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中国 一

对老爸说陪他两个月,他很高兴。再告诉他每周我做一天的饭给他吃,他笑得合不拢嘴了。

今天我做大厨。中午,把从上海买的红肠做成土豆色拉,他大呼好吃。晚上,做了拿手的三黄鸡,老爸说怎么这么好吃?哈哈哈,很有成就感!

在老爸家闭关写长篇小说,那是一个金陵的故事,有时会问他一些有关金陵的事情,其实是写他出生前的金陵了,他也不一定清楚,但他老人家就是有本事把所有的事情都拉到他身上去,我一个问题他可以讲一个小时,还是跟我的问题基本上没有关系!让他尽兴吧,等他累了,在沙发上睡着了,看他的样子真的像个小孩子。也很奇怪,回到南京之后,写曾经金陵发生的事情,很是笔顺,一天一个章节,希望这样的思绪和进程持续下去。

说个好笑也没什么好笑的事情:早晨去买菜,在爸爸公寓楼楼下不远处的小菜场,我要了只走地鸡准备做三黄鸡给老爸老妈吃,鸡摊主是个讲南京话的女子,我用南京话跟她说,她熟练的拿了只鸡问我要不要切开,我忙说不用。三黄鸡要整只做的呀。她就包好,递给我的时候,想想还是加了句:鸡肚子里有肠子哦!啊,有肠子?那我怎么办?怎么把肠子拿出来?她大笑了起来,对我说:我刚才问你的吗,问你要不要切开的吗?我说不用切开啊,但是这鸡肠子请帮我拿掉。她利索地手起刀落把鸡肠子掏了出来,也没经我同意,啪啪两声把两只鸡脚爪也给卸了,我来不及抢救。算了!

等我接过她去掉鸡肠子和鸡爪子的鸡,她笑着问我:平时不买菜的吧?我说买的呀。她说那你怎么连鸡肚子里有肠子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呢?我想了想只好说:我只在超市里买鸡,没在小菜场买过。她一脸的怀疑。我再解释我们那里没有小菜场。她脸上的疑色更浓了。也许我不讲南京话会不会更好理解一点儿?我赶紧拎了鸡逃走了。回家说给二老听,他们也笑死了!

有那么好笑吗?我怎么没觉得呢。

待续

生活在中国 二

 

 






常约瑟 (2019-04-15 19:25:16)
哈哈,很好笑呀!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当时你拎着鸡匆匆离去的样子。我读了此文,才晓得你要在南京呆两个月之久,爸爸一定高兴极了。老人是我们的活字典,趁着他们还健在,多孝敬他们,多与他们相处交流,可以给我们许多珍贵的历史素材。祝你在南京生活愉快,写作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