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中国 五

在美国时也看到那种类似中国的共享单车,尤其在纽约曼哈顿的街头,随处可见,可没有机会去尝试骑一下,因为在美国总是开车开来开去的。听大学城的儿子说他有时不想开汽车,就随手取一辆自行车骑到学校去,把车子锁在学校门口就行了,只要一块钱, 很方便。怪不得自从他把他的自行车借给他的同学骑丢了之后,就没再去买一辆,说现在自行车在大学城到处都是,不需要自己有自行车了。

中国也是如此。看见到处都是蓝色的、绿色的和橙色的自行车,在人行道上,有人用手机一扫就可以骑走了,我好羡慕好想骑。可是,那自行车上写着需要支付宝才能扫码,我没有支付宝, 干瞪眼。

忽然发现还有一种有桩子锁车的桔色自行车,属于南京市民公共交通车,只要凭身份证交点押金就可以领个证取车骑,回家说服老爸让他去办一张证给我用,老爸是那种比较保守的老人,对所用的新生事物都很抗拒,包括微信、智能手机、嘀嘀打车、共享车等等,一律拒绝使用。他说那押金拿不回来,我说那就不要了,那押金也买不到自行车啊,我就是想骑车锻炼身体。 好不容易说动了老人家,一转身他又搬救兵去了。好在救兵来了,教会我用一种摩拜车,就用我的微信里的小程序。

拿着手机对着摩拜也就是那种橙色的自行车的二维码扫一扫,“啪”开锁了,嘿,我又可以在南京梧桐树的树荫下自由自在地骑自行车了。

再一次在家乡骑车,好兴奋,仿佛回到三十多年前,那时,我有一部小巧的女式的绿色自行车,常常飞车在金陵城的大街小巷里,记得南京城里骑的最长最高的坡子就是鼓楼到新街口这一段的中山路,往鼓楼骑是上坡,吭吃吭哧上了坡一身香汗; 如果是往新街口走,那一路下坡,风吹着头发和衣裙都会飘起来,人也飘飘然的,那种感觉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天特别好。估计现在鼓楼那个大上坡我怕骑不上去了,这三十年后的重归自行车骑士行, 我是从中山门外骑到大行宫,大约公共汽车四站路的距离,感觉没有什么大上坡,十分钟就骑到了,很有一种年轻的亢奋。就是骑的过程中,常常会被身后突然超越的电动车吓一跳,如果被他们撞一下,估计也伤不起,这点是要特别当心的。那天回程却耗时半个小时,因为快到中山门时,才发现那里是有点上坡的,骑着吃力,便下车推着走了一段路,回到家,才觉得腰酸腿痛,晚上赶紧去做按摩了,哈哈,年轻的感觉又跑了。

第二天出门遛弯,打了部车,回家老爸问骑车了吗?我说打车的,昨天骑累了,被他老人家笑坏了。

不过,你别说,这车还是有用的,那天与舅舅约好去他家,他家离地铁站有段路,我下了地铁就顺手取了部自行车,也是在河西那里我发现有一种自行车叫滴滴行车,用微信就可以开锁,不需要支付宝。

虽说我常常会忘了要用自行车,但有时出了门看见人行道上的自行车,还是会免去出租和地铁,取了部自行车扬长而去,感觉既锻炼了身体,又找到一点过去南京的记忆。

待续

生活在中国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