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二月欧洲行之八:奥地利维也纳(3)

 

圣查理教堂,也叫卡尔教堂,是最为人瞩目的巴洛克建筑之一。

这就是前面说过的卡尔六世皇帝在黑死病猖獗时,许愿要建立的教堂。他要将大教堂奉献给前米兰总主教和守护生灵抵御黑死病的圣波洛梅欧。

教堂前矗立着两个圆柱,据说是仿自罗马的图雷真圆柱。上面的螺旋形浮雕图案,讲述圣波洛梅欧一生的故事。

教堂内部。

楼上有一个展览。

这扣子也太多了吧?教皇穿一次衣服也不容易啊!

 

维也纳的主要街道上都有有轨电车。这里是使馆区。周六,街上静悄悄的。我们沿着这条大道直奔美景宫。

 

美景宫就是前面说过的那位其貌不扬的欧根亲王的夏季住宅。

欧根亲王为哈布斯堡王朝建立日不落帝国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皇帝当然要大大地封赏。欧根亲王就在封赏的土地上,为自己建造了美景宫。

欧根亲王一辈子没有娶妻,也没有子嗣,孤老一生。他过世后,他的侄女继承了他的遗产。但是他这个侄女是个赌徒,最后竟把美景宫卖了还赌债。

奥地利独立后,这里成了国家美术博物馆,是世界最重要的美术品收藏博物馆之一。

美景宫有两座宫殿,上宫和下宫。这是上美景宫。

上美景宫是十九和二十世纪美术馆,收藏了许多著名艺术家的作品。

这幅经典的拿破仑画像,是法国画家雅克·路易斯·大卫的作品。

这位就是美景宫的主人欧根亲王。从画上看,他还比不上拿破仑呢。看样子,又矮又丑的人比较善于打仗当将军啊。

美景宫收藏了许多生于维也纳的奥地利画家古斯塔夫·克林姆特的作品。

而克林姆特的《吻》,当是这个美术馆的镇宅之宝了。

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那个斯蒂芬大教堂。

茜茜公主和她的丈夫奥地利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

美术馆咖啡店的墙上也有他们的巨幅画像。

上美景宫的后边是一个大花园,通向下美景宫。

在灰雾蒙蒙的冬季,花园都是这样华丽。可想而知,不是冬季,它有多美。

下美景宫曾是欧根亲王的寝宫。现在是中世纪艺术和巴洛克美术馆。

宫内真是太豪华了。墙上的花瓶有些来自中国。在这屋子里也就是照照相。要俺住还真是享受不了。太晃眼啦!

很喜欢这间屋子。

从美景宫出来,不知怎么就走到了这座纪念碑下。列宁同志觉得很熟悉,一看,原来是红军英雄纪念碑。怪不得!

列宁同志赶紧在纪念碑下照相,说不照以后可能就没了。

后来知道,苏联在二战的维也纳攻势中失去了17000名将士。这个纪念碑就是为纪念他们而建。

但是奥地利人很不喜欢这个纪念碑,因为它让他们想起苏军占领时的痛苦。据说2007年普京曾到此献花,还特意感谢奥地利政府没有将它拆除。

至今,维也纳人反对政府出资修复这个纪念碑。看来,列宁同志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终于看到了这个施特劳斯小金人。

从小就知道施特劳斯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从而知道了维也纳。而到了维也纳,又使我想起了看过不知多少遍的电影《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影片中那略带东北口音的配音,还记忆如新。

 

哥特式风格的维也纳市政厅,修建于1872到1883年。远远看去,像一座宏伟的宫殿。

夜晚的市政厅更是绚丽多彩。这是从英雄广场上看到的市政厅。

而更让我感兴趣的,是市政厅前面的滑冰场。

市政厅前面是个大公园。冬天这里就成了滑冰场。我们有幸在冬天拜访,看到了多年没有看到过的景象。

小时候在室外滑冰场上和小朋友们追逐玩耍,在冰上摔跤打滚的场面立刻浮现在我的眼前,好像又回到了童年。在这里留恋往返,久久不愿离去。

市政府前面有这样一个公共滑冰场,这可不简单啊!列宁同志感叹说。可见政府挺为人民着想啊。

我觉得,维也纳人幸福指数很高啊。他又搬出了他的幸福指数理论。

遗憾的是,我们在这里只有短短三天的时间。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实在是没有看够。

 

<< 早春二月欧洲行之八:奥地利维也纳(2)  
早春二月欧洲行之九:奥地利萨尔茨堡(1)>>