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诗失明

芒鞋飞雪履寒冰

青松迎风傲严冬

枝头花艳香清远

犬吠声中画晚晴


 

    自从去年十月底被诊断出糖尿病,每天两次打胰岛素,从2.5曾到3 一直打着,效果却不明显。医生说,如果不曾治疗,若诗也许早已去了。

    多情的眼睛,如今一片茫然。 若谷不敢和狗狗对视,也再无法对视,狗狗目光空洞,而若谷的眼睛往往已被泪水盈满。

     回想两个月前,圣诞节去加州,若诗还在晴空下慢跑,每天连跑带走一个半小时,欢快得象逍遥自在的天使,一个星期的美好时光匆匆而过。从阳光明媚的湾区,回到淫雨霏霏的波村,原以为是天太昏暗,狗狗经常在人行道边上徘徊,蹒跚到街上,再也不肯跑了,一开始以为她腿疼,或者不习惯阴天。 盼星星盼月亮盼天晴, 却谈何容易。

    其间去看医生,医生说若谷年岁大了,经不起眼科手术。两个星期之后, 狗狗不肯遛弯儿了, 她不能走直线, 不肯时刻被牵着走,整个世界渐渐从她的视野里消失,她开始更多地用声音和嗅觉来重新认识周围的一切。当她在绳子的另一端止步不前,缺乏耐心的若谷几番拉拽,平时一分钟的路,十分钟走不到一半,直弄得身上冒汗,心里淌泪,狗狗唯一的锻炼渐渐取消了。     

谷歌的耐心多些,他带着若诗在门前走到坡上邻居家门前,狗狗随意溜达,直走也好,弯走也行,谷哥左右亦步亦趋地跟着,回到家叹口气:若诗的体重又减了。怎么可以比妈妈还瘦,可怜的狗狗。

     二月下旬突然降温,凌晨不到五点钟, 听到若诗无助地叫声,若谷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地抱起若诗到侧门外方便,自从看不见东西,若诗大多数情况下走圈圈,这次在雪地上走的圈圈尤其小。若谷为了保持体温,双手抱着双膝蹲在雪地里看着转陀螺似的狗狗,盯着地上的小脚印发呆, 多么希望最近发生在狗狗身上的变化只是一个梦。 北风呼啸,飞雪连天, 若谷努力不去想若诗的将来,脑海中涌现的是:。。。狐裘不暖锦衾薄。將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著。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慘淡万里凝。。。 一时间睡意全无,抱起若诗,脚步沉重地往家走,若诗的心跳好快,也许抱的不舒服,又或许寒气太重,狗狗抖得象飘零的雪花,仿佛消纵即逝。

   昨天给若诗买了尿布,怎么带,都不是特别合适,不过带上尿布的样子瞒可爱的,走路歪歪斜斜的,绕的圈圈都不圆了。尿布的气味令人不免联想到孩子们小的时候,若谷的记性渐差,但孩子们带尿布的日子似乎刚发生不久,记忆是多么奇特的事情。

     请假带若诗去看医生,后右腿膝盖红肿破裂,谷歌买了绷带,邦迪交替着用,心疼狗狗日益消瘦,腿脚不变。医生抽了血样,化验之后再决定怎么治疗,先给开了两种抗生素,一天两次先吃着,希望减轻疼痛,让她的余生稍稍安逸一些。

     狗狗大部分时间很平和, 她摸索着在固定的地方找到水和食物,吃饱喝足了退居到自己的小屋子里。 没有和医生详细谈论若诗得将来,现在她还好,晚饭后在墙根下酣甜地睡了许久。若谷看了狗狗一眼,心想:狗狗有梦吗? 庄周梦里化蝶,狗狗梦里是谁呢?

 

 

 






杭州阿立 (2019-02-28 12:00:46)
俺们朋友家以前的小猎犬,很早就得了糖尿病、失明。好多年。她们回国时,阿立嫂每天去帮忙看几次。奈何。
俺家以前的爱犬个头超大(苏格兰牧羊犬,100多磅)。其它都挺好的,突然关节不行了,躺在草地上走不动了。俺们得两人才能把他抬回家。药物治疗也只是暂时缓解了没几个月,奈何。
文友珍重,祝福!
若谷幽兰1 (2019-04-27 01:40:39)
感谢!狗狗日益消瘦,走路有些不稳,不过天气渐暖,在户外可以多站会儿,希望它依然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