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秦淮月》九

约瑟夫听德仁把这天发生的事情以及德仁想促成一段姻缘的想法说完,“哈哈”大笑,说:“德仁啊,你不亏跟了我这么多年,跟我的想法完全一致。我早两年就想到这事儿了,春河到了婚配的年龄了,只是那会儿觉着桂香还小,可我也怕好姑娘让别人抢去了,所以有一次去巩家,就多提了几句春河这孩子,估计巩家老太太听进去了。现在真是上帝的安排,他们俩人也见了面,并且郎情妾意,这个媒人吗,我就自己做吧!明天等礼拜完了, 我就亲自登门去巩家提亲。”

一桩好姻缘,真是水到渠成的事。

也是因为订亲这事儿耽搁了一些时日,把约瑟夫原本想带春河去芜湖找他亲身父母的事儿的时间给用去了一多半,没几天秦春河任职的学校和巩桂香就读的学校就都要开学了,巩家说希望秦春河与巩桂香一起回江宁府,路上相互有个照料。约瑟夫也不愿耽误春河的工作,就对他说:“约翰,你先回江宁府吧,去芜湖寻找你父母的事就由我和德仁来办,你别担心,好好教书。还要准备你和桂香的婚事,那天巩家老太太不是说了,希望你们明年开春就结婚吗?这眼看着就是秋天了,也就半年时间准备,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我要在你结婚前找到你的父母,让他们来参加你的婚礼。”

几个月的时间,秦春河与巩桂香虽说居住在同一个城里,但那个年代,也没有约会一说,俩人见个面也是远远地隔着条马路,相互看一眼。秦春河毕竟是老师,英文也好,时常会拿一本英文爱情小说,放在马路对面女校的门房,给巩桂香看,借书传情。巩桂香在学校很多时候会待在琴房里,汇文师范也是女子学校,为将来的洋学堂培养自己的老师,巩桂香学的是音乐,练钢琴是每天的必修功课,每天弹完琴后,她一个人在小小的琴房里,捧着情郎给她的英文小说,边查字典边读着,满满的情爱充满心间。

就在秦春河和巩桂香的学校都放寒假,秦春河正准备要护送桂香回巩家村过年的当口,秦春河接到了约瑟夫的来信,信中说,德仁和他在芜湖他们曾经把小春河抱上马车的地方不远处的一家客栈,找到还守在那里做工的秦江尧,也就是秦春河的父亲。约瑟夫让秦春河放了假之后赶往芜湖,他父母盼着与他相见。秦春河觉得这个年对他真是双喜临门,父母终于找到了,而他与桂香的婚事开了年就要办了。巩桂香听说将来的公婆都找到了,也为情郎高兴,忙在江宁府买了一些礼物,让春河带去给他的高堂,并让春河放心,巩家每年都派家里的佣人和奶妈来接她回府的,他们的婚事也不需要秦春河太操心,一切巩家都会安排好的。

日夜兼程的秦春河赶到芜湖,立刻被德仁带着来到了当年他被约瑟夫抱上马车的街口,德仁一边熟门熟路地带着路,一边对身后的秦春河说:“你看,就是这里,你躲在人群里看我们发放铜版,然后告诉约瑟夫有人作弊,你还记得吗?”秦春河点点头又摇摇头,回答道:“好像是,记不大清楚了。我那时太小了。”德仁带着秦春河继续往一条小巷子里走,没多远就看见大一家客栈,他指着客栈的大门对秦春河说:“当年,你爸爸妈妈就是带着你和你妹妹住在这家客栈里。记得这里吗?”秦春河摇摇头,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了。德仁拉着秦春河的手走过客栈的墙角,转了一个弯,来到客栈的背街上,那里有一个中型江南宅院,宅院旁边有个小门,通往下人的住处,德仁边走边说:“可怜你妈这么多年一直住在这里等你回来啊,怕你找不到他们,哪里都不敢去,你爸爸一直在那家客栈做帮工,你妈就在这户人家帮佣……”

说着,俩人已走进了小门,穿过小天井,就是一间屋子,德仁边走便高喊着:“来啦来啦,儿子回来了!” 屋里同时站起来三个人,一个是个妇人,身着粗布的大褂衣袍,身体有些发抖。另外两个男人,一个是着长衫的约瑟夫,另一个是穿着短袄长裤的男人,看那脸庞与秦春河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必定是秦春河的父亲无疑了。

德仁拉着秦春河进了屋子,指着面前的一对儿男女说:“约翰,快来见过你的父亲母亲!

女人早已泪流满面,朝着自己日想夜想失散的孩子伸出颤抖的双手:“儿啊!……”

满眼是泪的秦春河此刻情不自禁跪倒在母亲的脚旁,一声:“妈!”叫的所有人都红了眼眶。

二十年的失散,二十年锥心的痛,二十年的思念全部都在这一声“儿啊”和“妈”中,如山洪倾泄而出,父亲、母亲和儿子紧紧抱在一起,失而复得的喜悦充满了这个小屋,约瑟夫在一旁看着这一切,欣慰的含泪笑了。

待续  长篇小说《秦淮月》十

小说从头读: 长篇小说《秦淮月》(暂名)一






一弘 (2019-04-25 07:07:42)
终于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