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秦淮月》十

屋里的一家人正处在团聚的欢欣中,外面走进来一个少年人,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样子,那眉宇间可以看到秦春河父子的影子,他进来看见众人的样子,有点愣住了,站在门边不知道该怎么好。倒是秦江尧首先看到自己的小儿子,忙对他招招手,又对刚相认的大儿子秦春河说:“春河,来,这是你的弟弟春海, 比你小六岁,今年十八了。等会儿,让他把你妹妹一家叫回来,你妹嫁在城里的李家,他们家在街上有个小铺子,专门卖芜湖鸭子的。你都有两个外甥了。”说着又对走近的小儿子说:“春海,快叫哥哥,你哥现在出息了,是江宁府的洋学堂里的先生,你不好好念书,否则跟你哥去江宁府。” 秦春海过来叫了声“哥”,被父亲说不好好读书打击了一下,便退后站到一边去了。秦春河很是疼爱的过去拉住弟弟的手,说:“我不在家,爸爸妈妈年纪大了,以后还要多劳动弟弟照看他们二老,我真高兴有个弟弟。这样我就放心多了!”

秦春河几乎把所有的的积蓄都给了父母,他工作也好几年了,平常除了把薪水的十分之一捐献给教堂,其它的花销很有限,他住在学校员工宿舍里,吃在学校的食堂里,大部分薪水都存了起来。前阵子忙着预备结婚,用了些钱,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婚房,巩家看着觉得太小,因为巩家小姐有奶妈和一个妹妹都要一起搬过来,巩家妈妈偶尔来江宁府看看女儿女婿,也需要自己的房间,这样,巩家就决定帮小两口租一个大一点的两进院的住宅,一进主人住,一进亲戚们住。秦春河觉得也挺好,过完年,结了婚就要搬进那个宅院去了。

如今秦春河找到了分别二十年的父母,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孝顺父母亲,他对父亲说:“爸爸,你们去置点田地,建一个宅院,你不需要再留在那个客栈里打工了,妈妈年纪大了,眼睛又不大好,(秦妈妈自儿子走散后,常常哭泣,一双眼睛便不大好,平常只能看个模模糊糊的大概)不要再帮佣了,让弟弟去管理田地和收租的事,你们好好安享晚年吧!”

秦江尧忍不住落泪地点头:“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我们三生有幸啊!” 只是秦春河不知道的是他那个弟弟从小因为哥哥失散,被家里当作独苗命根子般地养大,不学无术,一直游手好闲,秦春河孝顺父母的那一大笔钱,后来几乎都让这个弟弟败光了,那是后话。

这一年对秦春河来说是喜庆的、欢喜的,他在芜湖与父母一起过了年,秦家二老听说大儿子要结婚了,很想为儿子的婚事出点力,可能也是力不从心吧,加上秦春河说,巩家把婚事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他还是决定回江宁府办婚事,芜湖这边等爸妈新家安好,他到时再带着媳妇过来拜见公婆。

约瑟夫听了说:“约翰,芜湖医院正要派车去江宁府运药过来,我去找赫怀仁先生问一下,应该可以让你爸妈搭顺便车去江宁府,这样,他们就可以参加你的婚礼了。”秦妈妈心里是想去看媳妇儿,可又担心自己的眼睛这样,给儿子媳妇添麻烦,便推脱说不去了,约瑟夫坚持:“我知道中国人婚礼是要拜高堂的,你们一定要去接受他们的敬拜,这样的婚礼才完整,也才是大家真正团员了呢。”

当江宁府的城墙边的梅花绽放的时候,秦春河与巩桂香结为了百年之好, 因为巩家二老还有秦家二老都到了,加上约瑟夫和江宁府秦春河的同事、朋友们,这秦巩之喜真的是热热闹闹,欢天喜地的。

秦春河的大儿子秦儒生在下一个飘雪之际就来到了这个世上,巩桂香生完儿子又回到学校,想坚持把师范读完,就在毕业典礼上,她又感到了那曾经有的熟悉的恶心感,捂住嘴巴没让自己吐出来,她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又怀孕了。

秦家的二公子秦俊生诞生在宣统二年,也就是公元1910年的年尾。那时的清王朝已气数将尽,江南一带连年水涝,湖南、湖北的灾民闹饥荒抢粮食,农民暴动不断。各地请愿运动也是继续不息,群情激烈。孙中山已经在槟榔屿密议大计,一个全新的中国正在酝酿中。秦家的二公子就在这样的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呱呱落地来到这个纷乱的人间。

待续  长篇小说《秦淮月》十一

小说从头读: 长篇小说《秦淮月》(暂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