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对台湾问题观念的演变

       2019年1月2日,《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在北京举行,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高层领导出席纪念会,中央党政军群各部门和北京市主要负责人,各民主党派中央、中国全国工商联主要负责人及对台工作机构主要负责人,台胞、台属代表,涉台专家学者代表,首都各界民众代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代表参加纪念会,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这次会议突显了当今中国政界,军界,学界,和民间在当今国际格局和博弈背景下对台湾问题的认识和判断,习主席的讲话更是提出了行动纲领。当今中国人民和政府是有高度政治敏感,政治觉悟和政治智慧的人民,中国政府的治国理政既能把握世界大局和中国大局,又能照顾到小事和细节;既能看到古今长远,又能照顾眼前和当下;既能顾及战略问题,又非常讲究战术和方法;既能顾及国际问题,又能顾及国内问题;政治,文化,经济,民生,教育,科技,民族,边疆,环境,地域,资源等等问题统筹兼顾,非常了不起,太佩服了。

      台湾问题是近代中国遭受西方殖民扩张和打劫,中国国势走衰的悲惨和苦难历史过程中造成的,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国家和民族分裂,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和文化之一--中华文化,她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都受到了无以言述的破坏,摧残和打劫,当时的国家政府和人民沦为西方强盗的半殖民地,西方强盗的军队驻扎在上海,青岛等地,政府和很多工商组织,学校等等机构成了外国利益的代言人,这个过程造成的恶劣影响深入中国包括海外华人的方方面面,直到今天远未消除。台湾至今不能统一就是最最明显的问题,这是中华民族的是奇耻大辱,是很揪心的问题,是近代所有中国人和海外华人的一块心病,习主席的讲话呼应人民的心声,是人心所向,历史所趋,大势所致。噪音当然会有的,听蝲蝲蛄叫,还能不种庄稼?

    大问题,其实,联结着无数的小问题,1980年代到1990年代,从中国大陆到美国留学的这个群体,大家都会在美国遇到很多台湾同学,那个年代,大陆和台湾到美国的留学生都蛮亲的,心理距离很近,大陆同学和台湾同学经常一起聚会,大家互相感觉很亲,很愿意互相亲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一种亲人久别重逢的感觉吧,大家觉得隔阂是特殊的历史原因造成的,台湾人,大陆人,大家同是中国人,就像山东人和广东人,大家终归是自家人,大陆同学和台湾同学谈恋爱,结婚成家的有很多。

          90年代中后期以后,台湾的台独政治力量占据了公权力,当然,还有外部势力里应外合;各种制衡中国,遏制中国发展的外部势力借用藏独,疆独,港独,台独势力联合发力。这些势力不能直接宣布和承认台独,却用尽一切手段在台湾和世界很多地方有组织,有系统地,公开地,当然也有暗地里地,拐弯抹角地搞去中国化。从教育,民心,价值观,历史观等等,搞的是法理之外的实质台独。我们逐渐可以看到,在普通的台湾民众中,台湾的民心渐渐改变了。以前,台湾人和大陆人争论谁才是正真的中国人,谁才是中国的正统,那份做为中国人的骄傲是深入骨髓的,那份中国人和中国民族认同是不言而喻的,不容置疑的,是天经地义的,是默认的底层程序。而今天,就有些不同了,很多台湾人对中国大陆的心理距离远了,变成了你是中国人,我是台湾人,而且,确实有那么部分台湾人,站在中国对立的立场上,逢中必反,处处以中国为敌,如此种种,我们可以看到,台湾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中国问题,台湾问题的立场和观念被台湾内部和外部势力大大操控了。

    要理解这些人的观念是怎样被影响,改变和操控的,以及应对策略,只要学习一点点认识论就会有帮助。简单地来讲,人是怎样认识世界的?当然是通过人的感官,眼,耳,鼻,舌,皮肤触觉与外部世界接触,接受外部信号,再经过大脑的加工,从而形成对世界的认识,进而形成世界观,价值观,以及对台湾,中国等等的认知。我们知道,无论是世界,中国,台湾,还是一花一草,一人一物,其实都是无比复杂,有无数的侧面,无数的粗细,深浅结构等等。譬如,我们看一朵花,用我们的眼睛看花的外观是一个样子,用显微镜看是一个样子,花的化学结构是一个样子,花的分子,原子结构又是另一个样子,如此等等都是同一朵花的样子。我们对他们的认知是无穷无尽的。所以,我们任何人都不可能完全通过我们自己的感官直接认识我们要认知的事物,我们要借助书籍,媒体,教育系统等等来认知事物,而这些系统都是通过别人的感官和大脑的加工形成的,这些感官和大脑是有局限的,是故意有选择,有目的,有前提和背景而加工和制造出来的。我们今天看看台湾政客的言论,台湾媒体的言论,台湾出版的书籍,台湾的教育系统,就一目了然了。智慧的中国人民,台湾人民和海外华人同胞当然知道应该怎样应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