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屋风波(一)

                   

    安素家舍弃第一个祖屋时,她才十岁。那个祖屋至少住了四代人,就在离开的前一年,院子里还热热闹闹住着十来口人。腊月里安素母亲去世,次年她妹妹送了人,弟弟到了奶妈家,姐姐出嫁,同居一个院子的叔祖母一家搬走,到了秋天,诺大一个院子,就剩下了安素与她父亲两个人。院子距离村里别的人家远,大门外偶尔有狼出没,这儿没法住了。

 

    安素知道父亲忙碌着迁居的事情,落脚地是父亲的姥姥家。太姥姥寡居,需要人照顾,她可以给安素父女做饭、缝补、操持家务,安素父亲种地、担水、碾面,安素读书。

 

    安素记得,离开祖屋前,父亲把一些不带走的家具、盆子、盘碗等寄存在了邻居家。临行前父亲把大门上了锁,她们父女就离开了祖居地,祖屋就这样白白地丢掉了。

 

    当初存放在村子里邻居家的东西,十一年后父亲去世前,嘱咐安素如何处理,安素遵嘱拿回来一些。安素的记忆里,应该还有一些盘碗是有价值的,但对方说没有,也就算了。

 

    对于这个祖屋,安素还有一个疑问。她隐隐约约听人说过,父亲在日寇铁蹄蹂躏时,把家里一些贵重东西埋藏起来了;她还听人说,她们父女离开祖屋后,有一个人在她家祖屋里面、周边、她家曾经种过的土地里刨个不停,他是否有所收获,众人不得而知。但这一切,父亲始终没有和安素说起过。父亲弥留之际,头脑是清楚的,他嘱咐了原籍的财产处置、他的埋葬等事宜,其他只字未提。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安素到省城读大学,她父亲最小的姨妈、她的姨奶奶确切地告诉安素,她父亲说过,那个东西确实有,还在。如此看来,那不是空穴来风。

 

    大约是八十年代中期,安素父亲去世十多年之后,安素家祖屋周边发生了一件事。一个寻宝者拿着一个仪器在安素叔祖母家曾经种的土地里探出了地下有金属回声,但因为在场的不止一个人,探宝者说不是什么“宝贝”,离开了。可次日早上,那个地方却变成了有埋过两个陶罐痕迹的坑,陶罐不翼而飞了。后来安素的叔祖母还报了案,无奈那天在场的人都不到庭,就变成了无头案。

 

    安素听说此事后,回去探望了叔祖母,叔祖母说那是安素叔祖父埋下的,曾经告诉过她,确切的地方是某个季节某天月亮出来后哪个小山丘的影子所在地,但后来她怎么都找不到。

 

    叔祖母告诉安素,她的父亲与叔祖父叔侄两个是在同一个晚上一起出去埋藏的,但她不知道安素父亲把东西埋在了何处。

 

    安素百思不解的是,父亲为何要把这个信息“带入棺材里”?思来想去,安素记起了一件事,那是父亲去世前不久,附近一个村子里有一家的大墙夹缝中刨出了不少“袁大头”,公社把他家的“袁大头”没收,那家户主还被狠狠地批斗了。安素记得,父亲对这件事很关注。或许经历了土改风浪的父亲对财产已经很淡漠,或许,父亲是在保护安素。安素父亲在那个非常时期撒手人寰,把一个秘密永远带走了。

 

    安素猜度,她家祖辈以种地为生,土改前虽属殷实之家,但没有经过商,不会有多少很贵重的东西。有人建议安素用仪器探测一下祖屋周边,仔细找一找,安素摇头。经历了那次人亡家破、舍弃了祖屋、遗失了一些财产的变故,她觉得有吃、有穿、有住的地方就足够了。安素绝不去节外生枝寻找那些也许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即便找到了,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最近一次,人们告诉安素,有人在她家窑洞后面挖了一个深坑,不知道挖走什么没有。那时安素正回原籍祭祖,她远远地看到那个坑了,都没有走到跟前去看一眼,对于这个祖屋及其相关的财产,安素彻底抛到脑后了。






杭州阿立 (2019-01-10 14:37:59)
严重期待。。。
梅子 (2019-01-10 23:23:45)
谢谢阿立!会抓紧时间贴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