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秦淮月》 八

第三章 良缘

巩家村紧挨着铜井小镇,这个村有一百来号人,都姓巩,传说几百年前,是集体从中原地区搬过来的。全村人因为同一个姓,大家都有点沾亲带故的,村里最大的一户人家就是巩国臻一家,这家的宅子在村子的最中央,光是他家门口的两个大石狮子就看得出这是一家大户,据说他家的老祖宗就是带领大家伙一路从北地搬到这江南乡村定居下来的领头人。

巩家的大宅子是那种典型的江南三进院的民居,门口的木质大门雕工就很精细,大门前摆放着两个石狮子,又增加了几分威严,那一看就不同于村里的其他人家。两个石狮子中间有几节石台阶,上去之后还有一个高高的门槛,跨过门槛就可见一个长方形的小天井,天井中间有一个石壁屏风,转过去便是另一扇门,过了这道门,豁然开朗,那是一个大大的庭院,近乎四方形,东西两边是花圃和院墙,中间有一条大青石铺就的走道,通往第二进的正房,也是这家住宅的堂屋,今天的话就是客厅了。

巩家大院里的老夫人也就是巩国臻的老母亲,此刻正在那里跟儿媳妇也是那个弹钢琴的女孩子的母亲在说着悄悄话呢。巩家媳妇说:“妈,您这西瓜送的算什么呀?” 老太太含笑不语,端起茶碗喝了口茶,才对媳妇说:“你就等着看吧,德仁一直跟着约瑟夫,这西瓜就是个点穴球,德仁一点就通。我们都听约瑟夫说过很多次他这个义子,一直在江宁府读书任教,是个才子啊!我们家那个宝贝儿,轻易看谁看得上眼?总说要嫁个主内兄弟,她一直在女校里,我们找媒婆来,她就用她那双没缠过足的脚把媒婆吓走,这一代哪家大户人家的闺女从小像她那样撒着大脚丫子跑?她读了这么多年的洋学堂,乡下的这些人,她心高气傲的,谁入得了她的眼?你没见她今天回来时说的眼睛放光的,什么白衣公子,什么青年才俊,你听过她这么说过别人吗?我看呀,这是天赐良缘哦!” “可是,妈,你怎么知道人家公子没有婚配呢?” 媳妇儿有点担心。“你忘了,上次约瑟夫到我们府上来,提到他的这个义子,说一直在找寻这孩子的亲身父母,他四岁就跟爹妈失去了联系,爹妈若在,还有可能帮儿子早早定下了亲事,约瑟夫是个美国人,又整天都在忙着传道,不可能想到孩子的婚事上的。”老夫人很是笃定。老太太用眼睛指向后面的一进院子方向,对媳妇说:“你再去探探你闺女的底,我看她是芳心自许了,可我老太婆怕眼神儿不好,你给我探个准信儿,我们巩家的人都很有主见的,轻易不听别人的安排。媳妇儿心领神会的答应:“妈,我这就去跟闺女聊聊,她再过几天也要回江宁府,要开学了。这事儿最好在她走之前能定下来,桂香大了,她又是读洋学堂的,我这做妈的总是担着心……”老夫人挥挥手,让媳妇儿赶紧找闺女去,看来巩家两个女人都很愿意把这十七岁的宝贝儿赶紧找个如意郎君嫁出去。

礼拜六的晚上,约瑟夫果然在天黑之前从乡间回到镇上的小教堂里。

秦春河和德仁正在教堂后面的小院子里,德仁拿着根长竹竿轻轻打击着枇杷树上的树枝,成熟的枇杷果子就会被晃动下来,秦春河两手抓住衣服的下摆,试图接住从树上掉下来的琵琶果子,俩人正大呼小叫热火朝天地摘着果子,都没注意到一个乡下人摸样的人扛着一个小竹床走进了院子。他身着一件农民穿的那种粗布的衣裳,放下竹床,也顺手把盘在头上的辫子一抹,一条长长的辫子从他的脑后直拖到他的屁股,只是辫子不是黑色的也不是白色的,而是金黄色的,这个除了一张面孔和头发还像个洋人的“乡下人”正是约瑟夫!他不想破坏眼前的两人的摘果子乐,就坐在竹床上喘口气,谁知这老竹床随着他的坐下,发出“叽叽”的响声,德仁目光一撇,叫了起来:“约翰,你看谁来了!”

“约瑟夫爸爸!”秦春河忙把衣服兜住的枇杷果子放下来,欢呼地奔过去与站起身来的约瑟夫拥抱在一起。父子俩拥抱过各自站定,秦春河开玩笑地说:“约瑟夫爸爸,你的辫子又长长了,你越来越像一个中国人了!” 约瑟夫却是满眼疼爱地望着与自己差不多高,浑身充满了青春的力量的义子说:“你却越来越像我年轻的时候,你真是上帝赐给我最好的礼物啊!” 一番亲热感叹,德仁和春河一起把凉床移进了约瑟夫的房间里。

约瑟夫指着凉床说:“我是跟镇上的魏弟兄家借的,他说这竹子做的凉床,夏天睡最凉快,而且年岁越久越凉快,你看这竹子床面都发亮了,你晚上睡肯定不会觉得热了。”

“唉!估计这凉床不太管用,人家心里有盆火,凉床是凉不下来的。”德仁在一旁挤眼笑着说。

“嗯?我怎么没听懂?好像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约瑟夫反问道。

“哪有什么火,德仁叔他瞎说的。”秦春河忙掩饰道。

“你要不要先洗个澡,看你扛这竹床来一身汗的,等你洗好澡,我慢慢跟你讲,办这事儿,还得你拿主意和出面呢。”德仁其实也挺心急的,但这事儿总得一件一件地做吧。

待续    长篇小说《秦淮月》九

小说从头读: 长篇小说《秦淮月》(暂名)一






一弘 (2019-04-23 09:56:25)
良缘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