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随想

       最近,澳大利亚在举行州级选举,美国也在进行中期选举,当然两个国家的选举制度有很多不同。由此,引发我对选举政治的一点点观察和思考,关于选举政治和关于民主(很多人把选举政治等同于民主,西方媒体,学界,政客,很多民众基本上这样看,世界上其它地区,受西方影响,也有很多人这样看,但真正用过心思,下过功夫钻研过这些说辞的理念及其实践和意义,和实践后果人,大概少之又少)的著作汗牛充栋,我在这里推荐,读者可以看看曾经在中美多所大学从事政治学教育和研究工作的王绍光先生的《民主四讲》,这是一本非常好的政治科普读本,这本书把民主这一概念,民主理论,民主在世界各地的实践,把它的来龙去脉做了梳理和分析。我在这里,主要记录一点我的随想,当然不系统,更不会深入,只是记录,希望引起思考。

      一国之政治涉及国家和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对国家和人民极其重要,也极其复杂。大到发动战争,与他国结盟,对历史的评价,宗教,文化发展,小到垃圾需要怎样处理,哪里需要种树,何处需要建个厕所等等等等,都是公共事物,都是国家,社会政治问题,都会影响到一国之人民,一国之社会环境,自然环境,都会影响到一国之子孙后代之福祉,还会影响到这个星球上其它国家,族群的方方面面,还会影响到整个人类的未来。再进一步讲,哪些事物属于公共事务,而由政府使用政府权力来管理,那些属于人民的私人事物,政府可以交给人民自我管理,公共事务和私人事物的边界应该画在哪里,譬如,在澳大利亚,居民建私人住宅,政府对房屋的高度,窗户是否可以用透明玻璃,还是用毛纱玻璃都进行管理,诸如此类,大家一定听说过美国有些政府法令匪夷所思。

      那么,政府这样管理的权力来自哪里,这样管理的理由是什么,这样管理对建这栋住宅的居民,对其附近居民和附近环境,以及对这个社会国家会有何影响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顺便讲一句,网上有人讲在西方有个说法,叫做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是说西方对私人事物的保护程度非常强大,是企图利用这个说法反衬和攻击中国的某些做法,需要指出,这种说法看不到公共事务的复杂性,看不到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永恒的政治管理方法,看不到这句话的来龙和真正用意,有人是别有用心,是利用西方洋大人,企图压制中国政府,达到某些人的目的,当然,无知无觉,鹦鹉学舌的人就更多了)。也就是说,公共事务,国家政治是非常复杂的事情,所以,从历史上看,从世界范围来看,人类发展出很多,各种各样的公共事务和国家族群事物管理和协调办法。人类所有的公共事务和国族政治理论和实践一定是在其自然生存环境,社会文化,宗教历史过程中发展形成的,都会有一定的合理性,正当性,适用性,有效性,当然,所有的理论,实践和政治体系都在发展,演变。

