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不再神秘(十八):革命圣地圣克拉拉

 

在古巴的最后一天,我们告别特立尼达。旅行社安排的司机来接我们去圣克拉拉(Santa Clara)。

司机不懂英语。他只是听从命令将我们送到圣克拉拉的景点和机场。

路上,远远地看见了这个塔。问司机,他说什么,我们也不懂。立马就看出导游和司机的区别啦!只好比着手势让他停下。

下来才发现,这里是一个景区。塔下有一个纺织品市场。

都是手工制作。

这孩子弄个棍子当马骑,见我就笑,太可爱了。

真正的羊皮画。店家说,画是在羊皮上烧出来的。

买了1库克一张的门票(古巴的门票好像都是1库克啊),登上高塔。远处的群山,近处的大田,田野上的牛群,青山绿树。。。

后来知道,这个塔叫Manaca Iznaga塔,是1750年建成的。塔高7层,是个瞭望塔,用来监视在周围的甘蔗田中工作的奴隶的。

将近两个世纪中,瞭望塔经历了暴风雨,龙卷风,飓风,地震的袭击,仍岿然挺立,成了古巴乡土建筑的奇观。

今天,古塔也在为旅游经济做贡献。登上塔顶,风光无限。

这里也有乘火车一日游的。

在塔上遇见几个从瑞典来的中国人。这是我们这次古巴行看到的唯一的一伙中国人。看样子像我们这样有怀旧情结的还是少数,大多数同胞是不再想看到万恶的旧社会了。

女孩见到我就问特立尼达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原来他们是自由行。可是没想到古巴交通很不方便,汽车票也不好买。没有网络,找不到信息。语言又不通,可苦了他们了。

庆幸我们有旅行社安排,有懂英文的古巴导游陪伴!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圣克拉拉。远远就看到镶在一面山坡上的切·格瓦拉的巨幅画像。

圣克拉拉是切·格瓦拉之城。是古巴的革命之都。

1958年,切·格瓦拉在这个城市领导游击队进行了一场决定性的战役,解放了圣克拉拉市,进而取得了古巴革命的最后胜利。

远远就看见切·格瓦拉纪念广场上的纪念碑。

纪念碑下面是切·格瓦拉博物馆。

博物馆免费参观,但不允许带任何东西进去,也不许拍照。

老L当了一回暖男,将我们的背包和相机全部送上出租车。回来后却撒了个谎,说是他被抢劫,背包和相机都让歹人抢走了。

导游奥斯卡也曾授予老L一个光荣称号 – 说谎者(Liar)。我还直问为什么。现在终于知道答案了。不过在古巴的革命圣地撒谎,胆子可真够大的哈。

 

进入博物馆大厅,只见一边有一个小门。工作人员示意我们进左边的门。

一进门,一股寒意扑面而来。不知谁说了一声,怎么这么冷!立刻被里面的人“嘘。。。”止了。

里面很黑,只有昏暗的烛光。原来这里是坟墓。切·格瓦拉和他的6个在玻利维亚牺牲的战友就葬在这里。墙上有他们的照片。

太冷,扛不住,赶紧从另一道门出来。

后来听说,曾有一个游客没有听指挥,独自走错了门,仿佛进入第四空间,看到了切·格瓦拉在墙角抽雪茄,还对他笑了笑。他吓得夺门而逃。整个经过对他来说只有几分钟时间,而在外边寻找他的旅行团许多人和博物馆工作人员已经找了他近一个小时了。

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切·格瓦拉在古巴人心目中是神。

进了大厅里右边的一道门,才是博物馆。不大,摆满了切·格瓦拉的遗物和照片。

格瓦拉出生在阿根廷的一个贵族家庭,祖上曾任总督。

展窗里有一张他的医学院的毕业证书。他原本可以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医生,可是却选择了为穷苦大众而战斗。

古巴革命胜利后,他被授予古巴公民身份。在古巴担任多项高级职务。

可是,他又放弃所有在古巴的一切,于1965年离开古巴,到刚果(金)和玻利维亚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游击战争。

1967年10月,由于逃兵的出卖,他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的玻利维亚特种部队捉住。10月9日,他被枪杀。

后来,他遭处刑的照片公布于世。人们惊讶的发现,死不瞑目的格瓦拉就像耶稣一样,有着坚毅的眼睛、胡须、长发。

 

1997年7月,经古巴政府的不断寻找,格瓦拉的遗骸终于在玻利维亚被发现。

1997年10月14日,当格瓦拉的遗骨运至圣克拉拉,数十万民众涌向灵车经过的路旁,灵车过处洒满鲜花。

格瓦拉是20世纪整个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传奇人物。在古巴,格瓦拉无处不在。他不仅活在画像中,也活在古巴人的心中。

我们的导游对老卡家族不削一顾,但谁要说格瓦拉一个不字,他会立刻不高兴地反驳。

也许,格瓦拉的英年早逝,使他的英雄形象定格在人民心中?

也许,他在担任古巴高官后拒绝给自己加薪,生活节俭,从不去夜总会,没有给妻子和孩子留下任何遗产的传说使他受到古巴人民的爱戴和尊重?

但是,为什么有人说格瓦拉是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是个披着共产主义外衣的法西斯?

这些,对于不懂历史,不爱政治的我来说,真是太复杂啦。

不管怎样,在这个古巴最好最大的纪念广场上,可以看出古巴人民对格瓦拉的热爱。

 

这就是古巴,切·格瓦拉的古巴!

 

<< 古巴不再神秘(十七):国家公园看瀑布  
古巴不再神秘(十九):后记 >>
<< 所有游记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