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屋风波(四)

   

   安素公婆与老四住的那个院子,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修建的。那个宅基地位置很好,是一块单独的地块,地势较高,很敞亮。其前面与东面都是大路,后面是村里的排水渠,与其他人家都不搭界,不仅出入方便,而且距离大街只有几十米距离,买东西也快捷,真可谓是个“黄金地段”。

   修建那几间房子时,安素丈夫与老二老三都已经成年。他们兄弟三个与公公自己做土坯,公公当大工,他们兄弟当小工。夯根基、砌墙、和泥、搬土坯、上梁、瓦瓦都是自己一家干的,家里的女人们也尽量地搭把手。全家动手、齐心合力,很快在好地段盖起了六间土坯房子,尽管她很简陋。

   安素的三个小姑子先后从这里出嫁,老四在这里娶亲,安素的子女曾经在这里嬉耍,公婆在这里颐养天年。这个院子,家人都有美好记忆。

   老四结婚后,自己在房子的西边另外建起了两间砖混结构的房子,住起来更宽敞一些。进入本世纪,六间土坯房房顶漏水,地基下陷,墙体裂缝,再不修缮就要倒塌了。而修修补补自然行不通,必须推倒重建。

   其时安素的公婆都已仙逝,老四鳏居,他的大女儿已经出嫁,小女儿也放出话,不在娘家成亲。有人看到这处院落地势优越、宽敞,又觉得老四家里人口不多,住不了这么大地方,况且老四种田,收入有限,自己要重建也吃力,就打起了这个院落的主意。他们想买下一部分,或者由他们按照自己的需求建房后,酌情给老四一两间。据说已经有人请阴阳先生看过能否修建两层,还测量了长宽,设想着如何修建了。可他们不管怎样问老四,老四都拿不定主意。

   对这件事,安素夫妻也有耳闻,他们曾亲耳听到别人给老四打电话商讨此事,但都觉得这是老四的事,没有在心。直到有一次安素他们回老家,一个邻居来串门,在老四家里谈起此事,那个邻居随口对安素说,你们怎么不出钱修一修?这句话,好似一粒小石块投入平静的水池,顿时在安素心里荡起层层涟漪。她知道老四没有多少积蓄,可他们自己也不富裕,而且,真要投资建房,还得与子女商量一下。

   安素一家商量的结果,决定资助翻新老四的房子,把原来的土坯房推倒,在二十米地基上修建新房。安素给子女的说辞是,他们的爷爷奶奶曾经带大他们,爷爷奶奶支持安素在而立之年上大学,他们一家才有了不一样的生活。庇荫爷爷奶奶的后代,不让爷爷奶奶好不容易修建的祖屋流失,也是他们自己应尽的责任。

   决定建房了,但建什么样的房子,安素夫妻并没有考虑,只是让老四自主决定。不料,他们建房的消息不胫而走,有好心的村民主动上门,力荐老四一定不能修之前的单间房,而是要修建城市里单元楼那种功能房。他们带着老四参观自己的家和村里结构好的家,还给老四推荐施工队。老二也一起去看,帮忙画图纸,与老四一起监工。就这样,两套大门大窗、宽敞亮堂,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全都具备的新房子很快就建起来了。

   安素他们当初决定资助翻修房子,也考虑过建成后自己能拥有一两间,但绝没有想到在乡亲的建议与帮助下,房子能建的这样上档次。安素家与老四家各自有了一套房子,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大美事!

   房子建成后,老四说,当时他都快坚持不住了,要是有人承诺修好后给他两间,他就答应人家了。那样的话,别人家就成了房屋的主体,老四反倒成了陪衬,院主人也会易人,或者将整个院子一分为二,安素公婆苦心经营的祖屋就不复存在了。老二说,翻修父母修建的房子绝对正确,可不能让父母的家业丢在他们兄弟手中。安素丈夫更是东瞅瞅、西看看,乐的合不拢嘴,他们兄弟就像是打赢了一场祖屋保卫战一样开心。

   安素觉得,点拨他们出资建房的邻居与建议他们修建单元套房的乡亲都是他们的大恩人,她要永远感念于心。

   安素已经在这套房子里度过了两个夏天,享受了乡下安逸、闲适的田园生活。住在宽敞明亮的新房里,安素偶尔会忆起几十年来与祖屋有关的一系列过往。她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像她这样大半辈子一再经历祖屋风波的人,可能不会很多吧?她决计把这些记录下来,以作为自己人生旅途的几段小插曲。






梅子 (2019-01-13 04:37:34)
知我者,予微也!谢谢!
梅子 (2019-01-12 13:20:06)
感觉《祖屋风波》这个题目有点不大准确,又想不出更合适的。反正哪个都有点儿“风波”,就这样将就了。
予微 (2019-01-12 15:19:31)
安之若素,自有天佑!
好!
予微 (2019-01-12 15:20:40)
安之若素,自有天佑!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