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和部下打交道

 

敢死队员大多是从各部门抽调出来的大能人,不但技术水平高,而且都很敬业,并不需要我监督工作。我的团队的队员常常分散在不同的地区,美国东部,中部,西部, 还有过欧洲和印度的雇员,我们很少见面,平时靠Email和电话联系。我采用宽松的管理办法,对每个部下的上下班时间从不过问,但每人都有自己任务清单,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按照工作的重要性及完成期限来排队。每星期我会和每位雇员有一次一对一的谈话,把任务清单理一遍,哪项工作完成了,哪项工作遇到困难需要帮助,有什么新任务要加入清单。每次有新任务,我都会和雇员一起分析如何下手,大致要多少时间,然后一起决定这项任务应该排在清单的什么位置。这样一来,每位雇员都很明确自己每天要做的工作和我对他们的期望,至于他们什么时间工作,在哪里工作,我很少过问。

写年终总结曾是我的一大难题,我不喜欢做这种官样文章,平时谁做得好,我会及时鼓励,发现有什么问题也会马上纠正,不愿把任何表扬与批评留到年终总结。所以开始几年我给雇员作鉴定时,他们都说:咳,这些你平时不是都说过了,不必再重复。时间长了,我发现这些雇员都很有自知之明,所以干脆让他们自己作鉴定,我收到他们的自我鉴定,只要稍加改动就可以了。

敢死队员大多把工作当做自己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但也有些雇员有自己独特的个性,还曾有过几位大侠式的人物,MP就是其中的一位。MP是位资深敢死队员,技术很全面,人际关系也非常好,我曾想提拔他为部门经理,被他拒绝后还觉得不可思议,后来和他熟悉了才知道,他把业余时间全部放在了击剑运动上,只要不出差便定期参加训练,还常常参加各种比赛,不时向我报告他比赛的好成绩。还有一位更让我敬佩,SS住在山区,参加了当地的自愿者救护队,每当接到通知有登山人员遇难,他就会冲进山里帮忙寻找。几次听到他讲起进山救险的故事,我很受感动,一次小组会轮到他讲自己的课题,我特地安排让他讲讲自己的经历,大家听了也对他敬佩无比。

我还有过一位特殊的雇员,KR六十多岁了,刚接收他那个组时,他的前上司就告诉我,他是位资深雇员,但在这组里没有合适的工作可做。我查了一下他的介绍,人家是个博士,工资比任何人包括我都高出一截,他的特长我读了半天竟读不懂,只知道他代表公司在几家IT业协会担任董事会成员,负责审理IT业的条条框框,那些协会一年才开一次会,不开会的时候他就没事做。我找到他,把我们要做的工作由他挑,他看来看去,说对他都不合适。几次接到新任务,我都和他商量,看他能不能帮上忙,都被他否定了。最后他自己过意不去,自责地说:“看来我对你没什么用,我反正这么大岁数了,干脆退休算了。”

我总觉得这么个特殊人才不能被我轻易地放弃,我一边给他安排些简单的工作,一边积极地帮他在公司内部寻找更合适的位置。不久,公司人员调整,我成了公司CTO的敢死队长,第一次见CTO, 我便把KR的情况告诉了他,CTO喜出望外:“哇,真没想到,我们公司还有这样的人才。我要建个科研中心,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谢谢你替我保存了这么个宝贝。”

我喜欢保持轻松愉快的工作气氛,每次开敢死队电话会议,正事谈完,我总给大家一些时间让大家随便闲聊。在纽约的小K最喜欢问问题: “我家BABY晚上不肯睡觉,我老婆拿她没办法,你们有什么建议?”

我便说: “我儿子小时也有这毛病,实在没辙了,我就带他出去开车兜风,他躺在CAR SEAT里一会儿就睡着了。”

在加洲的小A说: “你这办法太过时了,我家BABY晚上要是不睡,我就跟老婆说交给我啦,然后把她放在CAR SEAT里捆好,CAR SEAT 放在洗衣房烘干机上,烘干机启动,别开灯,和兜风的感觉一样。”

小K不放心: “要是BABY还闹怎么办?”

小A说: “那你就干脆把她放到烘干机里面算了,这样她哭得再凶你也听不见了。”大家哈哈大笑。

有段时间,公司遇到难关,大老板退休,二老板被起诉只好下台,公司内外谣言四起,人心惶惶。为了稳定军心,人事部要求各级头头从正面角度把公司情况告诉大家。那次的碰头会,我硬着头皮按人事部发来的文件照本宣科讲了一遍,然后按照要求问大家有什么问题。其实如果谁对公司前途真有问题,我肯定答不上来。正盼着没人提问,远在德国的F开口了: “我有问题。”

 天,平时F就喜欢钻牛角尖,他的问题总是有很大的挑战性。尽管不情愿,我还是说: “请讲。”

 F说: “你刚才说公司正在寻找下一任CEO,我今晚能把履历写好,往哪寄?”

我愣了会儿,马上醒悟他是在开玩笑: “寄给人事部,我也可以帮你转。”

大家七嘴八舌: “当了CEO别忘了我们。”

“年底给我们多发点奖金啊。”

“市场部的L老给我们惹麻烦,你得教训他一下。”

F一一应下,好象他已经当上了CEO。我放心了,起码我的团队人心还是稳定的。

在一起工作的时间长了,组里的同事时常跟我开玩笑。小T和老M都在佛洲,俩人办公室挨着,电话号码也只差一位数。小T很活泼,而老M不喜欢讲话,所以我常给小T打电话。那天我要找老M,却顺手拨了小T的号码,听到小T的声音,我忙抱歉告诉他打错了。挂了电话再拨老M的号码,里面传来的还是小T的声音: “你又打错了。”

我疑惑地看看电话显示,没错啊。小T哈哈大笑,原来他知道我要打给老M,放下电话就跑到老M的办公室接电话逗我。这家伙! 过两天小T给我打电话,一看电话显示知道是他,我拿起电话便说: “广东楼,你要点什么菜?” 哈,这回轮到小T发愣了。

 






木桐白云 (2012-05-14 23:01:01)

工作不忘轻松,难得。

海云 (2012-05-14 23:44:57)

美国式幽默是我们值得学习的。

西山 (2012-05-15 02:30:58)

桑妮这样的老板可遇不可求啊。我现在的老板就是接很多活儿,把自己忙得脚打后脑勺,然后给我布置任务都是急茬,有一句没半句的,几乎没有清楚的,很头疼。同事教我,一定要让他把要求写下来,要不不开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