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科学

      女儿的小提琴老师奵迪女士是一位长者,快80岁了,是作曲家,祖先从法国移民澳大利亚。前一阵子,奵迪女士教我的女儿《马赛曲》,所以给女儿讲起了法国大革命,讲到了她的祖先曾经参加了那场革命,奵迪女士告诉我的女儿,那个时候的法国,社会很不公平,人民通过反抗的方式表达不满。今天的法国人民有了更多方式表达不满。

        今天 (2018年12月4日),我带女儿去奵迪女士家里去学小提琴,我一走进奵迪女士家里,她就说,昨晚好生奇怪,很多人告诉我昨晚没睡好觉。我说真是的,我昨晚就没睡好,而且,更奇怪的是,昨晚,我们家的烟雾报警器响起来了,半夜一点多时,楼上的报警器响了,把我吵醒了,我当时没睡着,起床看了一下,也没找到原因,它自己就不再响了,我就回房间去接着睡,也没睡好,三点钟左右,楼上的报警器又响了,我又起来看了一下,也没找到原因,很快就不响了。但接着楼下的报警器又响了,折腾的一个晚上没睡好。

        奵迪女士说:“一定有什么原因”,我说:“应该是,昨天是不是满月“。奵迪说:”我听说过满月时,经常会发生些奇怪的事情,对人有很大影响,我相信的,我现在就查一下“。她就查了一下,结果不是满月。她说:一定有什么原因,我说:”肯定是,不会无缘无故“。

      世上的事情,不会无中生有,不会无缘无故,很多现象科学找不到原因,解答不了,科学只不过是我们人类近代四五百年才发展出来的,利用我们人类的感官系统捕获信息,经过我们人类的大脑分析加工,形成对世界的认识和解释,而且还试图改变世界,这是我们人类认知世界的一套概念,说辞,思想体系和方式方法,科学与事实真相往往不能等同。这在理论上和过往的经验上都证明了这一点。简单来说,世界上的很多信息我们人类的感官根本采集不到。我们的大脑非常有限,我们用不完整的信息,经过有问题的人脑,经常得出错误的结论。过往的科学错误,漏洞百出,做科研的人非常清楚科学知识是怎样得出来的,以及科学知识的局限。科学可以探索,不可迷信。

      “ 一切世间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作者:薛彬

首发日期:2018年12月4日

原发表处:作者的个人网页 https://www.jianshu.com/p/73da28db2d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