911年是中国历史上很重要的一年。

这年刚把炎热的夏季送走,秦家居住的江南两进院的后院桂花树刚散发出幽幽的桂花香,还没满周岁的小俊生被妈妈抱着坐在树下,忽然叫了声:“爸爸……”,巩桂香惊喜地叫着她的奶妈:“ 王妈,你快来看,俊生会叫爸爸了!”  在后院一角井台边洗衣服的王妈扔下手里棒槌,就颠着她的一双小脚跑了过来,嘴里说着:“这娃儿才十个月,就会叫人了?聪明娃儿啊……

两个女人正在那里逗着小娃儿让他再叫一声“爸爸”或者“妈妈”,小小的孩子反而被眼前两个女子弄糊涂了,睁着他的一双大眼睛,闭着嘴巴没有声音了, 两个女人却越来越大声也越急迫地逗着孩子:“叫啊!叫啊!叫爸爸!叫妈妈…… 孩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终于忍不住“哇” 地一下哭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哭得这么响!随着一声问,是走进来身着长袍大褂的孩子的父亲秦春河。

巩桂香一看丈夫回来了,便把儿子交给王妈抱,边说:“这孩子第一次会叫爸爸,我想让他再叫声妈妈,王妈让他再叫声爸爸,他大概不晓得怎么办了,就抗议了。

秦春河走近,用手爱抚了一下儿子的头,说:“会叫爸爸了啊?真不简单,比哥哥说话要早呢!哎,儒生呢?

我妹带着上街买糖人去了。巩桂香的妹妹巩桂兰自姐姐结婚后就跟着姐姐、姐夫住在这个宅子里,巩桂兰从小崇拜姐姐,姐姐在江宁府读书,她也要去江宁府,巩家有三个孩子,老大巩祖文子承父业,在巩家村持家守着那块祖先挣下的土地,老二巩桂香从中学开始就接受洋学堂的教育,一直读完到洋学堂的师范大学。那个年代,女子读书在洋学堂的本就少,能读到大学程度的更是风毛菱角,她虽说结了婚生了孩子,可因为她的高学历加上丈夫在汇文中学已是教务长,她便也在汇文中学里担任音乐老师。巩桂兰在姐姐结婚时就跟父母闹着要去江宁府读洋学堂,姐妹两自小感情也好,就这样,巩桂香结婚时把妹妹从巩家村接来了江宁府,巩桂兰进了当时也是美国教会创立的鼓楼医院下面的高级护理学校。

“现在外面蛮乱的,最近最好不要到街市上去。对了,香,你进来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说。”秦春河一脸的严肃。

巩桂香随着丈夫进了堂屋,秦春河放低声音,对妻子说:“前天晚上,武昌的新军第八镇起义了,一夜激战后,义军占领了武昌全城。如今风声所播,举国响应。江宁府的新军第九镇也跃跃欲试,大家都在说江宁府也将起义,城里不少人家都跑去外地避难了,我有些担心战事起后大家的安危,所以想让你带着两个孩子,加上王妈夫妻和桂兰,一起回巩家村避一避,我留在这里观察情况,加上学校的学生们大多都还在,我也必须留在这里跟学生一起。”

“姐夫,我不走,我们院长马林先生说了,无论太平还是战事,我们鼓楼医院都持着治病救人的宗旨,我要和医院的同仁一起留在江宁府。”牵着两岁的秦家大公子的小手刚跨进门的巩桂兰这么对姐姐和姐夫说。

巩桂香也不想只留下丈夫和妹妹,自己带着孩子和奶妈回娘家,可是秦春河分析当时的局势给妻子听:当时的江宁府,有拥戴清王朝的张勋江防营、巡防营及江宁将军铁良的旗兵重重把守,固若金汤。江防营归提督张勋管辖着7000多的兵将。江防营加上江宁将军铁良统领的旗兵14个营,再加上巡防营的兵力,合计二万多人,这两股军队都是坚决反对革命党的。新军第九镇,是当时全国新建陆军二十八个镇中的一个,兵力有一万多人,却有大约一半驻守在镇江和江阴。新军的知识水平普遍高于其他军队,且深受革命思想的影响。新军第九镇的统领名叫徐绍桢,早年曾参与办理武备学堂,是一位接触过新思想的儒将。但他胆略不够,性格模棱,武昌起义后,远在江宁府的他,暂作壁上观。这三股力量矛盾重重,一触即发,随时可能爆发城里城外的混战。那时,张勋的便衣满街窜,汇文中学的一名学生就是剪了辫子,穿着西服在大街上被捉了去,现在汇文中学让学生门不要随便上街,连以前也常穿西服的秦春河,近来都是长袍马褂,一副中国教书先生打扮了。

现在江边码头那边尤其乱,下关车站人满为患,很多人都想逃过长江去,秦春河觉得巩家村靠近安徽,离江宁府有一定的距离可也不算太远,城里一旦爆发战事,攻城也好,失守也好,都不应该波及到那里,只要妻子和孩子们安好,他才能安心与学生们守在城里。

巩桂香听从了丈夫的劝说,带着两个孩子,由奶妈王妈和她的丈夫王伯一起护送着,出了江宁府,在桂花飘香的季节,回到了巩家村的娘家。

待续    长篇小说《秦淮月》十二

小说从头读: 长篇小说《秦淮月》(暂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