        从上面的简要说明,我们可以看到,政治是非常,非常复杂的事情,管理国家和公共事务非常复杂。今天的国家,国家下面各层的政府规模都非常大,管理的人口庞大,事物非常复杂,无所不包,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且,今天的人类,不同国家,文化,宗教,族群互相交叉,交往非常密切,几乎所有事物都互相关联,互相影响,互为因果。那么,譬如在“西方”国家,利用普通民众,进行投票选举,选出政府的主要官员,这极少数的官员,再来按照他们自己的某些规则或者喜好组成政府和相关办事机构,来管理大到发动战争,小到居民家庭排水管道的尺寸等等的公共事务,在这个实际管理中,民众极少参与了,基本上是以被管理者的身份存在。在这样的选举政治中我们可以看到,民众人数众多,各种人都有,很多人对政治不感兴趣,不关心政治和公共事务,很多人没有时间关心,忙着自己的学习,工作,生活,孩子,业余爱好,吃喝玩乐,游山玩水等等,这基本是人类的现实。这样的民众,在参与投票的时候,只是在已经圈定了的往往只是一两个候选人中,选一个人或者一个政党来主持政府。在现实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民众几乎没有选择其它政治体制,和政治模式的可能,没有选择超出这一两个人或者政党的可能,所以投票时的决定因素,在普通民众中就可能是五花八门,譬如,有的参选人承诺当选后,政府取消某些费用,让你省钱,而且,还可能攻击另一个候选人不会出台让你省钱的政策。有人不投某个参选人是因为他家里没养狗,说明他不够有爱心,有人投某人票,因为他看来夫妻恩爱,儿女齐全,有人投某人票,因为他长得帅,胸大等等等等不是笑话的笑话。在这样的社会政治现实下,如此选举产生的政府,其政治治理水平和质量都是令人担忧的。有些人把实行选举制度的国家的表面富有,解释为民主制度(选举制度)之类是经不起推敲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问一问是不是这些国家的自然环境,资源禀赋起了很多作用,殖民扩张抢劫得来的诸多获益也起了作用,先发优势,以及先发优势制造的有利的国际,国内秩序,制度等等起来作用。我们再来假设一下,如果像中国这样庞大的国土,巨大的资源,其人口只有五千万的话,是不是管理起来就不像管理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这样复杂呢?甚至会不会像某些中东国家那样,即使是君主制,国民一样富足幸福呢?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尤其是美国,资本的力量非常强大,资本的力量控制和影响着教育,媒体,金融,经济,生产,消费,科学技术发展和研究,人们的衣食住行无所不受其影响,人们的审美观,价值观,消费观,甚至世界观等等无不受资本影响;广告,市场营销,社会营销等等动用一切最新的影响和控制人的心理,思想,行为的理论和技术,深入人们日常生活,工作,学习,还是社会政治,经济,商业等等一切领域中。在这种大的背景和基本前提下,民众即使表面看来没有直接明显的感受到政府的管制和约束,但资本的力量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管制,引导和约束人们的思想,行为,甚至喜怒哀乐。而且资本,和政府的行为都比较隐蔽,民众近乎无所察觉,表面看来有很多选择,但谁又知道,这些民众的选择不是垂钓者的诱饵呐,在选举中,民众的行为,有多大程度是独立思考得来的,这些是不是值得思考。

        还有一个坊间流行的说法,在这里稍微提一下,经常人们以为古希腊的民主制度很神圣,这种想法和说法,至少很大程度上是那些要抬高选举制度(民主制度)的人炮制出来的。古希腊的民主制度,一点也不神圣,古希腊的所谓国家,规模都非常小,一个国家也就是几万人, 十几万人,在这些人中,只有极少数贵族有选举权,大部分人,异族人等等都是奴隶,根本没有政治权利,其实,古希腊可以说是奴隶制。说古希腊是民主制,把古希腊吹的天花乱坠,是把他们更多问题视而不见,只把那一点点选举拿来放大说事,用放大镜搜寻历史证据,证明西方选举制历史悠久,暗示西方文明优秀,为现代的西方势力在全球扩张,制造正当性。其实,今天的这几个后来发展起来的西方民族国家,在历史上,恰恰是古希腊的破坏者,他们是当时北方好战的蛮族,毁灭了希腊,在后来的发展中,为了要证明自己的上等身世,牵强附会的把自己的历史连上了古希腊,罗马等等。

        由此联想到,最近,我们有时在微信上,遇到各种微信上的朋友邀请你去投票的事情,往往被投票人,你都不认识。这算关于投票的小例子吧。

        简单的讲一点关于投票和选举的事情,并不是说完全否定投票选举的价值和意义,是说不要鹦鹉学舌,当然,把选举政治当作工具和武器来攻击和自己做法不同的国家,看不到自己的问题,看不到别人的长处,要么是无知,要么是别有用心。



作者:薛彬

本文首发日期: 20181127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7f9400cd8e3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